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盘后面到底是谁?无人驾驶汽车识别指南

迎面开来一辆车,如何判断它是有人还是无人驾驶呢?你在赌场输光钱时,如何判断你的对手是人还是机器人?

莎士比亚许多戏剧的情节都依赖于认错了人。在《第十二夜》中, Viola乔装成一个男孩,被她双胞胎兄弟Sebastian认错,将一段本来就很复杂的三角恋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别忘了,那时候的戏剧,女孩子都是由男孩扮演的。所以,这场戏中,一个男孩扮演了一个乔装成男孩、并被她兄弟错认的女孩。很晕吧?

所以,毫不惊讶的是,戏剧通常以悲剧或喜剧结尾,或二者兼有。

当然了,莎士比亚从古希腊借鉴来了「认错人」的戏剧性。但是,弄错人的身份,也可能会为当代的数字生活带来麻烦。比如说,到底是谁在驾驶汽车?机器,还是人?

方向盘后到底是谁?

最近,这样的危险已经浮现出来了。沃尔沃将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的高速公路试验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这是南半球第一场同类测试。

南澳大利亚的法律为此做出了改变,允许交通部长批准这样的试验。但是,这些法律更改并未要求自动驾驶汽车将它们自己与有人驾驶的汽车做出区分。

如果科技很发达,很容易定位,那这不是一个问题。但是,目前的状况是,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汽车,可能正在无人驾驶。

实际上,如果你有最新版的Tesla S,你只需要在互联网上更新一下软件,就可以把它调成自动驾驶模式——至少在高速路上可以。

那么,自动驾驶汽车是否需要装上特别的标志或闪光灯,来防止它们被错认为有人驾驶汽车呢?

实际上,初学驾驶的新手司机就是这么做的。而目前的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其实也是正在学习的新手。

大众必须要知道哪些汽车是无人驾驶,原因有很多。

谷歌在加州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出现了几十个小事故。大部分事故中,它们都是被人类司机追尾。谷歌认为,这些人才应该负责任。

但是我怀疑,某些事故的发生,可能是因为谷歌汽车对法律遵守得过于死板,以至于刹车太猛,停得太快,让后面的人来不及反应。

在十字路口,自动驾驶汽车会很挣扎,而人类只需要一点微妙的身体语言或眼神接触就能决定谁先走。

也许某一天,自动驾驶汽车会比人类开得好。那时候,我们会希望它们能认出有人驾驶的汽车。

图灵红旗法

历史上有类似的先驱。《英国1865年机动车法案》要求,在这种新近流行起来的「自我推进机器」前方60码(约55米)处,必须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一面红旗。

这也许有一点太限制了。但是,出发点是好的——为了保护社会不受新科技的伤害,尤其是在变革的时期。

受到这些历史先驱的启发,我认为,我们应该制定法律来防止自动驾驶系统被误认为是人类。为了纪念阿兰·图灵对人工智能(AI)的贡献,我打算称之为《图灵红旗法》。

图灵最有创意的贡献之一,就是图灵测试,目的是测试一个计算机是否会被误认为是人类。如果它被误认了,图灵认为它就具备了真正的人工智能。

而我提出的《图灵红旗法》要求自动驾驶系统在设计时,避免被误认为是人在控制的。

这样的法律还可以用在其他领域。比如说,苹果公司刚刚公布了财报。几分钟之后,美联社就发布了一条报道,开头是:

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苹果公司(AAPL)于周二公布,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80.2亿美元。这家坐落于加州库比蒂诺的公司说,它每股利润为3.06美元。这个结果超过了华尔街的预期……

读着读着,你会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个故事是由机器写作软件Automated Insights生成的。是的,这是一个计算机写的报道,而不是一个记者,它非常全面地报道了苹果公司的财报。

未来的《图灵红旗法》会要求,机器生成的文章必须向读者标明它是由机器而非人类写作的。是的,在你发问之前,就应该告诉你。

同样的,《图灵红旗法》还会要求,赌场里的扑克机器人在拿走你的钱之前必须告知你,它是机器而不是人。还有,在约会场所向你调情的聊天机器人,必须提前告诉你它不是一个人。

这样,我们就能识别出与我们打交道的到底是人还是机器,并把「认错人」的问题留给莎士比亚和游吟诗人,从而继续我们安全的现代生活。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