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才是需求的底层代码

最近有个奇葩事,说印度政府在8月1日封锁色情网站的服务,以避免未成年人浏览。这项禁令一出,立马引来了口诛笔伐,最后印度政府压力实在太大,在8月6日宣布解禁

最近有个奇葩事,说印度政府在8月1日封锁色情网站的服务,以避免未成年人浏览。这项禁令一出,立马引来了口诛笔伐,最后印度政府压力实在太大,在8月6日宣布解禁。这在中国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事情,扫黄还能扫出压力来。这印度人民得是多邪恶啊。说完这话,顿时觉得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当然,自觉不自觉地还是偷瞄了一眼自己那块装满了各种小电影的硬盘。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对于色情这个事,只能够装的道貌岸然,心底的冲动是无法抑制的,去年11月,全球最知名色情网站Pornhub的数据,印度依流量排序已跻身该网站第四大消费市场—,整个2014年,Pornhub全球用户共观看了近790亿部色情视频,用户总访问数达到184亿次。美国是Pornhub最大消费国,排在第二第三位的分别为英国和加拿大。这么来看,起码这几个国家的青少年,被毒害的不轻。

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的互联网技术,和网站体验都做的最好。也是想当然的是,世界科技发展的中心,有人问了,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当然有!比如现在比较成熟的视频网站,这一整套的流媒体技术,就来自于色情网站,早在28.8K小猫的阶段,色情网站已经能够让大家很流畅的看视频了,可见当时已经优化到了极致,另外,色情网站的管理者也是对于在线收费这项技术,开发最早的。1999年,在线色情内容消费额高达13亿美元,占当年在线消费总额的8%,大大高于在线购书和订购机票的消费额。所以,如果没有色情网站,恐怕也就没有后面的电商了。2000年纽约时报曾报道,在当年AT&T付费开通宽带的用户中,有20%是为了“观看在线真人性爱视频”;2003年AC尼尔森在一份调查报告中也指出,在线音乐分享和色情消费是当时宽带在欧洲得以普及的两大最重要因素。

而从现在来看,全球的色情网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生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超级流量入口,有数据显示,色情网站占全球网站整体数量的12%。意思是说,只要你上网,大概每天都会上色情网站,每逛10个网站,就肯定有一个就是色情网站。每秒钟有28258人在观看色情网站,同时每秒也花费3075.64美元在色情网站上。有4千万个美国人有浏览色情网站的习惯,其中每3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女性;而浏览色情网站的男性中,有70%的年龄是18岁到24岁。在美国,色情网站每年的收入总值为28.4亿美元,而全球色情网站每年收入总值为49亿美元。而对于这样一个网站,体验不好是不可想象的,卡顿是绝不可能被接受的。

而就在现在,对于色情有巨大需求的美国人,正在全力开发虚拟现实技术,希望通过这项技术,把用户的感觉再提升一个维度,这个黑科技给未来的市场应用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我们的互联网技术,为何落后于美国甚至印度,也许正是因为我们缺少了那一点,底层的冲动。这并不是胡说,其实我们看看身边的应用吧,做的好的产品,底层冲动多少都跟色情有关。比如YY,比如陌陌,一个女主播没关摄像头,让YY一下子大火,还不知道股价会怎么反应呢,而在之前的优衣库事件中,秒拍也成功的上位。再加上之前的快播……,网络文学,现在的微博和网盘,其实最底层的驱动无疑都跟色情有关。其实你反过来想想,我们一直是严打扫黄,甚至传播淫秽信息都要入刑,但这么多年来,一提苍井空还是家喻户晓。可见这个行业的生命力有多么顽强,需求有多么强劲!一把刀锋利无比,并不是他错误,错在你用它去砍人,而不是切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