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宇宙才是超级人工智能的藏身之所

当我们最终遇见外星人,他们很可能长得既不像小绿人,也不像多刺的昆虫。甚至,他们很可能不会以生物形态存在,而是一种在我们能想象到的各个方面都优于人类的高级机器人。

当我们最终遇见外星人,他们很可能长得既不像小绿人,也不像多刺的昆虫。甚至,他们很可能不会以生物形态存在,而是一种在我们能想象到的各个方面都优于人类的高级机器人。虽然哲学家、科学家和未来学家们都纷纷预言了人工智能的崛起和奇点的降临,但大多数人的视野仅局限于地球。极少一部分人能将想象力穿越科幻小说的疆域,思索人工智能是否已经存在于地球之外的某个地方并已经万古流长。

Susan Schneider,这位康涅狄格大学的哲学教授正是其中之一。她与众多天文学家,包括NASA搜寻外星文明项目(SETI)负责人Seth Shostak、NASA天体生物学家Paul Davies、以及国会图书馆天体生物分馆馆长Stephen Dick,一起支持并相信宇宙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智能生物很可能是“人造”(译者注:这里的“人”泛指所有物种)的。Susan Schneider在一篇为NASA撰写的题为《Alien Minds》的文章中解释了为什么外星人生命体的形态很可能是合成的,并描述了这种物种是如何进行思考的。

大多数人有着这种形象化的看法——外星人是生物(有机体),但从时间尺度的证据上来看这种观点站不住脚。Shostak对我说,“我已经跟别人下了一打宇航员咖啡的赌注,假如我们收到外星人信号,那它将会是被创造出来的生命。” 来自NASA开普勒任务最近更新的数据显示,许多个具有居住潜能的世界散落在银河系中,我们在这个宇宙中并不是孤独的存在着。当我们真的遇上智能生命形态,我们会想和他们交流,这意味着我们对他们的认知状况要有基本了解。但对于绝大多数研究单细胞生物的天文生物学家来说,通过雷达是看不到外星智能的。

“我很难聚集起一组对这一主题有着深刻思考的人,” Shostark 说到,“当然,有人考虑过交流策略,但几乎没人考虑过外星智能的本质。”Shostar 的论文是最早着手研究这一主题的论文之一。 “他们的大脑如何接收并处理信息?他们的目标和激励因素是什么?这些有关他们认知功能的一切都可能与我们自身的原理差别迥异,” Schneider告诉我,“宇宙生物学家需要着手思考不同认知模式的可能性。”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超级人工智能。“这与单纯的人工智能有着一个重要区别,” Schneider告诉我,“我不是说我们将在外太空遇见IBM的处理器。不过几乎可以断言,这种智能的复杂程度将远远超出人类的理解能力。”

其原因主要与时间尺度有关。首先,当我们谈到外星智能时,存在一个Schneider说的“窄窗观察”。这个概念是指,当任何一个社会文明学会传送无线电信号时,他们大概距离提升自身的生物性只有一步之遥。而Ray Kurzweil宣扬人类自己的“后生物未来”即将来临。

Shostak认为,当一个文明发明了无线电之后,他们就会在10年内发明电脑,然后很有可能只需要50-100年就能发明出人工智能。在这种情况下,柔软、粘糊的大脑会成为一种过时的智能模式。

Schneider提到了新兴、但发展迅速的脑机接口技术,包括DARPA最新的ElectRX神经元植入计划,这足以表明我们人体自身的奇点即将到来。Schneider预测,最终我们不仅借助技术改进我们的大脑,而且会利用合成硬件实现全身义体化(赛博格,即机器和人身的混合体)。

“到我们能真正遇到其他智能时,大部分人类已经将他们的大脑大幅提升了。” Schneider说。

围绕Schneider关于超级人工智能的推理——太空中其他地域的大多数无线电文明可能比我们早上千百万年,这跟天文学家们反复推导的情况相一致。

“你能够非常直接的得出这个结论,” Shostak说,“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能接收到信号都来自于至少和我们一样先进的文明,现在我们可以保守的说,平均每个文明将使用无线电技术10000年。单纯从概率的角度来看,遇到一个比我们更加古老的社会的可能性非常大。”

当然,我们也可以谦卑的认为,和宇宙中的其他物种相比,我们的智力或许就像银河系中的甲壳类幼虫一般。但是,尽管他们拥有出众的处理能力,但有一样认知的基础要素是这些星际邻居可能欠缺的:那就是意识。

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Schneider写到,对于是否所有的人工智能都能具有自我意识这个议题,评审委员会还不确定。简单来说,我们目前对意识的神经学基础和原理还知之甚少,因此几乎无法预测哪些要素能够被人工复制。

“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能够证明一个超级人工智能不能拥有意识,但重点在于如何界定这种可能性。” Schneider说。

Schneider仍然认为“被创造出来的生命压根儿无法拥有意识”这种断言正在节节败退。

“我相信大脑是天生就会计算的,我们已经有了描述意识各部分的计算理论,包括工作记忆和注意力,” Schneider说,“关于有计算性的大脑,没有任何好的论据表明,硅,而非碳,不能成为优质的承载意识体验的媒介。”

我希望她是对的。毕竟,如果布满银河系的是那些没有灵魂的超级计算机,而不是那些有自省能力的WALL-E般的物种,会更令我们感到毛骨悚然。

“这超级恐怖,” Schneider表示同意。事实上,Schneider,这个写了大量关于大脑上传主题的人,强调人类应该深刻的反思这种认知增强的潜在后果。

存在拥有超级人工智能的外星人这一想法还只是猜测,虽然这确实只是猜测,但并不意味着这一观点不值得考虑。事实上,开拓有关外星智能的视野或许能帮助我们更好的定义生命在宇宙中走过的印迹。Shostak告诉我:“我们对一些星系已经做了针对性观测,这些星系里可能存在行星,上面有可供呼吸的大气、海洋等等;但是如果宇宙中的主要文明是人工智能,那么他们真的非得生活在一个拥有海洋的行星上吗?”

想象一下,那些我们在传统思维认为的宜居世界将变的不再适合更加高级的外星生命,这会令人兴奋,但这看起来只是Shostak的推论。

Shostak接着说到,所有的人工生命形式都需要原材料,他们可能在太空深处,漂浮在星球附近,或者位于某个星系中央依靠黑洞提供能量。”(最后一种想法已经在很多科幻小说中有了大量描写,其中包括Greg Bear和Gregory Benford的作品)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可能无处不在。

最后一个问题:外星超级人工智能如何看待人类?我们的宇宙伙伴只不过是将人类看作一种易燃的生物燃料?还是他们也在远处观望我们,遵守着互不干涉的Trek-esque星际条约?Schneider对此也表示疑惑。事实上,她认为外星的超级人工智能并不关心人类的存在。

“如果他们对人类感兴趣,我们很可能就不会在这里了,” Schneider说,“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的目标与动机与我们截然不同,他们不会想联系我们。”

对此,霍金发表一个广为人知并截然相反的观点,他认为,”先进的外星人可能演变为宇宙游民,正寻找能提供资源的星球殖民地,所有与外星人接触的努力,都可能会导致人类自身的灭亡“。

Shostak则表示,“我不得不同意Susan有关外星人对人类不感兴趣的观点,作为生物形态,我们太低级,太无关紧要了。 打个比方,你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去和金鱼一起读书。换言之,你也不会花费心思去杀死一条金鱼。”

因此,如果我们想遇见我们的银河同伴,或许我们应该持之以恒的去寻找他们。这可能将花费千百万年,但与此同时,我们能将自身的智力提升到可以与之同场竞技的水平。这项伟大的事业就像是我们的新年礼物,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外星机器人在赋予我们以能量,来帮助人类从可能发生的世界灾难中抽身而出。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