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波马的唯一输家

尽可能多地杀伤平民,只是恐怖分子的手段;他们的终极目的是在民众心中制造恐慌,让大家不敢做平时该做的事。今年的波马吸引到数量空前的选手和观众参与,大家的脸上只有微笑和欢呼,没有恐惧和紧张,就是在最明确

美国东部时间4月21日上午10时,第118届波士顿马拉松在美国东北部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成功举行。

为什么说它成功?首先,男女冠军的成绩与去年相比,均有显著提高:38岁的美国选手Meb Keflezighi以2小时8分37秒夺得男子第一,这是31年来美国人首次夺冠(图片来源:CNN网站;下同)。

女子冠军则由33岁的肯尼亚人Rita Jeptoo蝉联,她的成绩2:18:57也打破赛会纪录。而去年男女冠军的成绩分别为2:10:22和2:26:25。

其次,参与人数众多——包括选手和观众,盛况空前。波士顿马拉松往年的参赛人数通常在2.7万左右,观众约50万。今年观众估计达百万之众,选手也多达35755名,比去年增长三成多。仅70岁以上选手就有298人。

这些选手来自美国50个州中的每一个,还有来自其他97个国家的5344名外国选手,包括至少数十名中国人。

今年选手人数大增的原因之一,是去年的5633名未能完赛者都接到重新参赛的邀请,很多人都欣然接受。

最后,赛事全过程平安无事,所有选手、观众和主办者皆大欢喜。

去年“4·15”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次日,笔者曾撰文《波士顿马拉松之痛》,解释了波马在全球跑者心中的“麦加”般神圣地位,并谴责“恐怖主义永远是错的,没有任何借口”。

当时笔者的猜测已得到证实,即作案者很可能是“美国本土恐怖分子”。更令人欣慰的是,笔者文中的预言“马拉松运动所代表的勇气、坚毅和正能量,终将战胜袭击者企图散布的恐惧、仇恨和毁灭”,也在今年的波马中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去年爆炸案发生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指出,恐怖分子使用高压锅等日常物品制造袭击事件,就是要让民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当然,这些东西也更容易到手),从此惶惶不可终日,改变生活方式。而反击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大家仍正常生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笔者也认为:尽可能多地杀伤平民,只是恐怖分子的手段;他们的终极目的,其实是在民众心中制造恐慌,让大家不敢做平时该做的事。

今年的波士顿马拉松吸引到数量空前的选手和观众参与,大家的脸上只有微笑和欢呼,没有恐惧和紧张,就是在最明确无误地告诉恐怖分子:我们不怕!

正如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今年“4·15”波马爆炸案周年祭上所说:“我们是波士顿,我们是美国。我们回应,我们坚持,我们战胜,终点线是我们的!”(We are Boston. We are America. We respond, we endure, we overcome and we own the finish line!)

这句话是个双关语:既针对恐怖分子,也是跑马拉松的态度(拜登夫人跑过马拉松)。

去年的波马恐怖袭击,还让共同受害的中美两国走得更近。四名遇难者之一,是来自中国东北的漂亮女大学生吕令子(美国人大多将她的名字误念成“卢凌济”);察纳耶夫兄弟作案后劫持的奔驰车车主也是个旅美的年轻中国商人(他在加油站机智逃脱,为凶手的落网立下大功)。

这两个事实应该会让曾经选择性地同情恐怖主义的中国人意识到:原来恐怖分子的炸弹和刀枪根本不认人,他们对咱们并不网开一面。

所以说,今年波士顿马拉松的真正输家,既不是那些赛前夺标呼声很高、最终未能如愿的选手,也不是那些最后通过终点线、成绩垫底的选手,甚至不是那些出于各种原因、未能完赛或报了名却未能参赛的选手。

唯一的输家,是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他们毙命的毙命,坐牢的坐牢,其他同伙也东躲西藏,和他们的邪恶主张一样见不得光天化日。

(笔者今年也很想参加波马,可惜最好成绩仍未达到报名资格:虽然比去年撰文时提高了将近半小时,但与BQ线仍有13分钟差距——相当于每英里差半分钟。好在笔者的跑龄到“4·21”这天才刚满两年,相信还有潜力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