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的惨案还会发生

昨天证监会打开大门,白花花的一片人,高喊着口号,简直吓死宝宝了,以为是股民来闹事了,赶紧把股市拉起来,后来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敲错门了。这帮人是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投资者,跑证监会闹个屁啊!

昨天证监会打开大门,白花花的一片人,高喊着口号,简直吓死宝宝了,以为是股民来闹事了,赶紧把股市拉起来,后来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敲错门了。这帮人是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投资者,跑证监会闹个屁啊!

其实泛亚的问题无非这几个,第一泛亚归谁管?显然应该是云南省昆明市的金融局,2010年,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由政府批准设立,2010年12月27日,昆明市政府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并成立由分管金融副市长任组长的监管委员会,对交易所进行监管。很显然当地政府是用自己的信用在为泛亚进行背书。这个事第一责任人就是泛亚交易所,而第二责任人肯定就是昆明市政府,只不过这400亿的单子实在有点太大,政府即使想买单也无力承担。

第二,泛亚是怎么玩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号称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平台。这里面都是小金属,什么铟啊,锗啊,老百姓根本搞不清出他们的用途,只知道这东西很少,按照物以稀为贵的一贯认知,觉得这玩意应该很值钱。于是泛亚就用了这样的一个知识盲点进行了他的集资活动,他用一个叫做日金宝的产品,包装成年收益12%,1000元起投。相当于大家一起凑份子去买这些稀缺的金属,然后交易所再把这些金属卖出去赚钱。把利润分给大家,但就在2014年开始,随着经济放缓,大宗商品价格一蹶不振,所有的金属矿产都跟着跌价,而这种以固定收益支付利息的产品确是旱涝保收,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泛亚交易所已经走上了一条借新还旧的道路,用后面投资者的募集资金,归还前面投资者的本金加利息,当然利息是要滚动的,这种借新还旧的把戏在募资能力下降不足以支付利息的时候,就会戛然而止,然后一颗巨大的雷就此引爆。2015年4月日金宝已经出现提现困难,2015年7月,个人账户彻底被冻结。然后投资者信心崩溃,泛亚遭遇挤兑,彻底陷入危机。

第三,泛亚该怎么收场?其实泛亚一直在找解决方案,包括找接盘侠,之前有人传言说正威集团要接手泛亚,但后来正威集团明确否认,说是泛亚自己放出的假消息,撇清关系的不仅是正威集团,9月21日晚间,云南锗业也落井下石,公告称在2012年10月就已停止向泛亚交易所销售产品。而2014年4月,董事长包文东应邀出席会议仅仅为祝贺。除此之外,其发言并不存在任何实质意义。大家看看400多亿的数字,实在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打开仓库看看泛亚的资产,只有金属,根本都是无法变现的金属。所以资产处置这条路,也根本就行不通。泛亚的事情还很麻烦,窟窿太大了。

第四,泛亚的事情是黑天鹅吗?应该说泛亚交易所的事情,绝不是孤立存在的,尽管在今年两会上,总理说要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但其实区域金融风险已经爆发出来了,比如某全国性的担保公司,也是几百个亿的资金无法代偿,将众多金融机构都脱下了水,从2月起就一直在解决问题,一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方案。另外,跟泛亚同样的交易所,全国还有很多,比如天津做贵金属的、做现货的,山东也有做贵金属的交易所,深圳还有原油交易所,这些交易所的地方性也很强,监管上是否到位很难说清楚了。另外,之前大行其道的互联网P2P理财,规模已经到了5000亿,某些公司已经号称几百亿的规模,而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依然保持无坏账和高利率,这就难免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也走上了庞氏骗局的道路,借新还旧最后接棒的,恐怕也难逃泛亚投资者的悲惨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