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第四季变谨慎了

  第四季《奇葩说》依旧继承了第三季的做法,把海选做成一个单独的节目,独立冠名、拉赞助,但经历了第三季《奇葩说》及其班底打造成的网络脱口秀《黑白星球》的野蛮生长与早

   第四季《奇葩说》依旧继承了第三季的做法,把海选做成一个单独的节目,独立冠名、拉赞助,但经历了第三季《奇葩说》及其班底打造成的网络脱口秀《黑白星球》的野蛮生长与早衰早夭后,第四季开始变得谨慎了。

 


  首先节目播出的频率降低了,第四季先导海选节目《奇葩大会》的播出频率,从第三季的一周两期减少到了一周一期,这意味着节目用拉长制作周期的方式保证内容品质;其次,节目还邀请了李开复、谷大白话、李银河这些在专业领域和社交媒体同时拥有强势话语权的意见领袖来做演讲。

  此前有些网络评论对于《奇葩大会》模糊选手与演讲嘉宾界限的做法颇有微词,但我对此举还是持肯定态度。大家应该都还记得,第一期《奇葩说》的节目标语是“请在90后的陪同下观看”,说明当时这档节目比较清晰地面向90后年轻观众。决赛选手中表现优异者如花希、姜思达、包江浩、颜如晶等人均为90后,他们不但是专业辩手出身,还在节目中为辩题提供了生僻的破题角度和生猛的鲜活内容。

  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大量的95后也涌进来成了《奇葩说》系列节目的主力观众,相信这也是为什么节目组要邀请这些意见领袖的原因。一来他们深度的专业见解、稳定的价值体系能够平衡年轻选手的稚嫩与冲动,二来也为在场的新老奇葩和电脑前的观众们提供更为开阔的视野。

 


  前两季《奇葩说》,选手都有自主选择立场的权利,但第三季却采取了固定团队、抽签选择立场的僵化作战的模式。这或许是为了寻求突破,但效果并不理想。固定团队的作战模式让选手组合少了许多可能,抽签的方式虽然在黄执中、马薇薇这样的老牌辩手看来属于小菜一碟,但是可苦了那些非专业辩手出身的选手们。选手们的发言常常牵强附会,交战的结果也常常可以预知。

  针对第三季《奇葩说》的弊病,目前《奇葩大会》第一阶段的选手选拔中,甚至没有设置辩论环节,而是用自主命题演讲的方式让选手们自由发挥。而选手的演讲也紧扣着自己的经历,这当中有冒险猎奇的故事,有和别人吵架的经历,有为自己所在的少数群体发声,也有批评自己所在行业的种种乱象。这种方式不但听到了选手们真实的声音,也让导师和老奇葩们更好地了解他们。

  第三季的失败还证明了另外一件事情,即一个自带话题的辩手,未必会是个有趣、有料的内容生产者:王嫣芸的发言总是在消费当年“苏紫紫事件”的余热素材及其家人的性格弱点;王韵壹除了海选时呼吁过对网络音乐版权的重视,其他时候都在走心灵鸡汤路线;哪怕是史航这样的资深影视从业者,也并未在节目中展现其对于行业的深刻洞察。

  今年的《奇葩大会》也出现过一些话题人物,但似乎都不太被待见:此前在微博引发热议的“蛇精男”刘梓辰被导师们称作“空壳”,称其价值体系里,只有“红”与“不红”;《非诚勿扰》的女嘉宾汪玲露也因其哗众取宠却空洞无物的发言遭到现场观众的挑衅;倒是只身去印度参与水葬的赵宇晴、双目失明却自强不息的蔡聪等这些态度坦诚且言之有物的素人选手,获得了导师与老奇葩们的一致认可。

  马东在离开爱奇艺后,创立了米未传媒,并在内容生产的道路上做出多番尝试。在第三季《奇葩说》与《黑白星球》的实验中付出高昂的试错成本之后,终于选择了精益求精的雕琢态度来面对第四季《奇葩说》。这几期《奇葩大会》的播出对于整季的第四季《奇葩说》而言只是管中窥豹,早些时候在演讲环节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选手,有可能到了之后的一对一辩论环节中就被早早地淘汰;而那些表达诉求强烈却被告知表达方式有问题的选手,也有可能在调整表达策略后成为这档辩论节目的后起之秀。至少目前的《奇葩大会》透露给观众的信息是,主创确实用心地在做这档节目,这就足以成为观众期待它的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