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公司开专车,想吃天鹅肉没那么容易

目前出租车公司和出租行业面临的困局并不是互联网专车带来的,也并不能依靠出租公司开专车就能够解决,出租公司的单方面效仿互联网公司的做法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中国的出租行业需要一场内外兼修的大变革。

媒体报道,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出租车企业之一的强生出租公司,宣布将涉足约租车(专车)的计划。按照强生公司的预想,在约租平台下,市民线上预约、支付,驾驶员除了有基本工资,还有绩效考核、奖励提成,通过三方面组合实施分配,可能就完全颠覆了现在所谓份子钱的概念。也就是说,面对互联网约租车的浪潮,出租公司终于主动求变拥抱网络,变革是好的,决心也是对的,但采取的方式却有些匪夷所思。

巡游车与约租车的市场需求矛盾将更加尖锐

有一句众所周知的话,把恺撒的交给恺撒,把上帝的交给上帝。从现在的社会需求来看,每天在街道上奔跑的所谓巡游出租车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占有绝对的需求主体,而巡游车和约租车本来就应该是合理分配,各司其职。

试想,如果出租车公司都看中了赢利能力更强的互联网约租车市场,更大的投入偏好必然带来街道上巡游车的进一步减少,市民打车将更不方便,用车矛盾会进一步增加。

实际上,表面看互联网专车对传统的出租车构成了冲击,本质却是出租车行业多年违背市场规律的垄断运营和管理造成的恶果,当拥有了移动互联网这样的工具之后,社会终于找到了破解的方法而已。从逻辑讲,巡游车和约租车没有更强的替代关系,两者都不可能互相替代,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完全可以将巡游车或者约租车都做的更具有吸引力,更方便人们的出行,也满足了不同消费者不同场景下的不同需求。

如果出租车公司真的想和互联网约租车进行竞争,完全可以在提高服务质量、减少运营管理收费和加强服务能力上下功夫,而不是去一头扎进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互联网约租车领域去搅局。

出租公司网络约车只是电话约车的翻版,换汤不换药难言乐观

面对互联网新技术新思维的冲击,传统企业需要的是转变观念彻底变革,而不是邯郸学步的进行模仿,基因不同让这种模仿几乎从来没有成功过。

以前电信运营商也曾经采取针锋相对的业务对抗,但中国移动拼全公司之力打造的飞信依然无法与QQ抗衡,中国电信联合网易做的易信也无法比肩腾讯的微信。面对互联网金融的挑战,中国的各大银行纷纷做起了移动支付、卖起了理财产品,但是其产品却在市场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强生公司推出的互联网约租车,做的事情将是和现有的互联网约租车平台一样的事情,却不具备这些互联网公司的秉赋,从一开始就注定是难言成功的结局。

互联网约租车是一种共享经济,其司机的来源是社会力量,充分调动了社会积极性,也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可出租公司的车辆来自机构内,改成约租车之后不仅不会提高效率,还会让更多的车辆少出车少用车,同时,专职司机的职业化生存特点也难以与社会力量的灵活性相提并论。

互联网约租车是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展的基础上诞生的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并非只是简单的用网络APP叫个车那样简单,单纯的模仿用网络叫车实际上也只是原来电话叫车的一种翻版,既然电话叫车不能发展起来,换上网络的汤药也一样无法救命。

分散经营的出租公司没有实力与统一大平台运营的专车公司竞争

据相关资料显示,强生公司拥有约1.3万辆出租车,是上海市规模最大的出租车公司,这样的规模即便是在上海这样的中国第一大城市也显得实力充足,甚至比已经上市运营的互联网约租车平台的车辆还要多。这样的实力和规模在上海一个地方运营一个约车平台应该是绰绰有余,但是面对全国甚至全世界一盘棋的互联网平台,依然还是能力太有限。

对于约车的多数乘客来说,需要的是跨区域的大平台,这样可以保证其出行的全面需要,还可以享受到大平台的红利,而这正是现在分城市运营的出租车行业的最大的痛。出租车的运营局限在特定的区域,不仅省与省之间难以跨境运营,就是省内的城市甚至县县之间都泾渭分明,这样的运营格局不改变,出租车公司就不可能构建起好用的约车平台,也就不会在互联网专车市场有所作为。

此外,大型的互联网约租车平台都着强大的资本后盾,擅长依靠互联网的思维来进行营销操作,动辄十数亿的展开市场争夺,这样的大手笔让即便像强生母公司这样的资产总额4147亿元人民币、员工人数近7万的国有集团也不可能承受。

总结起来看,目前出租车公司和出租行业面临的困局并不是互联网专车带来的,也并不能依靠出租公司开专车就能够解决,出租公司的单方面效仿互联网公司的做法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中国的出租行业需要一场内外兼修的大变革。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