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变与不变:激扬2015 盛世2016

2016,但愿这盛世,如你所愿!

文|杨君君

当《南方周末》在人们的翘首以盼中发出一份“人民日报体”的新年贺词时,人们才豁然发现,世界真的变了,不再有言辞犀利、不再有据理力争,本来以为又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撕逼”,但没有想到,这一切的变化来的是那么的安静、祥和。

当罗永浩再一次操着“罗氏相声”出现在一再跳票的锤子T2发布会上,并且高调打出“以偏执回应偏见”的口号时,人们终于长舒一口气,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发生变化,老罗还是那个老罗,情怀仍在、锐度仍在。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在政府“互联网+”的引导下,一系列有利于互联网发展的政策应运而生,同时各行各业包括政府、企业都向互联网靠拢,一时间造成“无行业,不互联网”的盛况。但是,在这种波涛巨变中,“互联网+”热情催生了增长“虚胖”,地方政府开几个网店,办个压根没有创业者的产业园就靠上了“互联网+”,以此来更好的汇报;创业公司也纷纷套用“互联网+”的概念,去拿融资,A轮、B轮、C轮;传统公司也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一头扎进去,再也没有出来……变化的是所有的行业,不变的是泡沫;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当吴晓波高喊“媒体空心化”的观点对传统媒体的快速衰落进行缅怀的时候,一些新兴的自媒体正在迈着昂扬的步伐,进入属于自己的盛世。无数个自媒体大号获得高达上亿元的估值,六神磊磊、咪蒙、深夜发嗤的微信账号,一条“猜不到结局”系列的广告动辄十万元起,不得不说,包括整个媒体行业、人们的阅读习惯、广告主的选择都在这一年发生了翻天巨变。但是,在这些变化的背后,可以看到,尽管有上千万的微信公众号,但真正能够存活并且成长起来的凤毛麟角,优质的内容仍然是人们选择阅读的首要决定因素,一切看来,仍然逃离不了媒体最初的本质……变化的是谁来做媒体,不变的是用户阅读需求;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BAT终于度过了向移动互联网转型期的悸动,纷纷开始扩张自己的疆域。只不过,在PC时代的BAT采用的更多是“产品跟随”策略——对手做什么,自己也做一个。而现在,则更多的通过资本进行干预,数一数,优秀的创业公司,有几家能够逃脱樊篱。通过前期积累的资本力量,BAT利用资本对行业操作已经游刃有余。但是,不管BAT的手段如何变化,不变的依旧是横亘在创业者面前的三座大山,喊了N久的“第四巨头”迟迟没有出现,整个行业的新生力量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变化的是BAT的初心,不变的是他们依然难以翻越;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小米、唯品会、360、猎豹等众多企业,在刹那间就卸下了“未来巨头”的光环,市值腰斩、估值缩水……就像是忽然被人推下神坛那样,莫名其妙的就坠入了地狱。可以说这是资本收紧导致的二级市场动力不足,也可以说是资本更加实际导致的他们原本就孱弱的故事被找到了无数的漏洞,总之,它们无可避免的开始坠落。但是,在这些公司下滑的同时,滴滴、乐视、美团等一众公司,开始代替他们成为人们新的企盼,他们正在走上神坛,被誉为是新一代的“天之骄子”,他们开始进入属于他们的辉煌时代……“新老”交替,变化的是故事的主角,不变的是人们对英雄的渴望;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就像是忽然迈进了世界大同的时代,互联网公司之间开始没有了“血性”,过去死敌,瞬间就能相爱永远,滴滴和快的、大众点评和美团、携程和去哪儿、还有刚刚传出合并消息的蘑菇街和美丽说。放在过去,你永远无法想象,鼎盛期的拉手和窝窝合并,刘强东和李国庆称兄道弟,但这一切终成现实,不管到底是资本的推动、还是利益使然。在这些合并潮之后,我们似乎在背后看到一张无形的手,似乎在操纵着这一切,BAT、资本方等等,在过去,投资这些企业,为的是卡位和利益,而现在,操纵对手合并,为的也是卡位和利益,滴滴快的成立避免了AT两家两败俱伤,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背后是腾讯给阿里试压等等,资本方试图通过合并来让利益最大化……变化的只是棋手的套路,不变的是棋子依旧是棋子;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创业潮来袭,在李克强总理亲身到中关村喝咖啡的带动下,无数的创业者卯足精力,冲向这一波创业的浪潮,O2O、P2P等等一系列的概念包装,众创、众包、众扶、众筹不断涌现,资本热钱不断的掀起巨浪,这一切让创意者奋不顾身。一时之间,大学生毕业没有去创业,似乎就是没有能力的象征。人们纷纷表示,世界真的变了。但是,在这一切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无数创业者瞬间倒下、为了拿到投资不惜跟投资人睡觉、创业者拿到钱后第一时间不是去做产品而是搞Party,这是如此的似曾相识,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就像是永远矗立的灯塔,实时在不远处敲响警钟……创业潮来袭,变化的是人们对创业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简单,不变的是最后的结局——能够创业成功者实在是万里挑一;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IP热潮忽然降临,网络小说、影视剧、电影、动画,甚至包括明星等等众多形式,摇身一变成为了热门的IP。IP化意味着过去小说只能是小说,而现在有可能是游戏、电影、手机等等,就像是一个磁力无边的吸铁石,IP的商业潜力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所有的公司对于热门IP的渴望都已经到了疯狂地地步,几个亿、几千万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IP狂卷一切的背后,人们发现,IP很多,但真正能够赚钱的却不多,无数的投入都打了水漂,人们似乎还是钟情于一些老的IP,三国、盗墓、西游等等,IP的热潮也并不是像想象中那样遍地黄金……实际上,IP热潮,变化的只是热门IP多了一个变现方式,不变的是成为热门IP之路既难且艰;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互联网江湖排名头一号的双十一活动,首次有了电视参与,天猫和芒果台、京东和CCTV在这一天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PK,将商业活动变为晚会,这简直不敢想象。最终,在912.17亿元的感召下,政府竟然对天猫发来贺电……这不仅仅在于天猫的双十一又再创新高,更多的是在这种新高的刺激之下,政府的鼓励让人匪夷所思,难道真的是“一切为了业绩”?但是,尽管阿里有了头号背书,但是阿里对于双十一的无奈,仍旧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双十一已经逐渐失去了提升网购普及率的初衷,先提价再降价的商家表演手段也成为了很多人的共识,但是,阿里能够舍弃么……关于双十一,变化的是形式和数字,不变的依旧是人们关于双十一的争议;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那些成名已久的江湖大佬们忽然间开始害怕年轻,90、00后的思想冲击,给他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各种什么90后创业家、90后培训师层出不穷,不夸张的说,如果带上90后,打动投资人机率瞬间可以提升50%。这也就导致像余佳文那样的“创业者”在无法兑现1亿奖金之后还大放厥词,“何必那么认真”。大佬害怕毛头小孩,前所未见的情况在今天出现了。但是,那些江湖大佬们在不断鼓吹90后的同时,也在逐渐的认清90后,“原来不过如此,谁又不曾年轻过”。转而从盲目“崇拜”转为对实际利益的追求,毕竟扶持90后也是为自己打江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多年的奋斗被愣头青给糟蹋了……90后横行,变化的只是人们对于年轻的认识,不变的依旧是对利益的追求;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打车软件混战一团乱麻,“怪蜀黎”神州和Uber互撕、Uber又和滴滴快的互撕、Uber和滴滴快的又跟政府和出租车撕逼,对于这些打车软件来说,2015绝对是属于战斗的一年。与此同时,人们也因为大力度的补贴而跌破眼镜,竟然能够如此疯狂。与其说,打车软件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不如直接说,是大额补贴才是真正的主因。但是,在乱七八糟的争斗背后,人们也开始反思,是否革掉出租车的命,全部换位专车,就真正的能够迎来春天。在这眼花缭乱的战斗背后,是否还是属于打车软件们和政府之间相互利用的商战……2015年,变化的是出行方式,不变的仍然是打车软件之间的为利益而战;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叶良辰、优衣库试衣间一炮而红,人们还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反应,相关他们的内容就扑面而来,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再一次得到了印证,不敢想象的造星形式会以如此形式出现,并且如此之快。但是,在这些背后,人们开始反思,互联网到底还能给人留下多少隐私的空间,“我会不会是下一个叶良辰”的恐惧油然而生,很可能,因为自己的一个朋友圈,就有可能被人错位利用,带来无法预料的损失……互联网发展,变化的是整个舆论场进入了新的阶段,不变的是那些对于底线、隐私、道德的持久思考。

……

2015年是变化的一年,因为这个时代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革新,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2015年依旧没有变,因为那些我们相信的、我们坚持的东西,比如商业利益、道德底线、成长曲线都没有什么变化。有人说,变化,成就时光流逝之美,不变,始终是亘古的永恒。在我看来,2015年更像是斯里兰卡的那句名言,“世界上一成不变的东西,只有’任何事情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条真理。”无论如何,2015年已经成为过去,即使它在激扬精彩。现在,不管你愿不愿意,2016年的第一缕阳光已经照在你的脸上,但愿这盛世,如你所愿!

作者微信公众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