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今年的美国大选

“三民主义”斗不过“打土豪、分田地”

文 | 杨君君

1,尽管互联网很大程度上满足信息对称,但仍然难以照顾周全。原因在于,一方面,人们依旧习惯于从朋友圈获取信息,无论是过去的朋友圈还是现在的微信“朋友圈”,而另一方面则是,草根声音容易被埋没,仍旧是互联网的痛点,不管是Twitter、Facebook还是国内的微博。在二八理论中,20%(甚至更少)的意见领袖却产生了80%的舆论影响。

2,“三民主义”斗不过“打土豪、分田地”,这种情况早已不新鲜,放在这次大选身上就造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特朗普逆袭希拉里。一直号称为底层白人代言的特朗普,尽管舆论方面惨败,但却拿到了最终的胜利。毕竟选票数并不以舆论影响力而论。所以,“黑天鹅”并不算是特别黑。

3,这样的逻辑其实可以套用在很多行业,有许多我们未知或者不了解的公司和行业却一直闷头赚钱,相反很多我们熟知的、那些媒体宠幸的公司却仅仅是金玉其外。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为外部感知所干扰,尤其是对于创业者,产品数据说明一切,其它的什么市场、公关都是浮云。

4,在互联网行业,希拉里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分为两个阵营,简单来说,硅谷支持希拉里,以阿桑奇为首的黑客支持特朗普(最起码不支持希拉里)。前者的表现在包括库克在内的很多大佬都跟希拉里关系密切,甚至公开为希拉里筹款,而特朗普所带的一身“土腥气”——房地产大佬——自然不会被这些崇尚自由、分享的互联网精英所接受;后者反对希拉里则表现在直接通过“邮件门”给予希拉里以致命一击。

5,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分化,其实也并不难理解。硅谷精英支持希拉里,因为希拉里本身的从政理念与她的前任们并无太多异样,而正是在希拉里前任们的统治之下,硅谷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特朗普上任之后的不确定性,给不了硅谷精英安全感;同样的后者反对希拉里,除了本身“不安分”的因素之外,猜测大部分原因在于这些黑客其实一直是美国历届政府所打压的存在,从阿桑奇到斯诺登,在历任美国政府身上都吃了亏,所以他们期望能够有些改变——尽管这种改变并不见得会对他们有利。

6,其实很多人支持特朗普也是出于这种心态,“既然历任总统都没能改变,那不如换个口味试试,说不定会变好”。这其实是一种赌博式做法,当然对于很多支持特朗普的人来说,可能也没什么可以再输的。但我仍然要说,对他们来说,这其实并不算是一个好的选择,你无法预料这种选择会不会让你变的更糟,尤其是在美国,一个总统能做的原本就有限。我更愿意社会能够在一个既定的规则下运行,尽管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好在,其实在这次大选中,选票数量希拉里仍然还是多出特朗普二十三万张选票,只不过受限于选举制度,没有能够拿到更多的州支持。

7,有很多美国人,尤其是精英阶层将特朗普胜利称为“艰难的时刻”,在他们心里,远没有我们在朋友圈调侃的那么轻松。对于一个已经全民参政几百年的国家,他们才能够体验到这种切肤之痛,我们站在外围的、从来没有见过选票的吃瓜群众,就只能是吃瓜群众。

8,尽管美国总统的竞选宣言和上台后的执政策略往往是两码事,特朗普上台之后,有没有可能变成另一个“希拉里”,这其实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话题。朱元璋当皇帝初期的的“朕本淮右布衣”,到后期也很少使用。毕竟文明和野蛮之间早已形成了一套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特朗普,很难想象他会继续以喷脏话、侮辱女性、排斥移民为荣。文化的洗礼,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谁都无法逃脱。

9,特朗普的执政策略很大程度上也并不会如其之前所说的那么极端,但一个人的思想会决定他的决策结果。“孤立主义”固然看起来是一个中立的词,但这并不符合时代的主旋律:对世界,自由开放的全球化会变慢,对美国,真的有可能变为“世界第二”。之所以会如此断言,还有一个原因,也就是特朗普本身就一直为人所诟病的从政经验。总体而言,总统之前、并且一直都是职业政客所担当的。特朗普上台很容易联想到中国的“泥腿子当政”,从刘邦到朱元璋,再到我们的lingxiu,在治国方面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成就。

10,至于希拉里会不会有“牢狱之灾”,个人认为可能性很大——尽管希拉里有一个堪称经典的败选演讲。特朗普曾经在竞选时就发誓会把希拉里送进监狱。希拉里的“邮件门”本质上跟中国官员下台之后被反推到算没什么不一样,从古至今,又有几个内阁首辅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特朗普还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

更多内容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