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车做专车,是大逆不道还是时候不到?

私家车作专车不是大逆不道,而是未来共享经济的必然,可这个必然也必须在满足一些条件之后才能到来。

前前后后,互联网专车多次成为媒体焦点,上海市抢在交通部之前给滴滴快的发了地方性牌照,而交通部又再一次在正式文件中否决了私家车的营运之路。

按照现在的法律法规,私家车是绝对不可能进行以赢利为目的的营运,这个恐怕也不是交通部可以左右,而如果让私家的车辆进入到社会性的公共交通系统中来,恐怕还有很多的法律问题需要解决,甚至需要立法上的调整。

互联网催生了共享经济,但并不是所有的共享经济都是合理合法的,整个社会应该形成共识,而不是仅仅关注所谓的效率。效率和公平总是一对矛盾,需要进行协调。更为重要的是,在追逐效率的情况下,一些共享经济也要看重安全,甚至是道德的底线,否则,顶着共享经济的帽子却带人去FACEBOOL食堂蹭饭的事情就会不断的发生。

私家车参与到社会公共交通中来,确实是好事情,大大提升了车辆的使用效率,也缓解了大城市公共交通资源不足的难题,但也带来了开车人、租车人的安全问题,甚至还会影响到一些上班族的成长工作状态,确实值得慎重。

私家车做专车表面看上直接冲击了出租车行业,让出租车司机的收益减少,在很多地方甚至爆发了出租车司机与专车司机之间的对抗,但更深层次却是对几十年来形成的公共交通秩序的颠覆。互联网技术让很多行业都发生了本质性的变革,运输领域也不例外,未来,铁路和民航都不会躲过这样的冲击。

面对互联网+的疯狂的创新,中国甚至世界的整个旧的管理体制和制度都面临崩塌的可能,落后的监管思路已经与创新的步伐有了越来越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一是来自监管的天然落后性,二是来自监管的权力行使人们的年龄、经验和观念的陈旧,三是监管制度的产生和架构构成与互联网化时代的不匹配。由此而来的监管对互联网创新的扼杀越来越多,包括互联网租车、更包括互联网金融市场。

有些人喜欢将有关部门的管理看成是对共享经济的阻碍,是扼杀了互联网的创新,可却没有看到,在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整个社会的进步正在被拉开,社会矛盾更加激化。一线城市和部分年轻的新潮力量超速前进,更多的城市和农村已经跟不上节奏,互联网公司开展的各种先进业务只是抓住每个领域的最值钱部分进行“掐尖战略”,就整个社会来说,这种一字长蛇阵的发展态势极易带来整个社会的不稳定。

作为公共交通,出租车肩负着很多公共职能,虽然里面黑幕重重,被整个社会诟病,但现行的体制却得到了比较稳定的运行,价格也没有高的离谱,互联网专车的出现并没有让出租价格大幅下降,短期的靠补贴战术进行发展而带来的低价肯定不可持续。既然互联网专车没有让价格下降,那么也就只能作为行业的补充,替代现行的出租车制度在短期内是做不到的。

互联网约租车公司也不是雷锋,如果不是要挣钱,那些公司也不会动不动就估值百亿美元,可以预见其未来的赢利前景多么的诱人,只是现在没有获得理想中的市场地位而将赢利的野心暂时藏起来而已。

公共交通也不是简单的出行问题,一方面关系到我们每个不特定的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看似简单的日常老百姓出行,其中的数据资料正是各国国家安全的重要保密领域。互联网公司要想在这个领域有长足的发展,就必须满足国家的安全需要。

虽然很多人抱怨出租车车况差,也抱怨出租司机的服务差,对一些专车准备的一瓶水一个WIFI就感恩戴德,但我们也不得不说,这只是专车进入市场并有大量的补贴和高收入下的一种非常态,只要是政策放开,专车成为市场的主体,其服务和管理的难度会大大超过现在的出租车,遭遇到的各种问题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出租行业少。

出租司机也不是既得利益者,至少大多数城市的大多数自己不是,一些城市的司机手中的牌照确实值钱,但大多数也并没有靠这个赚到多少钱,而却需要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坐在车里,饮食没有规律,有些人甚至为了少上厕所而尽量减少喝水,出租司机的健康状态往往都比较差。互联网专车在颠覆整个行业的时候,确实不应该让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再次受到伤害,而是应该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让出租行业在新时代得到正能量的改变。

我们可以这样预测,有关利益集团的阻碍其实不可怕,有关法律法规的阻碍也不难解决,但只要出租车司机们不欢迎私家车的运营化,私家车就根本没有希望名正言顺的进入公共交通的运营市场。私家车作专车不是大逆不道,而是未来共享经济的必然,可这个必然也必须在满足一些条件之后才能到来。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