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赵薇背后的“爱国主义”

Hater’s gonna hate

文 | 杨君君

在国内,有两种思想最容易站到道德高点、也最让人深恶痛绝,一种叫做“为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另一种就是“爱国主义”。

以前者作为理由的人,通常是“以道德达到一些利己的目的”,比如前段时间的PaPi酱被广电总局要求下架整改,原因就是里面出现的“粗口”会让青少年学坏……这已经是让人想不通了,但还算是有一点价值,毕竟还方便了自己。

后者……简直就是恬不知耻,通常利用爱国主义的大棒,做的是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们往往会先“口头”宣布一下自己爱国——什么打美国捐一个月工资、打日本捐一年工资什么的,然后就开始以吹毛求疵的态度挖掘那些看起来不像是爱国的人,在之后就是老虎凳、辣椒水式的拷问。

就比如说赵薇,因为一部电影、一个导演、一个演员,就能够被“神化”成可以随意操纵舆论,甚至跟党作对——删掉共青团的微博,同时自己也移(pan)民(tao)到新加坡,同时还能把某个人逼到精神病院,还故意给一个“不靠谱”的公益组织捐款100万……如果我们把这个事情倒退个几百年,像赵薇这样罪行罄竹难书的人恐怕非秦桧、严嵩这样的人不能干吧,哪有人会想到她也就不过是个戏子。

他们心里原本就一定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一个戏子能赚那么多钱,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而这次好不容易抓住个“把柄”,管他是不是真的,打他。一个段子就顺理成章了起来:一个戏子,我们看你的戏支持你,你竟然跟“台独”合作,对得起谁,我们一起抵制它 ……

恰巧的是,这个时候南海问题来了,在他们琐碎的生活中,爱国主义终于昂起了头,成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简直是就是雪中送炭。在整个爱国主义氛围的笼罩之下,群殴正式开始。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只顾着狂欢,早已分不清什么是事实,什么又不是事实。因为赵薇台独已经被定性,所以评判真假的依据就成了这个事情是不是符合这个定性,如果符合,不管是不是真的,就都加上;如果不符合,就一定是赵薇团队在洗白。

再之后,终于意识到,打赵薇没有KOL和媒体背书可不行,于是矛头指向了媒体,怎么你们不和我们一起骂,一定是被赵薇团队控制了。在这种“受迫害妄想症”群体的威慑下,媒体彻底不敢发声了——如果写,事实跟上面那个定性不符、岂不是得罪一票人;如果按照那种主义来写,良心真的下不去,所以就干脆不写了。

呵呵,精不精彩。在这个过程中,爱国主义”包裹着脑残思想肆意横飞,大家终于享受到了空前的团结至上,集合力量打倒、打臭了一个人,爽、痛快……

他们早已忘记了,一部电影跟谁合作,政治立场的调查原来就不是一个必选项;他们也忘记了,一个戏子拍一部电影的初衷,还不至于是宣扬“台独”;他们更加不会想到,他们现在看的NBA、hi的欧美日韩明星综艺节目、甚至是用的互联网,都是“敌对势力”输送过来的;他们也忘记了,骂赵薇除了让自己在一团糟的生活中有一个发泄口之外,自己迟早还是要回到一团糟的生活;他们不会去反思,号称爱国的他们,除了表明态度之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

我只看到了在他们病态的世界观中,跟留学生被杀一样,偏执的认为当官的有钱的本身就是罪恶的;也看到了在仇富心理作用下,他们在乎的不是想办法让自己更强,而是想方设法让别人更差;更加让我见识到了,网络暴民的强大,如果说网络是现实世界的投影,我非常担心如果这些网络暴民回归到现实社会,会出现怎样一种血腥的场面。

我能理解,在阶级逐渐固化的这个时代,大家忍受了太多教育不公、医疗不公、社会不公等等的问题,大家太希望有一个好的途径改变自己的生活,也太需要能有一个发泄口让自己畅快淋漓的发泄。但是,大家在想改变的同时,践踏的是那些人的努力和尊严,这样不仅是社会的悲哀,而且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悲哀。

王尔德说过,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无论在什么社会,Hater’s gonna hate才是一个永恒的真理。“道德大棒不应该是殴打别人的工具”,后面接的应该是殴打他人之后,你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一个健康的社会,允许你不喜欢一个明星,但是如果仅仅是因为自己太差而要讨伐什么,那无论是社会、还是你自己都只能最终是一个戾气满满的loser。

写在文后:

1,赵薇事件,推荐一篇文章——   《今天凌晨五点,赵薇安排了日出。》,想要明白的人看完自然会懂

2,对于那些写类似于《盘点明星对南海事件表态》文章的媒体,建议大家立即取消关注;

3,马云因为地震捐款300万和100万的事情也成为了受害者;

4,我不是赵薇粉丝,甚至有点不喜欢他,所以没必要为赵薇可以洗白。唯一驱使我写这篇文字的,只是不希望再在所有八卦文章下面都看到脑残评论,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看八卦;

5,至于我爱不爱国,可能要到特定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至于现在,我只知道,我现在努力上进、认真工作,应该就是我能做的对国家最大的贡献了。

更多内容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