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天降》:初恋未满 春梦留痕

恋父情结,加上少女对雅痞、土豪和暖男等日常关键词的想象,拼凑出一个“完美”而又分裂的暖豪林子大。

《浪漫天降》:初恋未满  春梦留痕

感情昨天还在我制作《太可乐了》节目中分享童星生活的“小倾城”,今天便可在宁瀛的大电影里谈情说爱,而且还是跟与我同龄的夏雨这等老男人,世上恐怕没有堪比这般感叹别人的青春而伤怀自己的老去更悲欣交集的事了。严格来说,《浪漫天降》并不是关晓彤的“初恋”,故事借着一个实习空姐首飞前夜过度紧张的梦境,在各种谛笑皆非的奇葩状况中,来一场萝莉与大叔的“春梦”。

大许是贝鲁奇《末代皇帝》副导演岗位的后遗症,宁瀛电影向来讲求思考与探索,同时兼具文学的构思。在北京三部曲《找乐》、《民警故事》和《夏日暖洋洋》中,宁瀛用了整整十年时间关照北京过去、现实与未来,而在时隔一年的《警察日记》和《浪漫天降》里,她却在题材和风格上玩了一把蹦极跳,前者用记者调查勾连全篇,后者以一个少女梦境来结构故事,在探索与摇曳的风格剪刀差中,对文学结构的要求以及个性表达的痕迹照旧。

宁瀛一向擅长用人物来研磨时代的印记,《找乐》中的祖辈、《民警故事》中的父辈和《夏日暖洋洋》中的女儿,无不是沉淀着现实的诘问。《浪漫天降》则不然,它并不以说教为使命,也不以思考为手段,而是回到戏剧的层面结构故事,并在更为轻松的商业片的范畴,实现导演对90后一代人的抚摸。《浪漫天降》是宁瀛首部拍给90后看的电影,或说是老一辈影人写给90后的一份情书。影片塑造了一位非典型性空姐沙沙,她不仅神经大条,还过度紧张,甚至莽撞冒失、丢三落四,按照老一辈人的苛求,沙沙早该在空姐训练营中出局。然宁瀛怀着一颗包容的胸怀,让新新人类跌跌撞撞,一路成长,并最终实现空姐梦想。

《浪漫天降》不仅人物是非典型性空姐,故事所涉略的恋爱亦为非典型爱情。这并不只是因为横在夏雨和关晓彤之间的21岁年差,更在于故事奇幻漂流般的想象力。如果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浪漫爱情,那夏雨与关晓彤之间多有违和,将会是一场令人诟病的萝莉之恋。导演用了一个少女“春梦”来解构这份孽缘,效果就不同了。大叔夏雨不过是个戏中戏的梦境人物,所化身的老男人林子大时断时续,与沙沙魔鬼训练交织穿插,恋父情结,加上少女对雅痞、土豪和暖男等日常关键词的想象,拼凑出一个“完美”而又分裂的林子大。这种人物在现实中不尽合理,在梦境和戏剧中却是个机巧的构思。正因“春梦”一场,沙沙是超现实的,关于气流应对策略的测试到了梦境中,是她抱着马桶求生的联想,结果一如《猜火车》的马克,被神奇地“排泄”于空中,然后童话般翱翔与游弋着。矫情点说,夏雨不过是个 “春梦”,或说是 少女的一次奇幻漂流,关晓彤依旧“初恋未满”。

此外,《浪漫天降》也是对我们“小妞电影”谬误的一次修正。中国“小妞电影”概念起于《非常完美》,影评人谭飞随性的一嘴,生生被片方营销成了当代题材的一个亚种,后经白百何《失恋22天》《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滚蛋吧!肿瘤君》等“小妞系”做实。其实章子怡演绎《非常完美》时正跨越而立之年,而白百何奋战到《滚蛋吧!肿瘤君》也是三十又一载,都是不折不扣的“老妞”。《浪漫天降》虽有影帝夏雨努力拉伸年层感,然女主角关晓彤直到影片定档后,才刚刚迈步18妙龄,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妞”,“小妞电影”大旗迎风招展了若干年,总算如实“小妞”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