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草根的狂欢

话说这1995年面世的《大话西游》二十载弹指一挥间,包括导演李力持在内无数人竞相克隆,却无不列外深陷山寨恶搞的囹圄

草根的表达欲起于2005年《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自由职业者胡戈将电影《无极》与《中国法治报道》混剪,制成了新中国第一支脍炙人口的网络视频,该视频当年的下载率和传播度甚至远超陈凯歌电影《无极》。这一事件让方兴未艾的网民体验了对话大腕,群殴权威的快感,草根们突然顿悟,原来网络世界可以跳跃专业的壁垒,成就一番草根的霸业。从此,视频网站开启了它的十年井喷,并成为门户网乃至传统影视产业的劲敌。可惜的是,视频帝国十年春秋与战国,未再现《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盛况,而胡戈不成体系的灵光乍现,究竟未能实现他视频王侯的进化,直到叫兽易小星和他的《万万没想到》等一众后生欲驾资本的翔云崛起。这时的视频帝国,一面是《万万没想到》这等段子基因和碎片文化为主诉的无厘头喜剧当道,一面是挑战传统电视台的剧情类网剧搅和着一整个剧作产业的浑水,此外还有网络大电影与视频网站输出的院线大电影努力实现产业链的洗牌。

十年前《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受众,亦即一代网民,也就是如今市场经济的中生代,当初都忙着埋头创业,除了在虚拟世界寻求一时解压和释放,更多的时候都在强化自己在现实世界的竞争力,对网络娱乐产品尚缺乏忠诚度。十年后的《万万没想到》则不同,十到三十岁的年层定位,主打二代网民,二代网民是不折不扣的网生代,网络对他们不再是虚拟世界,而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网络迷你剧《万万没想到》制作体量并不比十年前大多少,但他们有着更加宽幅的互联网思维,除了产品本身可乐,还具备极强的交互性,它从中小学以及大学受众入手,网游和小说立体开发,让品牌效应呈几何增量,到了大电影的研发,其IP群众基础敦实,只欠一份可以给市场交代的内容。

电影《万万没想到》深谙破立之道。电影选取了迷你剧中传播度最高的“西游”元素做底料,讲诉了师徒四人九九八十一难之外的一次奇遇。与暑期档票房井喷的《大圣归来》逻辑相似,叫兽易小星对传统“西游”进行了颠覆性改造,悟空不再是那个功夫了得勇者无畏的齐天大圣,唐僧也不再是那个老实巴交且执着取经的高僧,彻底打碎了我们对“西游”人物的印记。更狠的是,《万万没想到》只把《西游记》当做成就王大锤的辅料,调剂出了一盘叫做王大锤的草根无厘头大餐。电影故事里的王大锤,发挥的是一如迷你剧“西游篇”中五指山镇石的作为,镇压的却是另一种颠覆宇宙平衡的黑暗势力。故事重心向幻化人形却不自知的小妖王大锤在追爱路上一不小心打败黑魔的脉络倾斜,唐僧师徒四人不过是路人甲乙丙丁,是王大锤草根英雄养成记的见证者。故事有破有立,有沿袭也有发挥。

影片有着标准电影节奏的贯穿始终的线性叙事,同时也有着自身基因派生出的网络语境,更突出的是,影片无处不在地渗透着周氏无厘头喜剧遗风,向周爷和《大话西游》致敬之余,大有踩着前辈肩膀跳跃的野心。话说这1995年面世的《大话西游》二十载弹指一挥间,包括导演李力持在内无数人竞相克隆,却无不列外深陷山寨恶搞的囹圄,倒是这次草根出身的《万万没想到》,拿捏得还像那么回事。要知道这周氏无厘头喜剧本就是草根的胜利,藉着互联网语境的便利,《万万没想到》很好地秉承了这一脉草根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