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运动员为什么就可以合法服用兴奋剂?

美国运动员为什么就可以合法服用兴奋剂?

据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纽约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一个俄罗斯名为“Fancy Bears”的黑客组织入侵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服务器,然后曝光了一系列有关美国体育明星曾在该机构允许下使用“用于治疗目的”的“禁药”的信息,其中包括4名美国运动员:在里约奥运会上赢得4金的体操名将拜尔斯、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以及篮球明星艾莲娜·多恩。此外,该组织声称,现在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手中还有更多资料,更多的美国运动员能以治疗为理由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给予特定的“禁药”豁免权。

在本届奥运会前,俄罗斯大多数运营员就被以大规模服用禁药的名义禁赛,而在目前正在进行的残奥会上,俄罗斯更是被彻底禁赛,但不敢服输的俄罗斯黑客算是给俄罗斯的运动员出了口恶气。虽然美国方面及美国兴奋剂组织辩称,这些被曝光的运动员没有任何违规行为,都是根据国际通行的规则、合法地使用了用于治疗的药物,并称黑客的行为是“懦夫”和“卑鄙的”,但这些合法的行为却要通过黑客之后才能见光,足以见其行为并不光明正大。

其实,作为这个世界上体育运动最发达的国家,美国也是一个重磅禁药丑闻频出的国家,这个体育第一大国的兴奋剂研发水平也始终走在世界的前列。兴奋剂到底用没有用,不在于用不用,而在于研发水平和在国际体育组织中的权力。

2003年10月16日,美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禁药丑闻从旧金山巴尔科实验室传出,不久实验室负责人维克多·孔特招供出27人客户名单,其中包括琼斯、蒙哥马利等9个美国田径世界冠军以及棒球、橄榄球界的名将。

更令人震惊的是乔伊娜,这位美国飞人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夺得女子100米、200米和4×100米接力的三枚金牌,她创造的女子100米和200米世界纪录至今无人可及,不过就在她1989年退役当年就曾传出过服用兴奋剂的丑闻,但未被证实。直到1998年9月21日,美国田径史上有"花蝴蝶"之称的女飞人格里菲斯·乔伊娜在家中猝死,这位"花蝴蝶"离奇的死因才让人重新怀疑起这是否与禁药有关,德国反兴奋剂专家韦·弗兰克就坚定地说:"乔伊娜在1996年4月就犯过心脏病,那就是服用类固醇带来的后果。我敢肯定乔伊娜死亡的原因就是兴奋剂。"

作为美国短跑传奇老将,奥运会九枚金牌得主卡尔·刘易斯却在2003年退役后被美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官员揭露曾经服用过禁药,该官员还指出刘易斯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甚至照样参加了此后的奥运会。刘易斯一开始矢口否认,但由于国际田联不断追查,刘易斯直到2003年4月24日终于承认自己的确被查出过服用禁药的事实,那是1988年奥运会预选赛,但最后的结局是美国奥委会包庇了检测结果。

当美国人可以要求自己的女子100米接力队单独对着空气进行重新比赛然后进入决赛之时,奥运会和国际体育组织的所谓公平性就已经彻底被打脸,这次刚刚被揭露出来的兴奋剂丑闻也仅仅是开始。随着基因兴奋剂检测技术的成熟与黑客的发力,会有更多运动员服用禁药的黑幕被曝光,让我们看到那些高喊体育竞赛的公平的强国强权有多么的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