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企鹅、阿里影业都来了,\"百度影业\"还会远吗?

未来百度在内容发行方面也会有一些新的举措。在帮助大量UGC的作者把网络文学推成IP,参与到后期游戏、影视等泛娱乐衍生产品的联合发行当中。

文/贺树龙

大晚上接到被采访者的电话,说我的文章里有关他的一段话写的不好,要求修改,然后发来一段俗不可耐的替换文字。作为一个对自己写的每个句子都看过不下五十次的神经病写作者,我当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我写的都是事实,为什么要改?”

当然,这样任性做事的代价,是损失了一个采访资源,并换来一段不愉快的对话。

挂掉电话,我坐在沙发上,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当记者三年多以来,类似的情景上演过不少次,采访对象、编辑、广告主、有关部门,以及各种利益相关者都可能随时发来信息,恳求或者命令你对稿子作出修改。

我相信这是很多记者的共同遭遇。有时候你眼睁睁看着一个特别劲爆的新闻点被阉割而去,有时候你行云流水的好文被编辑冠上了一个哗众取宠的标题,有时候你精心打磨出来的优美文字被替换成几句读起来并不通畅的话,可能其中还夹着几个错别字。

接受还是反抗?这是你文字的战场。

几年前刚入行的时候,主编推荐我看了曾经在互联网圈叱咤一时的刘韧写过的一些文章。清楚记得,刘韧说媒体是平衡的艺术,一个好的记者应该处理好各方关系。但问题是,你的文章只有一张脸,又如何能做到让被采访者、读者、主编和你自己都满意?

我把自己日常可能接触到的稿件分为以下两类:首先是新闻稿,它可能是你去参加发布会拿到的那几张纸,也可能是你每天早上打开邮箱时看到的一封又一封邮件。这些信息来自企业,自然掺杂着不少PR的动机在里面。有时候你读遍全文没看到一个清晰的新闻点,你的意愿或者工作流程会拒绝发布,因为这样的稿子会削弱你供职媒体的公信力和聚焦力。有时候稿子有点新闻性,但又掺杂了太多水分,你会把自吹自擂、毫无节制的修饰统统去掉,留下一个读者看起来不会过分讨厌的骨干。有时候稿子的新闻性很强,你甚至抑制不住冲动想要去挖掘背后的故事,或者跟踪下一步动向,于是打开微信、拿起电话,号召一票人为你的策划服务。

和第一类稿件只涉及到媒体和企业之间的冲突不一样,第二类稿件的关系比较复杂。你可能是去探讨一个行业,那么叫好或者唱衰就成为了你的问题。你可能去讨论某个市场的竞争格局,那么抬高或者贬低其中的一家企业以及它的竞争对手,就成为了你的问题。你可能操作一个被称为“负面”的调查文章,力度如何掌控就成为了你的问题。你既要让文章具备可读性,让读者拍手称赞,从而使得这件工作于你有意义有价值,又要照顾涉及到的被采访人和被采访企业的感受,从而不至于让你的下一篇稿子无路可走,你还要讨好你的主编,让他满意,并且尽量不让稿子给他带来任何风险,比如相关利益方的反弹、监管部门的怪罪等等。

你说,你只想安安静静写篇稿子,却需要平衡这么多关系,容易吗?

纸媒昌盛的时代,企业只需搞定媒体领导就完成了PR工作,记者奉旨办事,读者别无可看;网媒、自媒体崛起的时代,媒体数量井喷、传播渠道多元、内容迎合读者,夹在其中的记者编辑比以前有了更大的写作自由,但也戴上了更重的写作枷锁。

你看,那些“混得好”的媒体同行,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拿到独家猛料,而你只能在被主编责问跟丢新闻时去当跟屁虫,要不到联系方式的你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别人总是那么神?其实是因为人家的关系处理得精妙。专家接受采访想出名,企业家接受采访想宣传,公关爆料,要么是想制造声势,要么就是要打击竞争对手。首先,你要敢于游离在这些关系网中,其次你要分辨哪些是利哪些是害,哪些是新闻哪些是子弹。

做个好记者不容易,每天发发新闻稿、给企业做做“采访”、写写吹捧的稿子,乐在其中的人除外。但大部分记者是文人,是文人就会乱想,乱想就容易出问题。

当你追求好内容时,你就踏上了一条艰难的道路,你要为自己写稿,就意味着与其他利益方会有博弈,毕竟,他们一直把媒体当做传声筒、当做糊弄大众的工具。你能接受,有一天你的嘴巴开始不听你的大脑指挥,一堆乱讲吗?

我曾经接到爆料,上千人在淘宝兼职刷单,结果被店铺骗了几百万的事情。入群后第一天,他们把我当成救星,但也对我的身份表示了质疑,甚至要我出示记者证(作为网媒记者,这个真没有)。我四处采访,搞清来龙去脉;第二天,我发布了《淘宝刷单千人被骗,涉及金额上百万》的文章,但随后在群里被围攻了,因为这些受骗者认为“刷单”会导致他们被骂,影响他们维权,他们群情激奋,要求改稿,遭到拒绝后还对我进行辱骂;两个礼拜后,犯罪团伙落网,他们又来感谢我。

还有一件事。一个知名的在线播放软件的老板被抓了,他的律师团队找到我,拿出一堆文件,来证明被告的无辜和政治的误伤。说实话,看完文件后,我觉得确实这人挺冤的,作为媒体,应该告诉公众事件背后的故事。但一细聊,才发现对方是希望我做“无罪辩护”,在我的文章里出现任何一点于己不利的事实都不允许。

跟企业PR打交道的例子就更不胜枚举了。在他们眼里,评价一个记者的好坏标准只有一条——能不能为我做事?你要是敢来个“负面”,他甚至想拿刀杀你。说实话,因为写稿,我已经跟很多人友尽了,被不少人在朋友圈点名骂过,甚至还接到威胁电话。尽管你明白大家都在做工作,许多人都会离职跳槽,都会在人生的别处相遇,但眼前的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后来我想开了,在所有的中国人眼里,媒体都是实现目的的工具。你听我的,你就是大牛,写得好、写的秒;你不听我的,就是不靠谱,尽TM瞎写。想明白之后,这个事情开始有点恐怖。因为每当提笔的时候,我都会自问:你为谁写稿?

为读者?信息泛滥,少你地球还转;为企业?说吧,你收了他多少钱;为讨好主编的趣味?你也太没出息了。

想到最后,只能自我安慰:我是为自己写稿,谁也拦不住我。虽然我笔下长出来的是垃圾,再坚持也不可能变成金子,但我要把它当做艺术品对待。

说不清是情怀,还是傻逼。记者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在做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其实你唯一能坚持的就是尊重事实,对得起自己。

时间会证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