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猫儿追爱记》:活出自我不容易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后来人生的变轨中慢慢调整,并最终找到适合的落脚点,当然,这中间必须忍受变轨带来的风险与阵痛。

海清和陈思成领衔的《大猫追爱记》看似一个男欢女爱的轻喜剧命题,但我所理解的这个爱至少有两层意思:女主人公大猫除了追求爱情的爱,更追求爱好的爱。在这个奔腾呼啸又盘根错节的转型年代,上苍似乎给了每个人大胆追爱的权利,但真要追求自己的所爱,不论是爱情还是理想爱好,都谈何容易?

大猫年芳28,正值当打之年,却也到了剩女的危龄。按理说,人口增长也增加了男女配对的概率,然诱惑越多,人心呈次方分化,两个臭味相投的人要凑在一起的概率不增反降。当下人的爱情,不像是80年代之前,相亲对眼,然后就凑活着过了。上一辈人的婚姻往往凌驾于爱情之上,先上车再买票那是常态,就算搭错了车,大多也那么认命了。现代社会的自我与快节奏,将人心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几何块状,与其跟别人那些不合面的几何方块勉强凑活,还不如守着自己的小块清净过活。我这样解读大猫年芳28还待字闺中,似乎并无太多说服力,有说服力的是社会现实,28岁以上的剩女多得可以拖网捕捞,大猫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

大猫对相亲这等俗不可耐的事明显抗拒,导演并没有告诉我们她此前相亲中消耗了多少心性,然老妈逼着她工作之余连相三亲时,她还是无奈地去了。海清的演绎,多有相亲老油子之嫌,一方面应付老妈的命题任务,一方面还不无撞大运的成分。谁想这一连三相都是苦恋她的发小捣鼓,一会扮成文学青年,一会扮成南蛮商人,一会又扮英雄救美。家长无休止的相亲任务,发小令人谛笑皆非的追爱攻势,大猫在爱情的道路上别说自我了,连仅剩的小我都被整得支离破碎,只剩下疲于应付和心性的损耗。

除了爱情的迷途,事业和梦想的歧途也让大猫困顿。虽说大猫已然不是职场菜鸟,所在的广告公司销售部也有丰厚的回报,但她梦想的岗位却是清水衙门创意部。马斯洛需求理论所示,人的需求分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和归属感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个层次。当大猫跨越了经济安全和职业归属感,得到了同事、领导和客户的尊重,自我实现的梦想便开始与她角力。广告女王的榜样诱惑她投身风险,一股脑地想在陌生的创意部打开一片清朗天空。这也无足为怪,我们从小怀抱所谓理想寒窗苦读,报考大学和专业时往往还要因为录取分数去权宜和博弈,到了择岗时又有多少人正好搭上梦想的快车。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后来人生的变轨中慢慢调整,并最终找到适合的落脚点,当然,这中间必须忍受变轨带来的风险与阵痛。大猫显然是后者,就像她给部门经理申请调动时所说,她都28了,创意部是她的梦想,不试一把是不会甘心的。

既然是戏剧抛出的命题,编剧当然要帮大猫解决这两个人生的困惑,要不然就是人生悲剧了。因为大胆迈出了那一步,大猫的人生在她28岁时发生了聚变,新的岗位虽然给她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此同时,多种爱情的选择也陈列到了她的面前。人生本就是不断地选择与调整的过程,选择无处不在,大多数人都选择随波逐流,甚至违拗心性屈尊过活。可能有人会认为大猫是这个大流中的一个异端,其实不然,大猫对爱情和她所喜好事业的选择都谈不上崇高,她只是遵从了本性和内心的召唤,活出了自我而已,这并非什么异端,而是时代下一季需要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