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云集的人工智能市场,小创业公司该如何突围?

没有大数据,小公司正在通过速度和专注寻找在人工智能领域取胜的方式。最终我们可能会发现,真正做大做强的可能正是这些创业的小公司。

现今,几乎每一家大的科技公司都提供了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数字助手服务。苹果拥有 Siri,Facebook 有 M,微软有Cortana,亚马逊有 Alexa,谷歌拥有谷歌(暗示整个谷歌都是基于人工智能的)。这类服务的成功应用严重依赖于这些巨头们所拥有和支配的海量数据,以及他们庞大的用来处理数据、理解用户查询和实时响应的计算资源。

这样的现实引发出一个明显的问题:在这些巨头面前,没有充足服务器机群和客户基础的创业公司们如何去竞争?

如 Hound 和 Viv 般的公司,它们希望开发独立的应用供用户使用,取代他们手机里嵌入到系统里的智能助手。X.ai、Ozlo、EasilyDo 和 Julie Desk 这样的公司则试图专注于某些特定的任务来构建一个生态圈,例如安排日程或管理收件箱。这些创业公司在它们起步时具备某些优势,这主要得益于进入这个产业的诸多障碍已经被清除。

创业公司,因为专注所以取胜

Anant Jhingran 现任 Apigee 公司的 CTO,他曾是IBM的前副总裁,领导了 Watson 背后的一个开发团队。他说:「我对独立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前景感到非常乐观。」

Jhingran 表示,各类 API 和开源工具意味着初创公司不必花费大量的资源在类似于自然语言处理或者图像识别这样的事情上。计算资源可以相对廉价地从类似于亚马逊、谷歌这样的公司进行租借。初创公司真正面临的巨大困境是他们无法吸引并且支付得起优秀的人才,毕竟如今那些优秀的学生们可以轻易在大公司找到他们想要的工作。但是 Jhingran 还是认为:「与那些没被大公司雇佣的人才相比,被大公司招揽的只是少数人。」

X.ai 就是一家从如今的形势下受益的初创公司。这家公司创立于 2014 年,它开发了一款智能助手(叫做「Amy Ingram」)通过邮件帮助两个人安排约见日程。Amy 依托于Amazon Web services 作为其计算资源。拥有 60 位员工的 X.ai 的团队就不必从头开始解决自然语言理解问题。他们开发的人工智能产品使用了自然语言处理的诸多技术,这些技术在之前已经被学术界和工业界开发出来并推广开来。

X.ai 并不像谷歌拥有 GMail 数据一样,有数以亿记的消息训练 Amy 的算法。但是使用人工智能来安排日程的问题在之前并没有被他人花费大力去很好地解决,就是因为所谓的「没有数据的问题」。正是这样的原因才使得X.ai 找到了它的优势所在,尽管它也需要从零开始。

不要把数据一股脑乱扔

Dennis Mortensen 是 X.ai 的联合创始人和 CEO,他指出:「在没有数据的背景下,这样的竞争要公平得多。这也就是我们能够在没有 Gmail 的情况下在日程安排领域具备竞争力的原因。一个更好的例子是,在自动驾驶领域,谷歌在只有 60 辆试验车的情况下,也可以同通用汽车这样拥有几百万辆带有传感器的真实汽车数据的领域内巨头进行竞争。」

创业公司也认为他们可以通过专注于某一领域来取胜。大公司有太多的更高优先级的事情需要关注,以致于无法关注于类似日程安排这样的相对窄的领域。X.ai 在过去两年内配置了 60 人专注于这个问题,这样的投入得到的是在同样时间内比大公司推出的经过更多的打磨的产品。

EasilyDo 是一家开发智能助手的公司,它的产品试图解决从管理你的邮件到更新航班信息到快递信息等方方面面的事务。它的 CEO 和创始人 Mikael Berner 也同意专注会带来力量。他说道:「你不能把世界上的所有数据都扔给同一个东西。」对于像X.ai 这样的创业公司而言似乎形势还不错,因为它们的目标正是谷歌、Facebook 这样的巨头们不视为目标的领域。

而 EasilyDo 却陷入了不同的情形:智能助手领域早已经被巨头们涉足。比如面对航班信息问题时,谷歌同样能从邮件中收集到出发时间或航班推迟的信息,并把它们更新并展示在 Gmail 和 Google Now 中。EasilyDo 做了几乎同样的事情——通过它的 App 或者弹出提醒提醒用户航班的延误和推迟信息。

人工智能的训练需要人的帮助,至少目前需要

Berner 说:「谷歌拥有比我们多得多的邮件数据。」但是他仍然看到了大量的在某些特定领域击败这些巨头们的机会。他指出,比起谷歌,EasilyDo 能在邮件里识别出更多的旅游公司,覆盖了所有旅游公司的 98% ,以及 100% 的顶尖旅游公司。谷歌拒绝就此提供评论。

但是谷歌还是可以识别出大多数重要的旅行邮件,包括从美国达美航空和美国西南航空这样的大型航空公司和Expedia 与 Orbitz 这样的旅游公司收集到的信息。创业公司在某个谷歌这样的巨头已经做得足够好的领域取得少量领先真的很重要吗?这可能取决于创业公司所选的领域、用户体验的质量以及一个独立的人工智能应用所可以提供的不同功能。(举例而言,EasilyDo 可以管理你的收件箱、整理账单和收支以及提供旅行帮助等。)

Charles Jolley 是 Ozlo 的 CEO 和联合创始人,他之前在 Facebook 领导一款移动端的产品的开发。他说道:「在不同的系统之间会有很大的空间。」Ozlo 是一款智能助手产品,它并不执行具体的任务,而是提供 Jolley 所说的针对于某个特定领域的「专家意见」——产品推荐。目前 Ozlo 仍处在测试阶段,只能提供关于餐厅的建议,但是 Jolley 指出它可以学习任一领域。Jolley 认为在将来我们每个人都会使用多种的各类智能助手,有的用于工作、有的用于私人生活、也有的能提供建议。「这就是我们与大公司区别的地方,提供他们不关注的、不在他们规划路线图中的各类服务。」

专注于一个垂直领域是比提供一个类似于 Siri 的产品显得更富有成效的一条道路。X.ai 的 Mortensen 说:「任何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与横向的人工智能产品竞争时都会经历一个困难的时期,尤其是对以 Siri、Alexa 和 Cortana 为代表的这类广义形式上的助手而言。这主要是由于创业公司面对着资源分配上的挑战。所以,我同意我们(创业公司)需要专注于高度垂直化的人工智能产品。我们只需要做一件事,并且把这件事做好。」

Viv 的速度似乎比其竞争对手快很多

创业公司提供的独立于巨头之外的个人助手还有其他优势。Steve Chambers 是 Jibo 的 CEO ,同时还是在Nuance 公司工作过 16 年的老兵(作为语音预测部门的 VP)。他认同小公司可以通过专注于一个比较窄的领域来竞争。但是小公司也可以通过开发领先的先进技术来使得他们的产品获取优势。

Chambers 说:「在较高的层面上,一般而言,一家公司要么开发基于规则的自然语言理解,要么开发统计衍生和推动的自然语言理解,或者是二者的结合。」在正常的英文领域,没有东西可以妨碍一家创业公司开发一种全新的能比巨头公司的人工智能产品更快更准确地处理数据的人工智能方法,并最终为人们提供一款更为有用的产品。基于此,这可能给 Viv 或者 Hound 这样的更多的创业公司带来挑战大型竞争对手的机会。

在三月的 Disrupt NY 舞台上,Viv 公司 CEO 和联合创始人 Dag Kittlaus 演示了其公司尚未发布的智能助手,并且解释了他们的「动态程序生成」技术是如何让 Viv 比它的竞争者们更快地工作的。Dag Kittlaus 解释道,Viv 在计算机科学上取得的突破使它的人工智能产品可以基于自然语言的查询来生成程序,而不再需要工程师来为每一个领域人工编写代码。这应该可以让开发者更容易使用 Viv,并且让其开发平台更易扩展。

Kittlaus 在舞台上说:「这将改变程序员通过计算机工作的方式,因为他们不再需要一步一步教电脑该如何做、编写每一行代码。这是我们的科学部门提出的一项非常重要的计算机科学突破,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整个市场是全新的

Kittlaus 也试图把创业公司所能保持的中立立场作为其优势的一部分。如果一家像三星这样的公司想要在它下一代电视中嵌入一个智能助手,或者 Honeywell 想在它的调温器中加入类似的东西,这时一个小公司就会具备一个优势,因为它们处于类似于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构建的大规模广告网络和个人数据海绵之外。就好比苹果公司一直试图把隐私作为它在人工智能助手战争中的一个独特优势,类似于 Viv 这样的创业公司也可能可以从中受益——它可以提供给硬件合作伙伴和软件开发者一个能很好兼容消费者已经使用的主流云服务的系统。

对于整个产业来说,同样尚有未被涉足过的地方。我们至今还未从任何一家公司的个人助手或机器人中看到一款真正具有变革意义的产品,所有的主流人工智能助手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局限于回答简单的基本查询。大多数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还处在内部开发测试阶段。随着这一领域越来越拥挤,混乱恐怕在所难免——这些服务可能会相当让人困惑。但是,鉴于科技行业在这一领域的巨大利益,迟早会有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会突出重围。最终我们可能会发现,真正做大做强的正是这些创业的小公司。

本文选自:The Verge,作者:Alex Brokaw、Ben Popper;机器之心编译

©机器之心,最专业的前沿科技媒体和产业服务平台,每日提供优质产业资讯与深度思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或登录机器之心网站www.almosthuman.cn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