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与想象力:四个有爱爸爸的全英第一儿童畅销书

他们的创业项目是为孩子们制作自己的图书,在The Little Boy\/Girl Who lost His\/Her Name 网站上,任何一个孩子的名字都可以组成一个完整情节的故事。他们制作的图书也

起初这只是一个由三个爸爸和一个叔叔聚在一起创立的业余项目,为孩子们制作自己的图书。在The Little Boy/Girl Who lost His/Her Name 的网站上,基于聪明的算法,任何一个孩子的名字都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情节故事,而该网站也迅速受到人们的欢迎。它是英国去年销售最好的图书。

在本周,这本书以一百万册的销量荣登世界榜首(顺便说,是面向真实的普通读者,而不是零售商)。

Lost My Name便是由该项目所发展而来的伦敦创业公司,既是科技公司,也是图书出版公司,得到谷歌风投支持,近期发表了它的第二版私人图书, The Incredible Intergalactic Journey Home 。其联合创始人Asi Sharabi说,「我认为这是人们所创造的最有技术野心的图书。」

这句话听起来口气很大,但他也的确做出了惊人之举,足以让发明印刷术的古登堡颠覆三观。

在这本书里,迷失的男孩和女孩需要在外太空寻找回家的方向。下面有剧透警告:孩子们所找寻的家正是小读者们的家。这艘任性的小飞船直飞到孩子们的城市里,到达他们所在的地方。目前所透露的最大消息便是书里的图片来自于真实的卫星图片。这样个性化的程度需要更加复杂的算法,比第一本书所需要更多的研发员,还需要来自NASA、微软、卫星制作商以及其他看似与孩子们的图书根本无关的机构组织的帮助。

「所有事情都变得比我们所预想的复杂了十倍。」市场执行Sharabi说道,「根本就没有基准可以参考,因为没有一个人做过这样的事。」

今天, Incredible Intergalactic Journey Home已经向宇宙出发。它是七本由火箭送入太空宇宙空间站的书之一,作为全球空间教育基金的Story Time from Space 项目的一部分。宇航员在零重力空间内记录下他们读故事的声音,这样全世界的老师们都可以为学生们播放它们。

当我于今夏去拜访Lost My Name位于东伦敦的办公室的时候,这本书还在制作当中。墙壁和柜子都用铅笔所绘制,插画和故事版则由联合创始人以及公司的常驻艺术家Pedro Serapicos所创作。一只经常吸柠檬汁的机器人陪伴着由孩子们命名的小男孩或小女孩一起,被陨石、星星所追赶,并在故事的结尾站在写着孩子们家庭住址号码的门前。

对于Lost My Dream团队,个性化定制应该是一种情感共鸣的故事,是有机的故事,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噱头。他们的第一本书以孩子们的名字为基础,并叙述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而针对新的图书,Sharabi则说:「我们开始时就在想有哪些普遍的个性化元素可以作为孩子们身份的强烈标志,那就是家和地址。我在宇宙中的地址。终极来讲,这是一种归属感。」

为此,公司举行了一场黑客马拉松,超过十二个研发员一起进行头脑风暴,思考从卫星位置到卫星所拍摄的地球相片等需要用到的可能的技术与数据。「我们想要最狂野、最疯狂的主意,但是我们不希望仅仅因为技术而利用技术。」Sharabi说道,「我们必须要回到创作出一个精彩的故事的原点。」

David Cadji-Newby是前BBCde喜剧编剧、作家,也是这本书的指导者。Sharabi回忆说,「他对我们说,『伙计们,也许之前从没人做过这个,但是,它可以不用服务于叙述』。目标是通过技术来为故事中添加一些不同的魔幻性。」

银河系旅游(Intergalactic Journey)中的神奇包括了个性化特点。在真正的星星上用连点式的方法拼写出孩子们(主人公)的名字(他提到,有了我们的算法,两个拥有一样名字的孩子也会有着不同的星系)。通过以孩子们生活的地方展示地球的样子,并为飞船插上合适的国旗。要在两页纸上显示孩子们家乡的地标需要建立数以千计的地理编码地标的数据库(这正是关键,在多伦多或挪威的孩子们可以得到他们的家乡最符合环境的并熟悉的地标。)

在这些个性化元素的背后正是团队所创造的技术的支撑,相比于第一本书仅有一位工程师,第二本书的研发14位工程师。他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故事结尾的两页纸中需要展示出孩子们的家所在的社区的航拍图片。在与卫星公司确认图片的授权后,他们必须确保卫星图片要吻合孩子们的住址。他们测试了美国和英国的35000个地址,也是图书所面向的最开始的两个市场,并将错误率降低至少于1%。

通过 Lost My Name的网站,人们可以订购价值30美元的图书。客户们需要提供孩子们的姓名、性别与地址,选择一种肤色和服装,并在卫星图片上确认他们家的地址。

团队还需要去解决卫星图片的不一致性,这些卫星图片由超过了200个地图模块拼合在一起所组成。「我们花费了两个月写算法来确认并修正任何的异常部分,例如一个缺损模块,或者像素问题。」Sharabi举例道。在最后,对于Lost My Name的读者们来说,这些技术上的障碍都不算什么,因为这个从太空回家的奇幻旅程故事必须要足够吸引孩子们,无论家长是在孩子们的床前念故事,还是宇航员在地球之上轨道某个位置在读它们。「我们必须要保持它的魔幻性,」Sharabi强调道,「从无人问津到现在的最畅销图书,我们身上系着无数的期望。」

本文选自Fastdesign,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