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化”的网络聊天时代

我们进入了一个碎片化的聊天时代。

文/杨君君

当古人还在为成功放飞第一只信鸽而欢欣鼓舞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在2500年后,人们可以拿着一个小小的手机就可以随时联系到对方,也更加不会想到,这种沟通的方式也逐渐的从文字到语音,再到从视频里真真切切的看到TA。

互联网赋予了太多的人类财富,人们因此可以在网络的世界里尽情的聊天。但就是这种进化,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人们也开始陷入无限纠结之中:既不愿意让自己在催生出快节奏生活的互联网绑架自己,又无法彻底摆脱互联网——现在的人们,几乎已经无法想象没有互联网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在11月24日,手机QQ在6.0这样的大版本更新中推出“视频对讲”功能,大家可以用手机发短视频给对方,用视频进行问候或者打招呼。

已经发展17年的QQ,从某种程度而言,代表的是一代人网络聊天进化的缩影,之所以在这样的大版本中推出这个功能,也能够证明,人们对于聊天的需求开始发生了变化——大家不再对实时通话聊天有那么高的渴望,转而是在讲求快节奏的生活下,人们需要留言来提高效率。

毕竟,实时聊天还是需要两个人同时都在线,这对于现代人来说,门槛实在是太高了。移动互联网碎片化的时代,要求每一个人都需要抓住碎片化的时间去解决掉自己的问题。两个人同时拿出一整块时间去聊天,实在是显得太过奢侈。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产品的进化看成是人们需求的终极映射的话,那么我们就能够从这些变化中看出究竟我们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1999年:文字即心情。互联网刚进入中国,人们最为迫切的愿望是能够在互联网里结实到更多人,于是那个时代应运出现了QQ——虽然彼时这款软件还并未想到今后在17年来的成就,但是那个时候,它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而处于那个时代的人们,开始把网络聊天当做一种消遣;

2005年:聊天是声线和视频的曲折。网络聊天仍然在人口红利的催动下长盛不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到网络聊天的队伍中,但这个时候,人们的需求开始变为——聊天时需要有更多花样,希望能够看到和听到对方。于是,那个年代应用而出的是语音通话和视频通话的火爆,语音和视频聊天也因此能够成为核心竞争力;

2012年:爱只是一种声音。那一年,移动互联网开始席卷中国,人们终于不再将手机上网视作为电脑的补充,手机开始真正的站上了舞台。但是由于手机相对逼仄的输入环境,人们更多的开始使用语音留言进行聊天。那个时候,相信人们更多的是将这种语音留言看成是文字输入的替代品,而没有意识到这是快节奏生活的产物吧……

2015年:聊天就是有看头。快节奏的生活将人们的时间打成粉粉碎,人们已经很难拿出整块的时间去进行聊天。而与此同时,移动网络的不断加速,让几乎所有的产品都不再考虑网速的问题。这个时候,人们或者为了应付日常的问候、或是为了处理事情,于是视频对讲就成为了刚性的产品需求。

曾经在一篇论文里看到过一个观点,人们正在进入碎片化交往的时代。这种碎片化交往指的是,一方面在不同的社交软件上,由于人们的关系链不同,从而导致大家在不同的平台的交际中可能会出现多元化的一面,也就意味着,人们的交际圈被割裂成为“碎片化”;另一方面则是快节奏的生活下,人们对时间的要求变得更加精细化,交际不仅仅会跨越空间,而且开始跨越时间,进行不同时间线的交流——例如语音、视频留言,这让人们的交往时间成为了“碎片化”。

“来自于互联网的力量正在催生人类生活习惯的颠覆”,这一句话相信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否认其正确性。在这里,我们无意于讨论究竟这种“碎片化”的网络聊天对于人类社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因为这相关到社会、人文、道德等太多太多方面,但是无论怎么样,它确在实实在在的发生。你能想起,你有多久的时间,没有能够跟一个人实时的进行文字聊天了么?

不过,值得我们庆幸的是,尽管在碎片化的聊天时代,人们讲究高效率的沟通,但在同时人们终究还是没有完全忽略掉一些本就该遵守的东西——比如在跟别人会面时,打扮好自己是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QQ在6.0版本的“视频对讲”中,自动加入了视频美颜功能,可以让人们在视频留言中也能够展现最好的自己。不知道这样的功能是QQ对于快节奏聊天人们回归本性的提醒,还是人们对于视频聊天原本就存在的需求。

Whatever,感谢有视频美颜这样的功能存在。

作者微信公众号:yangjunjun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