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人物之死

他肯定很无助,一万元,对于他而言,也许就是全部。背后或许还有着无数寄托。他难以原谅自己。无助,彻底地悲凉。而且与任何既定的人无关。

昨天,臃肿的三胖用一颗氢弹,吸引了世人的眼光。今天,北京仍刮着北风,几日前的盘恒不去的雾霾终于消散不见了,天很蓝。今天,股市熔断又毫无悬念地占据了人们的视野。大家一直在喋喋不休地探讨、抱怨,甩段子满屏开刷。

河南电视台@都市报道的一则新闻震惊了我。2016年1月5日早晨,这一年刚刚还开始,元旦的节日气氛还未淡去,一个熊性男子用一根绳子打结在一家银行的大门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个月前,他带着1万块钱来到新乡做小生意,没想到前天接到了电信诈骗电话,把1万块钱通过农业银行汇给了骗子,发觉受骗后向银行和公安求助……

在上吊前,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

他也许太天真了,天真到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自己的钱全部汇出。或者,骗术太高明了,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他人的全部骗走。一万元,究竟有多重? 尤其在今天,许多人也许难以想象。

他肯定很无助,一万元,对于他而言,也许就是全部。背后或许还有着无数寄托。他难以原谅自己。无助,彻底地悲凉。而且与任何既定的人无关。

他肯定很老实,也很卑微。悄悄地生,静静地成长,默默地忍受。或许早已经习惯了卑微的一生。

他仅仅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老百姓,一个凡人,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的死也仅仅更多地只是对自己说一声结束。也许沉默了一生,仅仅是最后一次,以死亡,做了一次微弱的抗议。

最无辜的是银行,错误地在门口突出两根竖立的金属柱。而这原设计是用来开门的,银行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而报案后从新闻看公安也得有一个办事的流程。但是就是这样,愈发让人憋闷心慌和悲戚。

一个小人物死了,或许他更应该悄悄地找一个寂静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