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宇宙:意识创造了现实世界?

宇宙,虽然并非完完全全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臆造物,但宇宙,也许只有在我们的注视下才成为真实。

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1709~1784)认为这个观点是荒谬的,一脚踢块石头过去就能偃息争论。当他的脚被现实弹开,他叫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拒斥这个观点」。倘若他早对量子力学有所了解,就能免去把脚趾踢骨折了。

约翰逊是在回应贝克莱主教(George Berkeley,1685~1753),一个声称世界只是我们心智的构造物的哲学家。贝克莱是否可能是正确的呢?

在平行宇宙和既生又死的薛定谔猫的映衬下,量子力学的确很古怪。然而一些物理学家指出,现实世界的怪异比之更甚:宇宙只有在我们的注视下才成为真实。

人择原理的这种解释又被称为参与性宇宙,最初由约翰·阿奇博尔德·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1911~2008)提出,他是20世纪物理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他把我们所谓的「现实」比拟为一座用一些铁柱支撑起来的精巧的纸糊建筑物,当我们进行一次量子测量,我们就把其中一根铁柱锤入了地,其他的一切都是幻想和学说。(译者注:约翰·惠勒提出了黑洞、虫洞和量子泡沫等概念,他也是《星际穿越》科学指导基普·索恩的导师。)

然而对于惠勒来说,量子测量不仅带给我们对事物的客观定位,而且通过强制把众多可能性实现为单一结果,改变了宇宙的进程。举例来说,著名的双缝干涉实验观测到光根据不同的实验的设置相应地呈现出粒子或者波的特性。最令人费解的是光子似乎「懂得」如何与何时在这两种属性间切换。但这个「费解」假定了光子在我们观测它之前就具有实体。惠勒问:如果光子在我们观测它之前不具有实体呢?倘若光子是在被我们观测到的瞬间,才被赋予了实体的呢?

即使是「过去」也可能尚未确定。惠勒提出一个宇宙版本的双缝干涉实验:十亿光年外有一个类星体,它发出的光线在经过一个星系时被扭曲了,产生分别处在星系两端的两个象。用望远镜分别观察星系的两端,就会看到每个光子沿着两条路径的其中一条行进,此时光表现出粒子的形式。但如果在光路上放置几面镜子使两条路径都撞击一台探测器,却会观测到光以波的形式到达(译者注:惠勒延迟选择实验,利用半镀银的镜子和反射镜,使一个光波通过了两条路径,从而发生自我干涉)。此时观测这一行为回溯了时间,改变了十亿年前,光从类星体出发时原来的属性。

对于惠勒来说,这意味着宇宙不可能真正以任何「实在形式」存在——即使是在过去——直到我们对它进行了测量。而且原则上,我们当下所为又会影响过去发生的事情,一直追溯到宇宙的创始点。如果他是正确的,那么在所有意义上来说,宇宙从未存在,直到我们和其他意识体开始观测它。

听起来很疯狂?那换另一种诠释吧。另一个对量子力学的诠释是休·埃弗莱特(Hugh Everett )的「平行宇宙假说」,它设想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或正在无限个宇宙中发生。每当你作出一个决定,宇宙就分裂为两支,你在其中一支,而另一个你在另一支实现另一种可能性。你所栖居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是你自己创制的私人宇宙。

这个观点足够引发任何人进行一次对「真实」的考量。「我惯常的倾向是做一个实在论者。」牛津大学物理哲学家Chris Timpson说,「但如果你要对量子世界持有实在论态度的话,你会被留在一个很怪异的世界里。」那是如此的怪异,以至于「世界只是因为『我们』而存在」这个观点显得几乎是睿智的。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