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之心专访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首支海外参赛团队

Robo Masters 2016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是国内首个激战类机器人竞技比赛,今年的总决赛将于2016年8月在"中国硅谷"深圳举行。

Synced Talk Plus 是机器之心全新推出的采访类栏目 Synced Talk 的延伸,旨在与不同领域的科研人员,创业者及科技初创团队进行深入对话,让读者从不同的侧面了解国内外优秀创业团队,峰会论坛及科技从业人员背后的故事。Science and You Now are ConnectED!

Robo Masters 2016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是国内首个激战类机器人竞技比赛,今年的总决赛将于2016年8月在"中国硅谷"深圳举行。和去年首届赛事不同,今年除了150 多所国内高校战队以外,还有首支来自海外的团队参赛 ,这就是来自美国西雅图地区的华盛顿大学 UW RoboMasters 团队。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 UW RoboMasters 团队成立于2015年十月,目前已有来自美国,中国,日本等不同背景的正式成员三十一名。针对这次比赛的具体要求,团队分为视觉组,控制组,嵌入式组,电力组和机械组五个大类。除工程组以外,还有三位管理团队成员,负责项目管理,宣传管理和采购管理。在大赛来临之际,机器之心有幸采访到团队发起人庞随,和另外两位团队组织成员夏诗雨,莫若愚。接下来,就请跟随机器之心一起去了解这支多元团队备战大赛的故事。

关于团队

Synced : 欢迎三位!请和机器之心的读者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庞随:大家好,我是团队发起人庞随。去年九月左右,得知第二届全国机器人大赛将扩大比赛规模,大疆创新也有意邀请一些国外的团队参加比赛。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这也是我们团队成立的一个初因。现在我在队伍中负责财务、管理、人员以及机器人的核心控制技术。

夏时语:大家好,我是团队下一届的队长夏时语,电子工程大三学生。我是机缘巧合地听到了庞随和一个朋友在实验室讨论机器人比赛的事情,我觉得很酷也很感兴趣,便加入了。我现在从事的是做项目管理和机械方面的一些工作。

莫若愚:我是计算机专业的大三学生,在团队中原本负责做设计相关的工作,后来觉得采购很有意思,所以现在也做一些采购。采购主要是根据我们的设计需要,去寻找各种硬件和软件,比如嵌入式电脑,零件,机器视觉的解决方案等。

Synced: 那现在团队除了三位以外,还有哪些成员呢?可不可以介绍一下团队的组成。

庞随:团队现在有31个人,每两个星期会集合一起针对比赛细节进行集体讨论整体说来,我们分为工程和行政两个部分。工程方面分为5个细分工程小队,相应地就有5个领队:机械、供电、电路、控制(中国领队)和机器视觉(中国领队)。除此之外,在行政方面,我们有宣传以及项目管理领队。宣传主要是和合作伙伴方面进行交流,项目洽谈等等。

Synced: 听说团队中有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背景的学生。

庞随:是的,我们的团队相对比较多元。现在的成员组成主要来自4个国家,1个韩国留学生,1个日本留学生,美国人和中国留学生各一半。美国人的组成也比较复杂,有欧裔,有泰裔,有混血等等。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机器人团队部分成员合影

Synced : 作为这样的跨文化的团队,在备赛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或者说这种多元的组成是挑战还是助力呢?

夏时语: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很多元的国家,所以无论是平常学习还是准备竞赛都无法避免地和其他国家的学生一起合作。我个人认为这并不会给备赛到来多大的不同。

莫若愚:我理解你说的障碍可能更多的是指文化交流方面的。可能因为我们本身是着重于技术领域的,所以平日很多的讨论或者争辩都是围绕技术本身。在这方面大家的目的都是希望最终的成品能更加完美,所以并不会有很大的冲突。

庞随:作为团队的发起人,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过一些磨合的问题,也有一些无法适应这种跨文化合作环境的同学选择离开。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留下来的同学都已然适应了,工作环境中我们一般用英文交流。虽然组建这个队伍的初衷是为了参加一个中国的比赛,但队伍中的人都是基于对于机器人设计的热爱走到一起的。

Synced:你觉得现在的团队人员分配和分工是否平衡?

庞随:目前为止,现有的团队的制造和开发发展还算比较平衡,但更侧重于顶层控制。

夏时语:是的。距离比赛还有一段时日,我们在这期间要提高机器人的机械,供电,和嵌入式系统的可靠性,并保持在控制算法,机器视觉算法,和同步定位与地图构建的投入。根据控制组毕业设计的反馈,我们队的供电和嵌入式系统已成熟,机械也趋于稳定,但高层算法上还没有稳定的解决方案。

关于备赛

Synced:能不能和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即将参加的这个机器人大赛,还有你们的参加形式。

庞随:RoboMasters 是中国大学生的机器人比赛,今年(2016)是第二届。比赛分为不同的赛制,包括分区赛,踢馆赛,总决赛和竞技赛。因为我们是作为海外团队的身份和国内的32强进行角逐,所以相应地,我们参加的是踢馆赛和总决赛。

夏时语:根据不同比赛规则的不同和特点,我们准备了五种不同的机器人:步兵车,自动步兵车,英雄机器人,基地和无人机。具体说来,步兵车是数量最多的机器人,最多可以上场四台,地盘约50厘米长,30厘米宽,负责基本的攻击。装有射击17毫米弹丸的发射器,在现有的四台步兵车中有一台可以完全自动驾驶。自动步兵车与步兵车的作战要求相同,但是没有操作手控制,移动和射击都依赖于高级算法。英雄机器人是机械挑战最高,体积最大的机器人。它装有一台射击42毫米弹丸的发射器,和一台17毫米发射器。基地是全队的基础,也是保护对象。它和自动步兵车一样,需要自动探测四周的敌人,以及空中的负责轰炸的无人机。基地本身带有17毫米发射器以便自我防卫。无人机可投掷42毫米弹丸轰炸敌方基地。

莫若愚:虽然是对战,但是其实打完之后是不会真的打坏的,子弹发射瞄准有专门的感应器进行探测。通过感应器的信号分析来显示是否击中目标。庞随:是的,这个比赛对于技术的要求是复合型的,需要识别,自动瞄准,实时建模,又要结合机械设计。我们喜欢这个比赛的原因也正是它综合了各种难点,很有挑战性。

2016年总决赛地形

Synced : 那这么多不同的机器人,从硬件到软件,还有其他耗材的采购,相信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可以透露一下参加一场比赛大概的预算是多少钱么?

庞随:参赛的建议是一年5w人民币,但实际上我们今年已经花了4w美金。我们作为海外团队经费稍微高一些,因为有运输的费用。

夏时语:国内很多高校对于这个比赛非常重视,所以学校会给予很多经费上的支持。由于我们是第一年参加而是是境外的比赛,所以学校给予的赞助并不多。但是很多队员都自己出钱来支持竞赛,这一点我们还是非常感动。

莫若愚:我们有完整的金融体系,有专门负责行政方面的人手来解决资金问题,支持工程团队进行开发,这也给采购的工作省去了很多麻烦。

Synced: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相信在备赛的过程中你们也对竞争选手做了一些调查。你们是如何看待国内外高校的机器人竞赛实习的呢?有哪些相似点或者不同点?

庞随:整体说来,在机器人竞技方面,其实波兰和韩国的队伍是最强的。就美国本土而言,MIT和犹他州的一些团队也都很厉害。相较而言,国内的发展就比较不均衡,比如电子科大就是传统强队,因为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在这个方向倾注了大量财力和人力的。但是,在我参与的一些比赛中,国内有一些新兴学校对逐渐增大了这方面的投入。可能因为这个比赛比较新,一些传统高校并不是很在意,暂时没有给予很大的支持,比如清华,他们去年的战绩就不太好。

莫若愚:在机器人比赛这个领域,就机械方面而言,美国队伍和我们还有很大差距。我过去在国内做机器人竞赛的时候,需要一个什么配件,很容易就可以买到,价格也比较便宜。但是在美国这边,买配件就难得多,成本也相对较高。但是在控制上面,他们的思维更为开阔,在这次参的备赛中感触尤为明显。

夏时语:之前我们团队的机械是一个学物理专业的同学做,我个人是学电子的,而莫若愚是学计算机的。但是我们都在做机械方面的事情,这让我感觉美国整体的机器人队伍中在机械元件上的人才比较缺乏。就像刚才莫若愚说的一样,配件相关的市场很有限,我在亚马逊上买的所有的配件基本都是中国产的。

团队正在积极准备即将到来的全国机器人大赛

Synced:你们对于这次比赛的预期是怎样的?

庞随:我们的目标是冲进前8,但是按照现在的进度来看,我们应该只能排到所有队伍的前40。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冲进前8,我也相信我们经过下一个阶段的冲刺,可以达到这个预期.

夏时语:团队里很多同学都决定夏天不上课,全职专心备赛。离开始比赛还有差不多50天的时间(采访当日),我对冲进前8还是很有信心的。

莫若愚: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参赛,所以一切都是从头来。很多过去就有参赛经历的团队,他们只需要改进去年的机器人,优化性能今年就可以重复使用,所以我们其实是处于劣势的。但是今年我们有特别的机遇,就是今年增加了很多不同的项目,谁都没有做过,谁都是第一次。虽然开始得晚,又经历了团队的各种变更调整,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成功进入了踢馆赛决赛,相信接下来的比赛能走得更远。

Synced: 那这次比赛之后,对于这个团队有什么展望?目前有参加其他项目或者竞赛的打算么?

夏时语:我们会先看看这个比赛的情况。毕竟我们是第一个参与这个比赛的国外队伍,如果明年比赛主办方继续招募国外的队伍,我们明年应该还会继续做这个比赛。据我了解,其实很多国外的队伍也对于这个机器人大赛感兴趣,但由于参赛时间太紧急无缘今年的活动。我相信明年会有更多的海外团队加入进来。

庞随:我对更多的国外队伍参赛是很乐观的。不仅是美国,日本、印度、加拿大等等这些国家都有很多队伍,也有很多潜在受众群。我希望通过参与这个比赛,让团队中的成员们都有所收获,同时也能和更多优秀的队伍进行交锋,进行技术和算法上的切磋。

Synced:谢谢三位!在此我也代表机器之心祝你们在接下来的备赛中一切顺利,在八月的比赛中斩获好的名次!

Synced Talk 问答

Synced: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按例会有一个Synced Talk 的主题。Synced Talk 这期的主题是人工智能是敌是友,有3个相关问题希望大家都可以来回答一下。Synced Talk 的本身意义也就是在于想一切人问一切事,让社会各行各业的人都参与到科技领域的讨论中来。

Synced:在现有的热门职业中,你觉得哪个职业会第一个被人工智能取代?

庞随:我认为现在大部分的高薪职业都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影响。这些行业一定都会继续存在,但是需要的人会逐渐变少,而且薪水会更高。我对于AI在创新上的能力还是有所质疑的,所以这些行业都会要求更少量的从业者但拥有更强的创新能力,来引导发挥AI的能力。

夏时语:工程师本身其实是有可能被替代的。现在虽然暂时还没看到这个趋势,但是现在很多工程师做的事情,比如电路设计,其实是可以用软件自动生成的。当然,工程师本身的意义也在这里,将一些比较低级的工作让机器做,就可以去解决更高级的问题。

莫时语:我认为,很多经济方面的工作会被代替。他们很多工作都是在做数据分析,建模预测等等。这类工作我认为机器学习近期会有很大突破。

Synced:再未来的五年内,往好的方面来思考,你觉得人工智能对哪个领域的发展帮助最大?

庞随:我觉得人工智能对于需要点对点运动的工作都会有很多帮助,比如uber driver,比如服务员等等。

夏时语:所有的服务业都可以被AI改善。比如说我总去一个餐厅吃饭,如果每次我都通过Ipad点菜,他们就可以记录下来我爱吃什么,之后我可能都不用点他们就可以为我推送适合的餐品。

莫若愚:我觉得AI的发展对于医疗领域的帮助最大。医疗现在的检测已经基本机械化了,诊断这边就可以靠AI来分析。医生这个职业当然还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总会有新的以及复杂的情况出现。

Synced:你如何看待社会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 或者说,面临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作为你个人而言,你是否有类似的担心?你将会怎样应对呢?

庞随:我其实觉得AI很难清晰地定义,如果我们只是说机器学习的话,我觉得它很厉害,但它更多的是帮助我们。我们可以进一步学习,了解,并且利用机器学习的强力,更好地为我们希望做的事情助力。

莫若愚:我自己是做计算机科学的,我不认为AI有能力去代替计算机科学。

夏时语:我自己觉得没有太大的压力。工程师就是这样进化的。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机械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了电子;电子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了计算机科学;计算机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了AI;AI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还会有新的。我作为工程师觉得没有很多压力,作为工程师自己本身就应该一直提高自己。

本文为机器之心原创;记者:  高歌  机器之心驻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特约观察员;记者/编辑:Rita、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