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是互联网的帝国时代

共享经济的发展是对社会治理与网络平台管理能力的巨大挑战,前提是必须拥有最强有力的帝国运营架构和管理制度,这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也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结果。

在最近,uber、airbnb是人们谈论最多的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人们可以借助uber将闲暇时间利用起来开车挣钱,也可以叫来专业帮助自己出行,人们可以将自家的闲置房屋或者房间给其他人居住,也可以借助网络应用找到适合自己短期居住的airbnb居所。

共享经济的主要形式

按照网络上的定义,共享经济的特点就是需要拥有空闲时间的人、产品或者服务,他们并不是时时处于忙碌或使用状态,而是能空出时间为正好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务,这种经济模式一方面充分利用了闲置的资源,一方面填补了市场对于某些产品或服务的巨大需求的不足,用一句经典的话来说叫“实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从目前来看,共享经济主要在金融、房地产、二手物品及运输等领域活跃起来。比如房地产领域的共居生活、仓储共享、厨房共享,有些人在家里做好了饭通过网络订购的方法送到不远的食客手中等等,还有在金融领域的众筹、P2P,让很多人获得了简便快捷高效的理财手段,也有人通过网络方便的进行图书交换、二手货交换,当然,现在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自行车共享、网络约租车、拼车服务、停车位共享等等。

共享经济也并非是现在突然产生,而是在互联网的发展中始终存在且已经壮大起来的经济形式、只是因为此前互联网技术的限制而没有呈现出典型的共享特征。

就目前来看,淘宝完全是共享经济的一种典型样式,而依托微信产生的所谓“微商”也是共享经济。在这些大的平台上,很多人利用业务时间和业务生产能力为其他人提供服务,完全符合共享经济的要求。

我们现在所说的共享经济往往仅仅局限与移动互联网,显然是太过狭隘了。如果我们考察历史,商周时期的井田制就是共享经济的一种开端,只是这种共享并非是劳动者自愿。在互联网经济中也是一样,当移动互联网流行以后,互联网真正进入了以“个人”为主体的时代,也是可以灵活配置资源和时间的时代,共享才变成了可以成为经济模式的主体。

互联网的三个发展时代

互联网的从诞生以来一直在发展演变进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就此前的历史来看,互联网大概经历了三个时代,我们可以称成酋长时代、王国时代和帝国时代,而共享经济是互联网社会的帝国时代。

互联网第一个时代是以雅虎、新浪、百度等为代表的门户时代,这个时代的互联网具有强烈的去中心化倾向,网站众多,各做一块,信息繁杂需要索引,每个互联网用户有巨大的自由选择空间,一个人的选择不会受到其他人的选择的巨大牵制和影响。这是互联网的酋长时代,网络中的资源和信息各自为政,各部落之间沟通有限,最多组成部落联盟,酋长管理着各个部落,对部落中的属民有绝对的控制权。

第二个时代是社交网络时代,以QQ、微博等为代表,在这个时代中,出现了巨大的社交平台,每个人的自由选择的机会大大被压缩,几个强烈的中心开始出现,后来者只能被动的跟着使用,因为离群索居是要被看成互联网的弃子,我们已经开始失去自己的中心而只能以众人为中心。在这个互联网的王国时代里,每个庶民都身背自己的王国属性,大的王国征伐兼并不断,用户也可以在王国之间互相流动,只是,每个网民都已经跟着各国的国王而脉动,个体的声音和能量逐渐消淡,网络运营者与大V成为了“国王”。

第三个时代是共享经济的时代,网民已经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变成了低头族,这样的共享包括时间的共享、财产的共享、位置的共享、金钱的共享等等,在这个时代,淘宝早已经一统江湖,微商借助微信开始起步,打车专车风靡社会,空房子可以给陌生人来居住。共享经济是互联网的帝国时代,在帝国之中,有完善的组织和强有力的管理,帝国之内可以共享资源,帝国辖区内的诸侯也不再武力征伐,而是五脏俱全的自成一体独立管理,资源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优化配置。

共享经济的帝国时代会诞生超级平台

不管是uber、airbnb,还是国内的滴滴、P2P,这些被称为共享经济的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公司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核心平台倾向。共享经济需要超强的核心平台,是互联网从去中心化向强中心化的高度转型,没有超强核心的共享经济不可能是健康的共享经济。共享经济需要底层的牢牢控制和强力管理,否则共享就会变成分赃,参与者也会变成群氓。

共享经济的发展是对社会治理与网络平台管理能力的巨大挑战,要想让互联网经济健康长久的发展,共享是必然趋势,但共享的前提却是必须拥有最强有力的帝国运营架构和管理制度,这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也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结果。我们可以预见,在共享经济快速发展之后,一定会出现几家横跨多业务且具有成熟管理模式的超强平台型互联网公司,这些都是互联网上的罗马与蒙古,领袖们也就成为了凯撒、屋大维和成吉思汗。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