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O状告CEO,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上演宫斗戏

Hyperloop One 内部的这一次法律纠纷不仅涉及到常见的利益分配问题,甚至还涉及到挪用公款和暴力威胁的指控,这必将影响到该公司的后期发展。

Brogan BamBrogan 在洛杉矶市中心的 Hyperloop One 总部

通过管道以超音速进行旅行的可能性突然变小了!

正在努力实现 Elon Musk 提出的这种交通系统的排头兵 Hyperloop One 公司的领导层出现了内讧,他们开始做硅谷人早已司空见惯的事:相互起诉。其具体细节涉及到怀疑拿过多的钱给未婚妻买东西、曾经试图「政变」和绞索。

Hyperloop One 的联合创始人兼 CTO Brogan BamBrogan已经离职,并起诉该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 Shervin Pishevar 违反信托义务(fiduciary duty)、违反劳动法、非法解雇、违反合同、诽谤、精神伤害和人身攻击。这一严重的打击可能会吓跑至关重要的投资者,从而使该公司变革交通的目标变得更为艰难。

超级高铁至少在理论上并不是科幻的白日梦想。其所依赖的工程技术基本上是健全的。「问题在于,它在资本、运营和安全的角度有竞争力吗?」田纳西大学交通研究中心主任 David Clarke 在五月份曾这样说道。

换句话说,超级高铁能从现有的交通方法上把客户赢取过来吗?要实现这一目标,首先需要数十亿美元的交通基础设施、解决安全方面的问题、并且还要为客户提供有竞争力的票价。更何况这家企业现在已经陷入了内战之中。

这一内战必将走向混乱。BamBrogan 及其同事 Knut Sauer、David Pendergast 和 William Mulholland 说该公司领导人「建立了一个充斥着裙带关系的专制管理文化,并且还浪费了公司宝贵的现金。」这一诉讼的被告为 Shevin Pishevar、Afshin Pishevar、董事会成员 Joseph Lonsdale 和 CEO Rob Lloyd;原告声称 Shervin Pishevar 以公关工作的名义每月支付给其未婚妻 40,000 美元,并雇佣了其兄弟 Afshin 担任该公司的总顾问。据说他还曾叫高级工程师停止工作以便各种客人参观他们的办公室——其中包括一位夜总会的门卫——以及操纵股票期权从员工身上占便宜。

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超级高铁。超级高铁是一种超距离高速交通系统,最早由特斯拉和 SpaceX 的 CEO Elon Musk 在 2012 年公之于众。通过大型的管道系统(地上或地下),运载了货物或乘客的豆荚舱(尺寸待定)可以在几近真空的环境中前进。这极大的减少了空气阻力,而且豆荚舱还可以悬浮在管道内壁之上,从而基本上避免了几乎所有的摩擦。其速度可以达到 700 英里/小时(约 1100 km/h)甚至更高,30 分钟就能从洛杉矶到达旧金山——另外的选择只有昂贵的航空或长达一天的公路跋涉。详细介绍可参阅机器之心之前的深度报道《超级高铁 Hyperloop 明日测试,变革人类交通方式指日可待》。

根据诉讼文件,在原告和其他 7 名员工写信投诉了「滥用公司资源和浪费企业财产」之后,Afshin Pishevar 在 BamBrogan 的桌子上放了一条绞索。该备案文件中还包含一张监控摄像头拍下的一个男人的照片,他显然是 Pishevar,正拿着绳子穿过办公室。

该诉讼称那天晚些时候 Hyperloop One 解雇了 Pendergast(在他的妻子和孩子面前)、对 Sauer 降职(他随后辞职了)并要求 BamBrogan 离开一段时间。

BamBrogan 在帮助创立该公司之前曾在 SpaceX 设计火箭引擎和太空舱隔热罩,他在「身体暴力和降级的威胁下」选择了辞职。Mulholland 也一起辞职了。

监控摄像头拍下的图像:显然是 Pishevar 本人拿着一条绳子穿过办公室。BamBrogan 声称在投诉了公司的运营方式之后在自己的桌子上发现了一段绞索。

Hyperloop One 已经进行了还击。该公司聘请的 Gibson Dunn 公司的律师 Orin Snyder 在一份声明中称这起诉讼是「不幸和妄想(unfortunate and delusional)」,并称原告「试图发动政变而失败了」,还承诺会采取「迅速和有效的法律措施」。(作为对这一还击的回应,原告的律师 Justin Berger 称这份声明「长于修饰,短于事实」。)

但不用管律师说的。不管这些西装革履的人说了什么,对于 Hyperloop 而言都是坏消息——而且不只是因为该公司失去了有口才的销售员和天才工程师 BamBrogan。

2000 年《Understanding Silicon Valley: The Anatomy of an Entrepreneurial Region(理解硅谷:一个创业区的剖析)》一书的编辑 Martin Kenney 说:「看起来该公司陷入了麻烦之中。」创始人之间的战争本身并不是失败的预兆:苹果、Facebook 和微软都在早期领导者出走之后实现了巨大的成功。特斯拉汽车公司在 Elon Musk 从创始人 Martin Eberhard 那里夺取了控制权之后才实现腾飞。

但 Hyperloop One的案例很奇怪,竟带有给情妇支付过多的钱和暴力威胁的指控。Kenney 说:「你能够猜测这里面可能存在相当严重的问题。」因为打造一个能够实现盈利的超级高铁将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CEO Lloyd 给出的一个估计是双向轨道每英里 1000 万美元,而且这很有可能是个乐观的估计。

Hyperloop One 在五月份的 B 轮中融资了 8000 万美元。但现在,投资者不仅必须要考虑从私人资助的、未经证实的运输方式中赚钱的难度,而且还要担心这家公司在花他们的钱的时候是否负责。

本文选自:Wired,作者:ALEX DAVIES,机器之心编译;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