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uber,微信规则里的“口袋罪”

似乎每到岁末年初,微信总要跳出来封杀几个“出头鸟”。

文|杨君君

似乎每到岁末年初,微信总要跳出来封杀几个“出头鸟”,去年是网易云音乐、虾米和支付宝,今年则把刀头对向了Uber。

从12月4日开始,微信和Uber之间得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先是有网友在网上爆料称,腾讯封杀了Uber所有相关公众号,优步中国公关副总监也转发了该爆料信息予以确认。随后微信方面对此回应,“年底公众平台在进行全平台整治,发现部分公众账号存在恶意营销等行为,因此对其进行了封号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然而,面对微信如此回应,似乎外界并不买单。

一方面在于早在今年4月,因为系统“抖动”,微信就曾经“封杀”过Uber一次,后经Uber跟微信沟通,逐渐恢复了Uber微信账号得正常运营。正因为有类似得前科,使得微信很难拜托嫌疑;另一方面则在于Uber是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在滴滴和快的未合并之前,快的就曾经遭微信封杀,此次微信封杀Uber被喻为是针对竞争对手的“故技重施”。

更有甚者,有媒体直接将微信此次封杀Uber与后者近期拿到融资有关:Uber正计划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最多21亿美元资金,此轮融资中Uber的估值将达625亿美元。另一方面,滴滴除了以投资的方式与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 Lyft 结盟后,印度 Ola、新加坡 GrabTaxi 两家当地打车应用也于今日宣布加入联盟,这意味滴滴和Uber的竞争已经扩展到全球范围。

但是,令人想不通的是,即使在外界对微信封杀Uber如此关注并且猜测各种可能的时候,微信始终没有能够对封杀Uber做出更有针对性、也更详细的说明。难道在微信心里,此次封杀Uber真的是因为“按照规则办事,没有必要对外界太多解释?”

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

外界的猜测,直指微信是否是真开放以及微信是否会为了竞争对手去行使“封杀”大权。这关乎的是不仅仅是微信,而是整个腾讯高举“开放”的根本。

微信就真的能那么超然于世外,任凭外面细雨纷纷?换过来想,如果微信有足够的证据,为何到现在还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

唯一的理由,就是微信在履行自己制定规则时,有意无意的留下了一个“灰色地带”,在这里,方便自己行使“裁量权”。封杀Uber就是在微信裁量权的封杀范围内。

诚然,微信一直以来对于自己有着超乎想像的克制。在此之前,微信也对同属腾讯旗下京东的营销行为有过几次封杀。但是,这些并不能代表着微信在净化平台的同时,就一定会保持毫无偏私,更不能证明微信对待封杀网易、虾米和Uber就绝对的公正。

所以,封杀Uber,我们可以对微信之所以没能做出详细说明的原因姑且进行猜测:

Uber微信官方号在运营过程中确有不甚合理的行为,但是在具体的规则里或者是在微信履行规则的时候,并没有能够规定类似的行为一定会被封号。最有可能的情况是,Uber的这些不甚合理的行为,其他账号同样也在座类似的事情,但出于种种原因,目前并没有被微信进行封号。因此,微信在不得已之下,对于此次封杀Uber只做了一个“官方表态”,没有办法去对外界的猜测做出澄清。

不客气的讲,微信所谓的“恶意营销”,更像是法律届类似于流氓罪的“口袋罪”。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是在法律规定不明确的情况下,“只要想叛你有罪,总有机会把你装进口袋里”。通常情况下,口袋罪被誉为时法律的灰色地带,这些灰色地带给执法者留下了可以舞蹈的空间。

很明显,微信此次就是“巧妙”的将Uber装进了口袋中。

实际上,类似于“恶意营销”这样的口袋,微信公众平台的规则并不在少数。在去年,微信封杀网易云音乐的时候,给出的理由就是网易云音乐存在盗版,但是微信也承认,当时的QQ音乐也不能保证都是正版。

看出问题了吧,这就是微信利用“口袋罪”时所使用的裁量权。

开放,远远不会如说的那么简单,平台更不会像我们想像的那样万物大同。对于微信的做法,其实不用我们去指责或者抱怨什么,毕竟这是一个商业社会,腾讯抑或微信,都不是在做“公益”,微信确实有其理由这样或者那样。

细想一下,淘宝、天猫几乎所有的“开放平台”,莫不如是。

我们唯一需要知道的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商业社会,如果你是一只羊,那么你就永远不能将保护自己寄希望于狼的身上,狼现在没有吃你,只是因为还没有必要,不代表它永远不会吃你。关键就在于,它拥有随时吃掉你的能力,主要看你是否有触犯它的利益。

Uber被微信封杀,死的不冤,因为在对手的地盘上,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

好担心滴滴负责人对微信封杀Uber的事情做出回应……好吧!如果这样的话,就太……。因为愚蠢两次,似乎……在此奉劝滴滴,最好不要在像去年QQ音乐那样,着急站出来代替微信去回应。

毕竟封杀Uber的是微信,不是滴滴。

作者微信公众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