文章

我在婺源深秋,看那一树花开

婺源,深秋,微寒,我却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阅读(464)
2016-01-13

于此生活,别样风景

生活于此,便能触摸这个地方的气质与灵魂。几日匆匆而过,并没有太多可谈论的东西。只是,这个地方的人们,让我看到了最美的风景。...

阅读(1335)
2016-01-13

八月故乡,稻田金黄

有稻田的地方,就是故乡。这里不仅有风景,更有农人的劳作与艰辛。我愿在这片土地欢笑、死去。匍匐于此,将生命依托于此,将那些快乐那些...

阅读(1582)
2016-01-13

春润心间草,雾缭楠溪江

江浙的春天,水汽氤氲。空气中弥漫着水汽,山带着水汽、树带着水汽、村庄乡野都带着水汽;时光是静好的,称得上似水流年;放眼望去,一片养眼...

阅读(731)
2016-01-13

故园的油菜籽熟了

我似乎才明白,看到了菜籽,我才是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春天。这是我的过去,也是将来。...

阅读(847)
2016-01-13

孤独是我们最大的秘密

突然感到人类陷入一个永恒的困境:我们真正追求的语言、文字、互联网等科技与连接,并不能让我们构建一个通天的巴别塔。而真正让我们...

阅读(155)
2016-01-13

“胸器”大战:一场没有输赢的战争

最近,“胸器”成为重要话题,以《武媚娘》开始,但不会以武媚娘结束。据说是少儿不宜,但也据说所有男人都不宜,女人宜。少儿不宜,自有少儿...

阅读(207)
2016-01-13

我的私人中国电影史

小时候在北京看电影只记得一场,大概是70年代初,和爸爸一起看了一场《钢琴伴奏红灯记》,记得电影完了,灯亮了以后,我问爸爸,正片什么时候...

阅读(953)
2016-01-13

零距离的德意志

有这么一个笑话,说在欧洲的天堂里,意大利人是情人,法国人是厨师,英国人是警察,瑞士人是银行家,德国人是工程师。而在欧洲的地狱里,意大利...

阅读(1173)
2016-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