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花季女孩,为何说自己长得太丑?!

这个真实的故事或者暗示更为深远,很多时候,或许还不涉及本身的容貌长相,仅仅凭一身装扮,待遇就已经天壤之别。

文/于凡诺

在京津冀的高铁里,高考结束,拿到录取通知书,正在等待签证准备前往法国读书的16岁花季女孩,一脸认真地对自己的妈妈幽怨地说,“自己长得太丑了。”她妈妈说,你不是最好,但是中等偏上。接着问我的意见,我望着她一头秀发,清秀俊丽。我说,首先,你其实挺美的。再说,美丽是一种自我感觉,无需比较,无需评价,美丽只与自我相关,最重要的是人生的厚度和深度,只需内外兼修就会事随心愿。

可是孩子们为什么对自己的长相不满呢?

还记得曾经公务员考试第一名,却因容貌被拒工作门外的那位大四学生。甚至还有那个因为容貌缺陷,难以找到工作的汽修工。还有那些个别说找工作,甚至因为容貌不好读书饱受歧视的小女孩。在漫漫人生长途中,容貌问题或许一直非常细巧而幽妙。

如果更年轻更漂亮,或许一切都将变得更容易。

即使是那个一贯以高调著称的凤姐,或许是人到中年,最近一个凌晨,看到了微博一条关于五种人难找到男友的微博,竟然也情不自禁转发了该条微博,并感概写道:“我是长得比较难看的...”

 还有,不久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做了一个试验,主角是一名小女孩,今年六岁。当她穿上质感很好的裙子和小大衣,站在街头时,很快,就有陌生人来关心她。路过的人们纷纷对这个落单的小姑娘释放了善意。大家都显得非常有爱心。可是当化妆师把她打扮成了一个邋遢的,衣衫褴褛的小流浪姑娘。广场上依旧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去过问她……尤其是在餐厅中,小女孩穿着漂亮,整个世界都对她和颜悦色。而穿着破破烂烂的同一个小姑娘,人群视而不见而且满是嫌弃……

这个真实的故事或者暗示更为深远,很多时候,或许还不涉及本身的容貌长相,仅仅凭一身装扮,待遇就已经天壤之别。

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容貌不好的女生,毕业后,自己立志在北京定居下来。一直很拼搏,因为容貌一直受挫,混了好久,就是糊口,最后好不容易挤进了一个小报,辛苦工作。几年后,小报倒闭,重回职场的她,找了几个月工作后,心情很郁闷,最致命的一招是,当年推迟了很多各方介绍的对象,至今还单身。眼下看着就突破三十八大关,如今只要一站上街头心头就一片茫然。

面容、外衣装扮,仅仅是有形的脸面。而财富、地位,都是一种无形的巨型压力,明面上风光无限,深层次里暗流涌动、压力凸显。我朋友说,在北上等大城市还好点,如果在省市尤其是地市三四线城市,与人谈生意想做点事。别人往往就是依据几点对你进行评判,看你居住的小区,你的坐骑,你的衣着装扮……往往这些很现实地就决定了一件事情有没有后续……

昨天的国贸,在北京电视台对面的路边绿化带里,一个傻笑的小伙端了一碗泥巴在吃……  而另一面,一个中年男人蹲在地上,正在静静的出售自己印刷的作品……一听说起,心情就莫名的阵痛。这是个现实的世界。

16岁花季女孩,为何说自己长得太丑?!我想绝不是空穴来风。(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号:yufann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