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与高价纠缠,提速降费到底谁说了算?

很多人说,总理说了,运营商必须薄利多销,提速降费是政治任务,也是工信部主抓的工作,现在工商总局和内蒙工商局也掺和进来,不久之前是云南发改委对运营商涉嫌垄断的处罚。

据报道,9月14日,内蒙古自治区工商局公布了垄断案件中止调查决定书,决定于2015年9月1日起,中止对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内蒙古有限公司已展开一年零四个月的反垄断调查。此事也引发了新一轮的关于运营商资费问题的媒体关注。

每隔一段时间,运营商总是要被推出来敲打一下,特别是国企改革有动静或者需要有动静的时刻。这次正适逢国企改革方案公布,所以中国移动再次被拿出来敲打,也算是必然的选择。

很多人说,总理说了,运营商必须薄利多销,提速降费是政治任务,也是工信部主抓的工作,现在工商总局和内蒙工商局也掺和进来,不久之前是云南发改委对运营商涉嫌垄断的处罚。

关于运营商垄断市场和拒不降价的讨论已经很多年,但却总也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变,这也是国内媒体不满意的主要原因,而普通老百姓其实对运营商垄断不垄断并不感兴趣,主要是嫌自己掏的钱太多了。因此,把垄断与价格捆绑到一起来问责,是资本的游戏,是资本希望分到通信市场丰厚利润一杯羹的斗争手段,而与老百姓无关。

很多人认为,只要破除了垄断,价格自然就会降低。恐怕这是一枪情愿的梦想,不信你看看中国社会,很多时候,垄断是低价,不垄断的反而成了高价。比如,公交车是垄断的,所以公交价格老百姓还是能够接受,铁路是垄断的,大家都能坐得起火车,而房地产是非垄断的,结果中国老百姓都买不起了房子。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如有没有合适的竞争机制,所谓的民营非垄断更会造成价格的暴涨。

当然,垄断并不是市场经济中的好产物,需要尽可能的破除。很多人说电信运营行业是垄断,因为只有三家电信运营商,但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恶性竞争却又被各方面嘲笑,既然是垄断有恶性竞争,这绝对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垄断行业。

遍观世界各国,只要是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国家的电信运营商都仅仅局限于几家,或者主要的市场份额局限于几家,而只有那些贫穷落后的非洲兄弟才会五花八门的大小运营商。电信运营具有天然的垄断特征,只有规模足够才能有效的降低成本,才能提供足够好足够便宜的通信产品,这种价格高是相对的高,而不是绝对意义上的高昂。对比规模小带来的价格高,因为天然垄断带来的价格会相对非常低。

事实上,中国与通信运营相关的产业都在近十年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华为这样的设备商已经是世界领先,智能手机制造与销售也是世界先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更是甚至达到了与美国并驾齐驱的程度,如果没有通信业的良好支撑和低廉的通信产品价格,这些绝对不可能实现。

在中国的通信市场,中国移动对移动通信市场构成“垄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对宽带市场构成“垄断”,很多人口诛笔伐,但是,这种垄断局面的形成却不是这几家运营商想要的,也是不是经营的结果,更不是资本运作形成的“帝国”,而是来自行政安排。运营商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自己完全没有自主权。想当年,如果让中国电信同时也做移动通信,中国移动也不是被强硬的封杀在宽带之外,中国的三家运营商在各个领域的市场份额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看到了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的强大,那是将眼睛只盯在了国内,看看世界上,那些跨国的大运营商们都拥有强大的竞争力。破除中国运营商的垄断肯定不会是以拆分这种方式来进行,否则只能是肥了国际的竞争对手。

当然,也有人说,国外的运营商到中国来运营,把中国的运营商干掉,可能价格会更低。这样的想法也可能是对的,至少会是在竞争初期如此,但等到这些国外的运营商占据了优势,价格可就不会是你期望的那样了,看看进口汽车、进口奶粉就知道了。我们看全世界,通信运营好的国家和强盛的国家无不是本国运营商占据优势,只有那些小国和弱国才会是列强的通信市场,而价格也无不是奇高无比。

在社会上,国际漫游费一直被诟病,很多人以为国内运营商太黑,收费那么高。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不愿意相信,这些国际漫游费的定价通常是由国内运营商和国外运营商谈判制定的,国内运营商虽然收取高昂的国际漫游费,但是这笔费用百分之90以上的都会经过结算被外国运营商拿走。国际漫游费的昂贵与中国电信运营商在国际市场的弱势谈判地位有着不可割裂的联系。

这次的国企改革方案中,国企被分为公益性国企和商业性国企。要想真的让运营商做到不计代价的让群众满意的提速降费,政府完全可以把电信运营确定为公益性,确定不要电信运营商去挣钱养国,这样运营商就可以根据政府的命令制定让用户满意的价格,甚至是零资费,还可以根据公益性质,将电信运营商根据业务线重新分隔,组建中国宽带公司、中国移动网络公司,也可以分省组建中国通信公司,垄断也解决了,价格也解决了。可行吗?

如果政府把电信运营确定为商业性国企,就应该按照市场的规律行事,根据通信行业的特点制定政策,让电信运营商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相信这样的即便是垄断的电信运营商们也不会坚持高价格不动,因为低价的电信运营商有更多的吸引客户的能力,也会找到更多的挣钱的技巧,不会局限在用网络来赚钱建设网络的小圈子里转不出来。

总之,我们不可能一方面骂运营商垄断,一方面嘲笑运营商恶性竞争,也不可能一方面要求运营商完成高利润的国企收益责任,一方面又要求运营商更低的价格更高的投入。在这一切都不能得到解决之前,电信运营商们只能憋屈的活着吧!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