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Eximchain: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区块链平台

机器之心专访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区块链平台的Eximchain。

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创新与创业论坛(简称 MIT-CHIEF) 是美东地区最大的创新创业平台,汇集了美国最尖端的人才和项目,融合了中国和美国的各项优势资源。在刚刚过去的七月里,十六支涵盖医疗健康,新能源,教育及金融等领域的创业团队和 MIT-CHIEF 一起,走访了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四大城市和与其相关的创业合作基地,与当地的政府,企事业单位代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与交流。机器之心有幸采访到了其中的十一支团队,这是该系列采访的第三篇。

Eximchain 是这次中国行中为数不多的金融创新类的团队。Eximchain 由来自于麻省理工和布朗大学的团队组成,旨在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经济实用贸易融资产品。Eximchain 将中小企业与机构投资者对接,降低服务门槛,确保信用安全,利用区块链平台为出口商提供价格低廉的供应链金融产品,缩短收款时间,为进口商提供更长的账期。

Synced: 刘希,你好!能否简单的和机器之心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和你的团队?

刘希:大家好,我是 Eximchain 的 CCO 刘希,在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读的本科。毕业后在瑞士银行工作六年半,北京 2 年半,香港 1 年,新加坡 2 年半,现在在 MIT 商学院。我们现在的团队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大家在一起会讲十种不同国家的语言。背景很不同,来自欧洲,中东,美国和中国,非常多元。

Synced: 你们的团队主要是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经济实用贸易融资产品的区块链平台。能不能分享一下当初组建团队创业的契机?

刘希:我的合伙人,CEO 是 MIT Sloan 商学院的师兄。他是土耳其人,家里本身是做进出口生意。我们都非常认可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特别是进出口贸易领域的趋势,目前还没有人能在中美贸易领域做到真正落地。正因为这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能把这件事情在中美贸易领域落到实地的团队。

Synced: 既然你也说道这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我相信在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你认为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刘希:挑战非常多。首先就是团队建设方面。我当时可以选择一个中国的团队,这样在交流饮食上都比较容易。但是,我最终还是选了一个团队背景多样化的团队。因为在我看来,做跨国进出口贸易的事情,需要多样化的团队来事先。正因为如此,早期的沟通成本非常得多,我需要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情况是这样。如果我们发展客户,在美国可以这样做,但是在中国不能这样做。而且外国人给的反馈比较直接,会用建议的方式提出来,中国人说话比较委婉。大家沟通的方式不同,一开始沟通会有磨合的阶段。第二点就是,我们是学校出来的团队,涉及到团队转换的问题,

以及新团队招聘和融合的过程,怎样组建团队适合跨国的背景,能让各种风格的人在我们团队发挥他的作用。在克服这些困难后,会有很大的成就感。现在我的合伙人常常调侃说自己是在土耳其用微信用的最好的土耳其人。经过沟通,在中国的一些事情上,他也更加放心的交给我做。

Synced: 现在团队只有四个人,会考虑继续扩张么?下一步的团队规划是怎样的?

刘希:我们现在在硅谷,刚入选美国西海岸 Plug and Play 的 Fin Tech (北加州硅谷企业孵化器,参与初始孵化并投资了著名的 Paypal,Dropbox,Google 等),它每年从全球 1000 家互联网金融公司选出来 25 到 30 家。我们希望能在硅谷招到能跟我们团队一起工作三个月的技术人员,最近也刚招了一个新的技术顾问。我们觉得中国这边是很大的一个市场,所以接下来希望团队中能加强中美贸易中中国方面的背景,以后会招更多这样的人。

Synced: 这次你作为你们团队的代表参加了 MIT-CHIEF 的中国行活动。四个城市的活动参与下来,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收获?

刘希:我认为收获分为个人和专业两方面。如果没有这个平台,我完全不知道我该如何获得那么多关注。我们现在在谈的合作伙伴,客户还有投资人,都是我通过这一个活动积累下来的。我在中国行之后一直跟进活动中建立的联系。虽然行程每个城市只有两三天,但每个城市都留下了很多后续可以挖掘的东西。所以后来,我在深圳又多呆了一周,我目前人在北京,我下周还要再去上海,和嘉定区政府人员去联系当地的中小型企业,去看有没有需求。这次的中国行活动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有非常直接的推动。当时来这个活动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我们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没想到得到这么多关注。从个人的角度,我在华人的创业圈里和大家互相培养了感情,我回来后,收到了我们初创团队成员的介绍,比如帮我招人,帮我找律师,给我提供建议,我们每天互相都会保持个人的交流,这是个人非常大的收获。因为我们创业者都是希望把创业作为职业和人生目标来奋斗的人,不管现在我们做的事情有没有交集,但以后大家会在不同专业和个人领域有合作,所以我这是中国行也算是大家结识的一个起点。

Synced:在这次的中国行里面,哪个城市给你的印象最深刻?

刘希:每个城市偏重不同。作为初创公司,要在看似没有资源的情况下挖到资源。我从每个城市收获的角度都不同。在上海,有可能会建区块链园区,所以地方政府给我们绿灯,希望我们能过去,还会带我们见客户。在成都,我一开始觉得没什么突破,反而我在成都签了第一个中国行客户意向书,因为他们在中国有一个企业要转型,需要一个新的转变,中小企业需要专业的服务来帮助他们,尤其是在贸易融资这一块,在成都拿到了一个意向客户。在深圳和北京,现在有投资人的意向现在在谈。虽然每个城市的特色不一样,只要创业者在里面深挖,还是能找到其中能用的资源和在中国的落地点。这个是需要我们做一个选择的。一开始我们可能会选一个沿海城市作为我们在中国的办公室,因为沿海城市的贸易量还是最多的,政策支持方面也可能是比较多的。

Synced: 结合这次中国行的经历,你们认为国内外的创业氛围有没有什么差异?

刘希:我觉得差异还是蛮多的。首先,从大环境来说,美国的环境没有中国好,现在在美国不是很好融资。大环境上,中国从资金和政策方面都还是比较支持初创型公司的。第二,在中国大家都会问壁垒是什么,大的机构会不会超过你。这里是更大的资本市场,寡头在中国会有更加垄断的地位,在中国大的平台会做很多事情。在美国,即使是很大的上市公司,即使是有延伸的业务,它也只在它的领域做这个业务,很少能看到像阿里巴巴这样纵向横向发展的公司。我觉得这个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就是,它会迫使你去想为什么寡头公司没有办法去做,为什么我做的方法是很精的,迫使你去想这些事情。你会觉得有阴影在你头上,就是有一个大的机构虽然现在和你做的完全不一样,但是它有资本,有平台,有势力,可能有一天会很快超过你。

Synced: 你们是一个金融创新的团队,可能很多读者对于区块链这个概念并不是很熟悉。能否介绍一下你们的区块链技术具体是如何支持贸易融资平台的商业模型?

刘希:区块链有几个本质:去中心,去信任,电子化,加密原则,有时间戳的,是协作式的电子合作平台。概括来说就是由共识能触发的活动(consensus-driven)。国际贸易在信用担保这块其实就是一个出口商把交传单给银行,给银行验证后,几方经过验证的模式,出口商才能付款。这个模式从国际贸易一开始起,就是非常纸质的繁重工作。也是由于纸质的限制,全球每年大概有 3500 亿美金的贸易融资需求没法得到满足。我们觉得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于是我们先着手解决其中的一部分。现在双方有条件的达成合约,或者根据某种条件,某一方才会获得付款或者获得担保,只要是这样的工作我们都可以用区块链将其电子化。因为区块链可以做智能合同(smart contract),可以在你设定的条件下,通过电子的方式自动实现交易。具体来说,我们开始第一步就建立一个电子平台,为中小型企业实现进出口信用担保的服务。现在我们能实现将纸质的平台和手工达成一致的方式,将其电子化自动化,将交易记录存储在区块链上。我们第一步并不是用区块链来驱动交易,只是先做电子的合同成交,然后和平台上的担保机构也进行电子化的沟通。所有的结果通过电子加密的方式存储在区块链上,这是我们第一步想做的事情。这样一来,我们能帮出口商节省现在货款时间的 90%,帮进口商能节省贸易融资费用的 20%-50%,帮平台机构投资者实现每年 3%-9% 的风险收益套利。我们希望把进出口商还有机构投资者在我们的平台上实现这些功能,能节省时间和金钱;在未来 3-5 年,等国际市场对国际货币的接受程度更高之后,我们才会在我们的平台上实现用电子货币的交易。在未来十年之内,实现金流,物流,信息流三流的统一。在这个链上,每个人都贡献一部分信息,你可以得到一个人的完整生态系统,这是一个愿景。我们第一步先是帮客户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Synced:怎样实现的节省最多 50% 的交易费用和 90% 的交易时间?能不能结合案例和我们说明一下?

刘希:打个比方,中国北京有一个公司 A 想卖玩具车给美国人,但他们之间互相不信任。为了保证公司 A 的利益,目前国际上的做法是用信用证的方法,就是银行承担进口商的信用风险,给公司 A 开一张信用证。只要公司 A 把玩具车运出去,装船出海后就会有一个装船单。银行确认装船单与合同中的描述一样后,就会打钱给公司 A。之后,银行再与美国的进口商进行结算。信用证有不可撤销的信用证,这种信用证一旦双方成交了,出口商一定会获得货款的,是不可撤销的。出口商还可以拿信用证在本地来做信用打包贷款,用来生产玩具车。进口商可以在货抵之后,请求银行给予延期付款。银行在开信用证的时候,银行不需要垫资的,只是给出口商一个保证,几个月后货装了船我会给你付款。由于银行的人工成本很高,需要手工进行核查,银行会收取货值 1%-2% 的费用。从国际平均标准来讲,出口商是在装船后 20 天才能获得付款,这就是供应链的金融成本,出口商需要在本地找其他的钱来弥补这期间的空缺。而且现在只有国际一线银行才能提供这样的服务。公司 A 会找中国的一家银行去要钱,中国这家银行会找美国的另一家银行要钱,中国的银行也担心美国的银行倒闭没法要到钱。这样传统的体系,加上手工纸质的方式,造成现在系统门槛高,费用贵,流程复杂,时间慢。

Synced: 你们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经济适用的贸易融资产品,并且主要关注与机构投资者的对接。为什么没有选择这两年特别火爆的区块链结合 P2P 融资平台概念,而选择了机构投资者平台?相对 P2P,你们在机构投资者这个领域的优势是什么?使用区块链技术是如何增加你们在这个领域的优势的?

刘希:首先,之所以做中小型企业贸易融资,是因为国企没有这个需求的,国企可以不花钱去找银行开信用担保产品。而中小企业没有这个途径,而且中小企业在中国的信用数据基本没有。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在我们平台能建立起来可信的中小企业的交易记录和信用数据库。我们目前做的是中国出口美国进口,目前中国中小企业风险我们还不可控,所以我们在做美国进口这块儿一开始会和美国对冲基金或银行合作。如果我们的信息是存在一个本地服务区域上,这些数据对于这些美国大型银行来说不具有可信性;如果是存储在公共的区块链上,他们会信任这些数据。所以,我们要解决的就是信用问题。之所以不用 P2P,而是要做进出口是因为世界上还没有一家能将跨国的区块链平台落到实地的。现在中国,用区块链做本土供应链的,已经有二三十家了。但是我们团队能在中国和美国同时推动这件事情,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想做发展中国家出口,发达国家进口的贸易融资,保证发展中国家企业的利益。另外,由于中型企业货值每年的流水有上亿人民币的,他们更希望用到信用担保,从这一点来看,P2P 的资金并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Synced: 一般生成信用记录都需要有一定的交易历史才可以达成,在产品初期,入驻的中小企业往往交易并不频繁,对于这种情况,你们是如何保证信用记录的有效性的?

刘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做中国出口,美国进口。因为在存在风险的情况下, 信用担保更需要进口商的信用记录,并不需要中国中小企业的信用数据,信用担保保护的是出口商的风险。银行承担的是进口商的风险,因为进口商跑了,就不会付钱给银行了,而这方面美国进口商的信用记录是很多的。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平台,积累足够多的中小出口商的交易记录。试想平台建立起来后,比如十年数据的积累,之后很多国内的企业也会作为进口商进口国外的原材料进行加工,而在平台上积累的这些数据可以作为他们获得信用产品或者贷款的信用记录。区块链会把金流,信息流,物流都会放到一起,我们之后会做成智能合同(smart contract)。比如在集装箱里放一个感应器,一路可以追踪货物的走向,跟踪货物的湿度,密度等等。一旦感应器发现货物有异常情况,这个货款就可能并不会付给进口商。而这些是传统的国际贸易系统无法解决的,但将来很可能通过区域链来解决。

Synced:对进出口贸易来说,可能有不同的政府,供应商,企事业机构的合作和协调。你们要构建一个通过区块链管理进出口商的身份和交易的平台,协助各方面整更加高效地进行国际进出口交易的全流程,在全流程中,你认为哪个环节会是最难协调的?

刘希:在美国得到大企业的支持,在中国得到政府的支持,都是比较重要的。跨国贸易涉及到两个国家的问题,如果能有本土的支持,是最好的。举个例子,overstock.com 这个网站就是做尾单。这个网站物美价廉,质量高, 因为收的东西都是出口的产品,质量比较好。在美国黄金时段都有这家公司的广告。比如中国的一家出口商多生产了 1000 个纽扣,overstock.com 可能会把这个尾单收了。这个网站大概和中国 1000 家供应商有联系,每年的交易额大概是 80 亿美金。他的 CEO 找我们希望他的平台能用我们的服务。他是我们谈的第一个比较好的意向客户。而且是一下子就给我们拉来了 1000 个客户。这也坚定了我们确认这个事情是有需求的,是可以做成的。

Synced: 感谢你和我们分享了这么多区块链方面的经验和实践案例。最后,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Eximchain 接下来五年的发展规划?

刘希:希望今年年底有客户在我们的平台上有完整的交易,真正落实地服务到我们现在手头的客户。未来 3-5 年,我们希望能在平台上积累起来中国中小进出口企业的数据。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家把中美贸易、进出口融资落到实处的公司。我们希望能持续服务客户,使大家想到信用数据都会来我们这个平台。希望服务更多的客户,产生规模效应,让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对我们感兴趣。

Synced: 好的,谢谢!采访最后是我们 Synced Talk 的固定快问快答环节。每一期我们都有固定的主题,这一期我们的主题是大数据。那么这里有三个问题,请你根据直观感受作答。第一,你认为,大数据对于现代社会最有用的助力在哪个方面?

刘希:我个人认为,大数据在医疗健康方面会实现更大社会价值。比如在美国 FDA 批新药,临床测试需要非常多的数据。目前新药的测试从数据采集到数据分析的方面有非常多不合理的地方。而大数据可以把这个过程系统化,产生非常大的社会价值。

Synced: 大数据时代, 如何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你觉得哪些人能拥有获取数据的权利?

刘希:这个我觉得很难保证。全球每个人的信息安全可能都会受到威胁,虽然 Google 保证内部有控制个人信息安全的系统。就拿我熟悉的领域来说,银行就很不安全,银行系统有很多漏洞,很难把每个漏洞都补上。银行也常常受到黑客攻击。现在来看就是让银行之间联合起来,共享黑客攻击信息,防止同一黑客手段反复入侵多家银行。

Synced:你认为当代社会对于大数据这个概念是否夸大其词?

刘希:大数据目前是比较火的。这个现象很正常,我也理解。比如一件事情做的好不好,很难去衡量。但至少,大数据可以让我们用数据说话,这点是大数据客观的地方。

Synced : 谢谢!也希望你们在中国的推广和落地一切顺利!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jiqizhixin.com  ,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