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易建联的脱鞋风波

一场闹剧折射出的“职业化”……

文 | 杨君君

1,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易建联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在比赛中脱鞋退场都不应该在现在的CBA中出现。“鞋子不合理的解释”并不是在大庭广众下脱鞋的理由。其实在这其中,涉及到的一个逻辑是,既然是既定的规则,所有人都应该去遵守,尽管它还在“争议期”。现在已经不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时代,单方面打破规则,其实已经让自己失去了先机;

2,CBA联赛对于球员穿鞋的规定,从个人角度来看,也不存在任何的合理性。如果说易建联的脱鞋背后影射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么CBA联赛则是贯彻了“法西斯”的一言堂。即使抛开这种高帽子不谈,CBA联赛的做法其实背后反映的不只是短视那么简单,CBA官员并非不知道如同杨毅所说的那样,允许球员穿自己赞助的鞋,其实对于CBA整体的品牌曝光都是利大于弊,整体价值也远远高于限制球员穿一个品牌。但就目前国情来看,相比较于前者,后者明显是既得利益,5年20亿可以反映出来真实的数字,而前者显然只是一种“未来”,无法给人更为直观的表现。这在“职业经理人”式的中国体制下,明显在任期内拿到更容易直观表现的业绩更为重要;

3,易建联脱鞋事件的背后,很多人将其归咎为耐克的一场“事件策划”。原因在于耐克和李宁之间围绕国家队和CBA联赛的纠葛持续已久,耐克也在此前有过很多类似于德国球员格策式的“经典案例”。但从个人角度来看,易建联脱鞋事件更多的应该还是球员本身和联赛之间的矛盾。两个方面解释,第一个是除了易建联之外,其实类似于王哲林之外的多个球员都进行了抗议,这种情形下,耐克不需要拿出自己在国内的“王牌”进行冒险之旅;第二个则是在CBA内部矛盾未曾解决之前——球员认可联赛规则——商业公司的任何行为都有太大的可能成为未来合作的绊脚石,显然耐克不会这么不管不顾;

4,尽管易建联在抗议时用了最坏的一种方式,但这种勇于抗议的勇气却是值得鼓励的。像是NBA这种成熟的职业联赛,也多次上演工会谈判的缩水赛季。在CBA,由于球员工会本身的名存实亡,招牌球员的发声就显得尤为重要。NBA曾经出现过更换比赛用球,但在纳什、詹姆斯等球员的抗议下最终废除。而像是“姚团队”那样,专门组建一个团队进行谈判,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球员。就如同姚明在自传里所说的那样,“可能我并不需要这些钱,但我身后的其他球员也许需要”,易建联本身的表态,其实对于后来者的贡献更大;

5,在国内,任何涉及到体制的职业化都进行的并不是特别顺利,最典型的就如国内的房地产行业的市场化运作也少不了政策的捆绑。同样的,对于CBA联赛,显然现在谈职业化还为时过早。这不仅仅要归咎于篮协,实际上大多数球员的职业化思维也并不成熟,对于体制的依赖和对于体制的排斥,很多时候球员都是从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所以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市场化和体制之间的博弈最后能否出现一个各方都满意并且愿意遵守的结果;

6,再一次批判那些过分的“爱国主义”。对于易建联事件,小粉红们在赵薇和南海之后再一次兴奋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将一顶“排斥本土品牌”的帽子扣在易建联等球员头上。他们的这种兴奋来自于在无知的状态下分泌的一种奇怪的荷尔蒙,在臆想中完成“光复中华”的美梦。但他们忽略的是,很可能他们在网上各种评论的时候,脚上穿的也是耐克、阿迪达斯的球鞋。建议那些小粉红们,无知中的高潮并不会对自己有任何提升,还不如去多读读书;

7,在CBA对球鞋的规定中,并没有限制外籍球员,很多人又将此归咎在类似于“洋人在国内更吃香”的案例。对于这一点,从CBA联赛的角度,可以认为是其不太自信,联赛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外籍球员不得不一再给外籍球员提供特权,这是出于自身发展阶段的考虑。但从更广的范围来看,正是因为“洋人特权”的泛滥,导致了大家这种心态的存在。一个搞笑的例子是,之前淘宝上竟然有人提供一种“洋人代报警”的业务,原因是一般老外报警处理的速度更快。这种现象如载于史书,恐怕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应有的大国之相;

8,事情的最新进展,易建联“道歉认罚”,篮协“态度缓和”——表示已经签订的协议“太过仓促”,未来可能会更开放。这应该算是一个较为圆满的结局,既维护了规则的权威,又带来了期许。只是,但愿以后的这种圆满,不是以闹剧开始,而是能够有更为合理的流程。

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