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造出会思考的机器吗?

会思考的机器——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概念。如果它变为现实,我们将不仅能制造出一个人工的生命,还创造出了人工的意识。那么,我们能否做到这一点呢?

我们很容易认为,一台可以思考的机器,一定是像人类一样思考。但是,只要思考一下,你就会明白,它们并不必然要像我们一样思考。

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什么是「思考」?你可能会首先想到人类的思考,但是,动物能思考吗?一只大猩猩会思考吗?一头牛?一只水母呢?

宇宙中甚至有可能存在某些外星智能生命,它们的思考方式或许与我们完全不同,但正是由于差别太大,我们根本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或许,我们早已擦肩而过,但却忽略了彼此的存在,因此错过了任何交集。

当然,除了人类之外,动物也有认知能力,能够理解工具和因果关系、能互相交流、甚至能识别出其他生物有目的、有方向的思考过程。我们或许能把这些(或这些中的一部分)看做「思考」。

如果我们真的造出了一台可以完成上述这些任务的机器,或许就能自我安慰道「任务完成了」。但是,机器还能走得更远吗?它们是否能像人类的心智一样呢?此外,如果它们真的做到了,我们如何才能知道它们真的做到了?并不能因为一台电脑表现得好像拥有心智的样子,就说它就真的拥有心智。它可能只是表现出那个样子,实际上空无一物——只是一个哲学僵尸。

正是这样的思考驱使英国电码译员兼数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在图灵测试中,一台计算机通过显示器与一个人类互动,但人类并不知道它是不是一台计算机。图灵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计算机的行为,而无需考虑计算机的「内在生活(inner life)」。但这种内在生活对某些人来说却很重要。哲学家Thomas Nagel说,要拥有意识经验,必须存在「自身像什么样(something that it is like)」(参见:What is it like to be a bat?)的概念。看见红色像是什么样,去滑水像是什么样,都存在一些东西来解释它。我们可不只是大脑状态那么简单。

那么,思考机器中是否存在「作为一台思考机器应该像什么样」的东西呢?也就是说,如果第一台思考机器真的问世了,人类可能会问它:「你有意识吗?」而它却可能会回答:「我怎样才能知道我有没有意识呢?」

思考只是计算吗?

在计算机思考的语境中,思考当然只是计算。它只与每秒计算数、潜在的计算通道数量有关。

但是,我们并不能肯定思考或意识只是计算的一个功能,至少不是二进制计算机那种形式。思考不仅仅是计算吗?除了计算之外,它还需要什么?如果它只与计算有关,为何人类的计算能力如此之差?

在心算两位数的乘法时,许多人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脑容量不够用了,更别说在一秒钟内进行成千上亿次计算了。或者,会不会还存在一个深层的数据处理过程,藏在我们的意识之下,最终产生了我们计算能力不佳的意识(所谓的强人工智能的扩增)?

一般而言,计算机所擅长的事情(例如原始数据处理),人类通常都不擅长。同时,计算机不擅长的事情(例如语言、诗歌、语音识别、解读复杂的行为、做出整体判断等),人类却十分擅长。

如果计算机的「思考」与人类的思考如此不同,为什么要期待计算机最终像我们一样思考呢?如果未来的计算机真的产生出了真正的意识,它是否会失去它精确的计算能力?

信仰、怀疑与价值观

人类的思考还产生了诸如「信仰」和「怀疑」这样的特征。那么,除却计算机不知道自己可能会犯错的少数情况之外,信仰对计算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换句话说,计算机能否在满心疑惑的情况下,还一往无前地去做某一件事?

价值观,是指我们认为人生中什么事情很重要,及其重要的原因。说到这个话题,有两个问题很有趣。第一,一台会思考的计算机能否将价值赋予给任何事物?第二,如果它为事物赋予了价值,它会作何选择?在这里我们必须很小心,即使没有谈到机械自由意志的可能性。

把人类的价值体系编程入计算机,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方面,我们并不确定人类价值体系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对它进行编程。另一方面,如果计算机开始自我编程,它们可能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思考这些问题非常有趣,但同时,我们还应该花点时间来尝试理解,我们希望思考机器做些什么事。在此之前,还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试着理解我们人类自己。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