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网点倒闭 快递小哥转行送外卖

  快递业本来伴随着电商的发展蓬勃起来,前几年更有甚者江浙沪快递小哥月入上万。但是最近不少快递员跳槽外卖竟然是因为收入降低。  而收入降低主要是由于这些快递公司

   快递业本来伴随着电商的发展蓬勃起来,前几年更有甚者江浙沪快递小哥月入上万。但是最近不少快递员跳槽外卖竟然是因为收入降低。

  而收入降低主要是由于这些快递公司主要依赖电商发货,电商集体压价,快递“三通一达”多个网点负责人总结道:50%道网点不赚不赔,40%亏损,只有10%能赚钱。这些公司面临寻找新的突破口的困局。

  △快递小哥都去送外卖了

  快递和外卖行业都是典型的人力密集型行业,从事这项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入行门槛较低,而且有着较为可观的收入,因此虽然有人因为各种缘故离开,但也有源源不断的年轻人加入。

  年后,有部分回家过年的快递员迟迟未能到岗,很容易导致快件积压,乃至爆仓的现象。


  除此之外,今年最显著的一个趋势是:快递员跑去送外卖了。虽然做的都是同城物流的工作,但是送外卖比送快递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送外卖只有中午和晚上两个高峰时段,工作强度相对较小;

  ·送外卖不存在大件、贵重物品,搬运难度和风险都低;

  ·最重要的一点,送外卖比送快递的收入高。据一位在饿了么工作一年的送餐员透露,他每月能赚9000元左右,比送快递时多赚3000元。除了每月能多赚3000元,跳槽到外卖的员工更看重转正后的“五险一金”。而在快递行业,三通一达快递员都享受不到“五险一金”。

  更好的契机是,外卖平台也非常欢迎快递员的加入。百度外卖就曾表示,快递员是他们比较喜欢招募的目标人群之一,“(快递员)与(百度)骑士的工作匹配度较高,而且对快递员来说,转型送外卖比较容易,因为之前快递员也是分区域派送快递,其对区域道路情况比较了解。”

  基于以上原因,外卖和快递行业开始了人力抢夺战,申通快递总公司派往申通吴淞公司协助管理的工作人员王先生承认,来自外卖行业的竞争确实给招工带来了很大压力。

  快递员为了赚更多的钱,跑去了外卖平台,那么快递公司就不能开出更高的工资吗?答案是肯定的,快递行业利润越来越薄,那些倒下的网点就是最好的例证。

  △电商压价,快递利润一路走低

  1993年起,聂腾飞和詹际盛坐火车往返于沪杭两地,做起了帮人跑腿送货的生意,这就是通达系老大哥申通的雏形。此后,短短几年时间,聂、詹二人及其家人、朋友迅速在桐庐市创办了天天快递、韵达快递、圆通快递和中通快递。

  同起于桐庐的“三通一达”,在模式上非常相似,首先采用加盟店方式,迅速铺展业务范围,所有加盟商自负盈亏。2010年后,先后推行股份制,打造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引进现代管理方式,家族管理被逐渐瓦解,职业经理人开始梳理整个公司的业务发展。

  这几家公司的发展,可以说是一家摸石头过河,其他家紧跟着模仿。他们清楚,电商的发展很快将带他们走向飞速发展的车道,他们不敢落后,也不想冒险进行所谓的改革。

  果不其然,2013年双11后,三通一达的业务量先后突破1000万,各项数据比上一年翻了一番。

  在成倍增长的背后,也有被逼无奈的辛酸。电商为了降低运输成本,联手议价。三通一达模式和规模都相似的弊端逐步暴露,如果你不接受低价的话,就只能接受出局的命运,于是,三通一达一步步地出让自己的利润。以江浙沪地区为例,从2010年到2013年,一单的价格从6元降到了4.5元。据中金公司发布的快递业数据显示,快递行业毛利率已从2007年约30%的水平,下滑到目前5%-10%的水平。

  “目前这种利润状态下,提高快递员收入和待遇的难度可想而知。”圆通速递一个网点的管理人员说,“从前年开始,杭州大部分快递网点亏钱,连老板都自身难保。”

  △直营还是加盟?这是个问题

  除了同质化和恶性竞争造成的薄利之外,随着三通一达的先后上市,公司都很重视对加盟商的控制,和对服务品质的要求。为了强化这些手段,部分快递公司选择将重点区域网点收回直营。

  从加盟网点的直营比例可以看出,圆通已经收回了大部分省会城市,以及重点城市的一级网点,总公司对这些网点实行100%控股。与圆通相反,申通的网点全部是加盟制,这使得总部对网点的控制较弱。

  在转运中心方面,对区域枢纽、省会城市转运中心采用直营模式,加强业务管控,改善运转效率是未来行业的趋势。转运中心直营比例最低的是申通,其现有直营转运中心48个,其中一级转运中心仅3个,主要集中长三角地区。

  网点和转运中心直营比例较低的申通,得到了较高的资产回报率:2013-2015年,申通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9%、21%和27%,明显高于其他三家。

  △但是始终存在的隐患是:较弱的管控容易使爆仓波及范围严重扩大。


  至于网点倒闭,今年2月,合肥市十余个圆通网点就曾集体商讨罢工的事件,也侧面说明了网点的艰难生存困境。

  一位圆通承包商表示,“给快递员一块钱一票,公司给我们也是一块钱一票,中间环节的运营方面之人员、车辆、司机都是倒贴。”

  据加盟商介绍,总部的收入主要来自加盟商支付的中转费、面单费以及派送费,成本主要为派送成本、运输成本(汽运和航空)、中转中心成本(人工以及折旧摊销)和面单成本等。因此中转费是平衡总部和加盟点的工具,如果中转费过高,加盟店将失去市场竞争力。

  多个网点负责人总结道:50%的网点不赚不赔,40%亏损,只有10%能赚钱。在加盟体制下,快递员工资由网点发放,当网点不赚钱的时候,快递员的工资自然没发上涨。


  行业薄利、加盟商亏损,直接导致了快递员的流失、爆仓等现象。而总部不仅不能给网点利润,还要对投诉、延误、遗失、错发、虚假签收等类目收取高额罚款,这也导致网点生存艰难,进而倒闭的惨象。

  2017年2月11日,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在访谈中提到,中国快递已经到了开始真正差异化的时代。但目前来看,三通一达70%的订单都来自于电商件,而电商成倍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商务件又被顺丰牢牢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