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领导人炒作,中兴手机营销走火入魔

中兴公司的一位高级经理受邀参加了宴会,在宴会上,这位中兴负责人刻意的将桌牌忽略掉,用中兴手机配上主宾的介绍,成功的移花接木凭空创造出一次领导人借势营销。

前几天,一部中兴手机出人意料的出现在西雅图接待中国领导人的宴会座席上,上面醒目的“XIJINPING”几个字母给人特别清晰的暗示,那就是这部手机是领导人所有。由此,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拨对中兴手机的营销炒作。

所谓“领导人手机”原来只是“领导人宴会上一位嘉宾使用的一部手机”

后来,细心的人们发现,这张照片是经过了刻意的剪裁处理,在更加完整的照片上,清晰的标识出该座位客人姓名的桌牌上有“LIJIANG WANG”几个字,更据业内人士的爆料,这位“王立江”先生竟然是中兴公司北美终端销售四处的经理。

通过以上信息,我们可以清晰的勾勒出事件的本来面目。中兴公司的一位高级经理受邀参加了宴会,在宴会上,这位中兴负责人刻意的将桌牌忽略掉,用中兴手机配上主宾的介绍,成功的移花接木凭空创造出一次领导人借势营销。

从营销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手法并不高超,但一旦形成社会影响,营销的效果却出奇的好。也就是说,这样的营销方式需要有基础,并不是所有的移花接木都可以忽悠很多人,之所以更多的人相信是中国领导人可以展示的一部手机,是因为确实中国领导人夫人去年带过一部中兴手机去了欧洲并在球赛现场进行了拍照。

也许正是因为有了第一次借势的经验,中兴营销方面就觉得领导人出访成了可以利用的营销资源,总想抓住每一次的机会,如果机会不存在的时候,就希望能自己创造出一些营销点,打造炒作的目的。

这次,通过对座席图片的有效剪裁成功的暗示出领导人喜欢用中兴手机的场景,忽悠了亿万国人,但这样的营销忽悠却有着极大的风险。即便只是裁剪而不是其他的PS手段,难以说是弄虚作假,可却有弄虚作假的嫌疑和主观故意,政治风险也很大,社会诚信的风险更大。营销的核心是取得客户的信任,而骗局总是要被揭穿的,善良的老百姓最怕的是被欺骗,一次被欺骗,以后就不会在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中兴手机营销,产品无亮点,价格无优势,渠道无把握,营销无粉丝

中兴这些年过得不太顺,内部组织结构经常调整,领导人更换,在通信设备领域的市场地位随着诺西合并而被三巨头边缘化,在智能手机方面更是主要依赖国外市场,国内智能手机行业的排名逐渐靠后,甚至有跌出前十名的危险。

在中国,中华酷联一直是国产手机行业的第一集团,但随着小米的崛起和华为的突围,联想酷派中兴已经逐渐退居第二阵营,而中兴的衰落速度更快,应该算是仅仅好于HTC。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发展窘境,与中兴的市场营销战略密不可分。

首先,以营销之中的第一个P“产品”来说,中兴手机几年来都缺乏出彩的旗舰机型,几乎每一部新手机都只是当时很普通的跟随,从性能到配置,从硬件到软件,泯然众人的结果就是引发不了市场的轰动,长期下来就变成了缺乏亮点的制造工厂而已。反观其对手,华为每一款手机都有独一无二的亮点被打造出来,引领了指纹识别、3D触控、双摄像头、双系统等等很多功能的创新,小米手机虽然不贵但也在性价比上非常具有竞争力和特点。

其次,在营销中,中兴手机的价格方面也中规中矩,高中低端都有,可定价也缺乏特色,主要是跟随主流市场,与对手拼几块几角的优惠,基本放弃了自己的定价权。一家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公司,失去自身主流产品的定价主动权就等于是拱手投降,这也直接让中兴进入了价格战的泥潭,收入和利润受损,后果就是研发和推广费用受限,损失长期竞争力。

然后,中兴在渠道方面的建设也不利,在运营商渠道逐步弱化之后,中兴没有很快的适应互联网销售与渠道自建,致使国内销售量下降。我们看到,国内市场表现最好的华为和小米都已经是互联网渠道的高手,小米自然不用说,华为荣耀甚至都夺得了京东618的销售冠军,中兴却毫无作为。

最后,在营销策略方面,中兴的路径依赖非常严重,其营销模式与几年前相比差异不大,虽然也在使用互联网营销工具,但方式方法都远远落后。小米的雷军、华为的余承东都已经是业内广受消费者关注领军人物,中兴却在换帅之中耗尽体力,即便新负责人在业内有名气,但远远谈不上可以吸引消费者粉丝,中兴更是缺乏像华为任正非那样的偶像级品牌号召力。可以这样说,在中国主要的手机企业里,只有中兴还在营销上“无粉操作”。具体的营销套路上,中兴也没有创新,几乎都是照葫芦画瓢,甚至都已经将借领导人出访这种借势营销当成了看家本领。

现在看,中兴仍然是世界四大通信设备商之一,中兴也处在中国国产手机品牌第一梯队,但这两个地位都岌岌可危,如果整个运营团队再不深刻反思,依然迷恋传统思维,不能在产品和营销上有创造性的改进,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企业中兴之路也就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