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一体化,该还给河北教育公平

曾经有一个笑谈,说沿着中国的海岸线走来,不管是从南向北,还是由北向南,至少突然发现从兴旺发达变成了落后陈旧,那一定就是刚刚进入了河北境内。一个偌大的沿海省份,其发展程度几乎难以与内陆省份相比,连河北

作为河北人,每每谈到河北的发展局面,都痛心疾首,也为这个缺“心”少“肺”的省份而悲哀,一个省的中心有两个直辖市,想想也是醉了。

这几天,冥王星很热,地球人终于一睹这颗被我们几年前矮化了的星星的光彩,而此外的小行星带(柯依伯带)更值得我们唏嘘。河北呢,围绕着京津两个直辖市,自己却不是行星,只能算是小行星带,何况仅仅在首都百公里之外就围绕着中国最贫困的不发达地区。

曾经有一个笑谈,说沿着中国的海岸线走来,不管是从南向北,还是由北向南,至少突然发现从兴旺发达变成了落后陈旧,那一定就是刚刚进入了河北境内。一个偌大的沿海省份,其发展程度几乎难以与内陆省份相比,连河北人自己都抬不起头来,甚至孤独的自问,河北靠海吗?

曾经,河北这块土地本来就是一个行政区,或者差不多是一个大的行政区,无论燕赵,还是直隶,基本是按照地理位置来进行了划分。可是,就是京津冀分开之后,特别是京城逐渐由遗老遗少和外来人口充实以后,京津冀三地之间的沟通开始生疏,甚至开始否认亲缘和地缘关系。有媒体报道过,当记者询问通州的老人,是什么时候通州划归的北京,老人一直的摇头,“通州从来都是北京,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属于河北过”。也许心中的记忆可以遗忘,但更可怕的是不愿意想起。

作为直辖市,河北只能在周边起到保卫和贡献的作用,不管是水还是电,也包括安全与劳动力,但黑洞一样的虹吸作用,让河北逐渐的失去了生命力。几十年以后,河北省已经成为中国积贫积弱的典型省份。

但是,正如前一段缅甸昂山素季来访说的一样,邻居的地理位置是无法改变的,即便你有一百个不愿意,京津冀都是一个地理意义上的整体,都是事实上的邻居。当然了,现在大量的拥有北京户口的北京人并不一定认可京津冀之间的血脉关系,毕竟这些人很多都来自五湖四海,只是到了北京披上了北京人的马甲,内心都还属于九洲方圆,与河北没有半点的认同。

既然是邻居,共同发展就是必然的选择,否则,富邻居和穷亲戚都可能会出现大问题,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让周边的人有了好的生活,自己的好日子才有保障。洋洋五千年,雄浑八万里,无数的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

京津冀一体化是北京稳定发展的必须,也是北京能够上新台阶的必由之路。所以,京津冀一体化并非是对河北的施舍,也不是天津的奉献,而是心肺复苏术,是康复之路。

什么是一亩三分地思维?很多媒体只是看到了断头路,却忽视了很多其他的环节。围绕京津的大水库本来都是河北修的,可如今都成了京津独享的甘泉,河北土地却只能望洋兴叹,即便是南水北调,河北也仅仅充当过路财神。

比如,去看看北京与河北分界的潮白河,就在即将流到河北地界的时候,一道大坝拦腰截断,从此,北京之上绿波荡漾,下游两公里之处的河北黄沙漫天。实际上,傻子都能想明白,这些沙子难道只会傻傻的呆在河北这境界,就不会重新飘回北京首都那么吸引人的蓝天里,损人害己不过于此,这就是典型的一亩三分地思维。

比看得见的公路、水源更严重的,是京津冀之间的文化鸿沟。由于历史的原因,直隶境内的多数大学、教育科研机构都集中在当时的北平或者北方经济中心的天津,而即便当时以河北命名的学校也多数处在京津,直辖之后,这些学校有的迁移出来,从此伤筋动骨而元气大伤,有的名师干脆留守转投京津名校,河北教育开始荒芜。偌大的燕赵之地,竟然与有点名气的大学都无缘,唯一的一个争夺的211学校也还是因为校址在天津。

如此,河北成为了国内升入名牌学校最难的省份,河北的学生只有出省才有可能有好大学可上,而名额却无比的稀缺,京津的那些名校更是对近在咫尺的河北兄弟无丝毫照顾之情。现在很多名企都要求员工的校园出身,非211、985等不要,这几乎全面堵住了大量河北人向上发展的空间,以至于在官商各领域势力微弱,接下来就影响到了投资倾向和政策趋向。河北的教育之失落才是燕赵落后的根源。

资金的问题容易解决,道路的问题也容易接上,可京津冀三地之间的认知鸿沟在短时间内难以弥补,数十年畸形发展对河北造成的负面伤害更是难以短时间修复,这些都不是产业转移与联合办学办医可以实现,要从制度层面彻底的进行再平衡,还给河北人一个应该得到的公平。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北京还是天津,都不要认为自己是在施舍,京津冀一体化是还历史的旧账,更是京津的自我救赎,是为自己。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