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黄金 能撬动多大的市场

  近日,腾讯微黄金公众号发布了情人节黄金专属红包,单人单次最高可发1314毫克,并宣布即将开放实物黄金提取。  通过红包这种极具社交属性的功能争夺用户,已经成为互联网巨

   近日,腾讯微黄金公众号发布了情人节黄金专属红包,单人单次最高可发1314毫克,并宣布即将开放实物黄金提取。

  通过红包这种极具社交属性的功能争夺用户,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们轻车熟路的玩法,而腾讯黄金红包背后更大的野心是:通过社交方式切入现货黄金理财交易市场。


  业内认为,基于微信8亿户的月活跃用户,“微黄金”业务实现快速引流或许不是难题。在微信之前也有不少公司对现货黄金市场进行了互联网化的探索,比如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等。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网上买金还没有完全普及到老百姓的认识里,还不足以改变这个相当传统的贵金属交易市场格局。对于那些投资规模大、持续时间长的黄金投资者而言,更倾向于去传统黄金交易商处购买黄金。广东省黄金市场研究院资深分析师朱志刚表示:“一方面需要互联网平台自我完善;另一方面要得到市场的认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野心从社交切入贵金属理财交易市场

  早在鸡年春节期间,就有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亲测发黄金红包的截图流出,此前一直处于内测阶段。根据腾讯公布的鸡年红包内测趣味数据,深圳、北京和上海位列黄金红包总份额城市排名前三。2月14日0时起,黄金红包试运营,所有微信实名用户都可以收发黄金红包,未来即将开放实物黄金提取。

  据悉,黄金红包是财付通与工商银行联合推出的“腾讯微黄金”平台上提供的服务,“腾讯微黄金”以工行的黄金产品为基础,由其提供在线黄金交易服务。与普通红包不同,黄金红包的入口位于“腾讯微黄金”微信公众号中,关注公众号之后进入微黄金页面,可在交易时间内进行现货黄金的买入和卖出。

  腾讯微黄金团队相关负责人表示,黄金红包是娱乐化红包产品,在春节期间推出本意是将“过年添金”和“春节红包”结合起来,进一步丰富国人的红包玩法。“从实际运营情况来看,黄金红包内测确实帮助了腾讯微黄金业务的发展。”

  黄金红包实际上是“腾讯微黄金”贵金属交易服务,不能看出其背后野心是通过发放黄金红包的社交方式切入现货黄金理财交易市场。

  据了解,用户买入黄金的门槛非常低,0.001克起买入,无需手续费,单笔买入金额上限为10万;卖出也是0.001克起,但需要收取千分之五的手续费,卖出上限为20万。

  对于卖出手续费的收取,微信腾讯微黄金团队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微黄金”是现货金,现货金由于需要生产、运输、储藏等各环节,涉及运费、保险费等不同费用,有其固然的交易成本。

  早前在春节内测阶段,黄金红包设置了白名单限制,需要收到其他具有权限的好友发来的黄金红包,收下红包后才能开启黄金红包功能。不过,与普通红包不同的是,截至目前黄金红包在微信对话的功能键页面并没有入口。

  黄金红包何时会接入到微信对话入口?腾讯微黄金团队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试运营阶段其入口设在腾讯微黄金微信公众号中。不同于现金红包的原生体验,产品的功能及体验也在逐步完善中。”

  业内认为,腾讯黄金红包使用过程中,每一个收到黄金红包的用户,其黄金都会自动转入用户的“微黄金账户”,变相地每一个用户都被邀请成为这个市场的投资者。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微信月活用户为8亿,以社交功能吸纳用户,“微黄金”业务实现快速引流或许不是难事。

  比拼互联网巨头VS传统贵金属交易商

  2016年国际黄金价格上涨近8.6%,而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价格大涨约18%,黄金作为投资保值的重要方式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国内掀起了“追金”热潮。市场的火热,令黄金交易互联网化正处于高速增长时期,阿里巴巴、京东、腾讯等等互联网巨头都迫不及待地要踏入黄金市场分一杯羹。

  那在这种混战的局面下,普通消费者该如何选择买金去处呢?

  业内观察人士指出,对于那些有买金想法却毫无经验的投资小白,就便利性而言,在网上黄金交易平台上购买黄金或许更加方便。不论是市场先行者蚂蚁金服“存金宝”、京东金融“京生金”,还是今年春节低调入市的腾讯微黄金,这些网络购金产品都拥有购买方便快捷、起购价格低的优势,“存金宝”1元起购,“京生金”0.01克开售,“腾讯微黄金”起购标准更是低至毫克。

  在上述三家互联网黄金产品中,虽然都拥有母公司的安全背书和巨大的用户基数,但先入市的“存金宝”和“京生金”的整个黄金投资链条更加完善。“存金宝”是支付宝与博时基金联合推出的互联网黄金买卖业务,黄金直接源自上海黄金交易所,无中间成本,价格较低。“京生金”则是由京东金融、中信信托和黄金管家等多家公司联合开发的互联网黄金产品,并提供黄金购买、存管、增值、回收一站式的服务。二者在黄金买卖过程中均不收取手续费和保管费,消费者还可以享受到黄金增值和存金生息的双重收益。在提取实物黄金方面,“京生金”依靠京东的仓储和物流平台,让消费者可以随时将购买的黄金兑换成京东商城的金条或首饰。

  对于购买少量黄金先“试水”的消费者而言,腾讯微黄金倒是不错的选择。许多潜在消费者也许会因为收发黄金红包而踏入投资黄金的行列,而且一旦在未来工行网点提供腾讯微黄金的线下提取服务,反而会给“互联网+黄金”行业的发展带来更大的品牌和规模效应。

  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互联网黄金买卖虽然新潮,但显然还不足以改变这个相当传统的贵金属交易市场格局,对于那些投资规模大、持续时间长的黄金投资者而言,还是更倾向于去传统黄金交易商处购买黄金。一方面,由于投入资金大,对于黄金的纯度和安全保障要求更高,只有在正规、知名的门店里看得见摸得着黄金,消费者才能放心购买。另一方面,传统线下交易可以方便地提取实物黄金,整个黄金投资链更完善,可以提供专业的黄金买卖服务。

  搅热现货黄金还需迈过哪些坎?

  事实上,早在微信之前就有不少公司对现货黄金市场进行了互联网化的探索,比如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等。

  2016年,蚂蚁金服推出“存金宝”产品,由蚂蚁基金和博时基金联合推出。不过,存金宝挂钩的是实货黄金ETF,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实货黄金,本质上是黄金ETF基金产品。而京东金融也在2016年7月底上线了黄金理财产品“京生金”,产品有黄金活期和定期黄金。

  业内普遍认为,传统的现货黄金投资具有三个重要的痛点:其一是黄金单价昂贵,在现货黄金被数字化之前,以毫克为单位购买黄金很难实现;其二是投资黄金只能依赖金价涨跌,无法产生额外的利息;其三是现货黄金存储和交易服务系统不成熟。

  而“互联网+”对现货黄金市场的探索,或将解决以上痛点,甚至有望重塑整个产业业态。

  据腾讯微黄金团队相关负责人介绍,现货黄金购买门槛低,产品可以按毫克卖,几块钱也可以买黄金。同时,交易便捷,微信一键购买,提现也方便,可以实时到账。更重要的是,安全性能有保障,黄金份额由中国工商银行进行保管,旗下包含微信支付、QQ钱包在内的腾讯财付通拥有超过13年成熟的移动支付技术沉淀。

  “互联网+”对于现货黄金市场的撬动有多大?业内有不同看法。朱志刚接受采访时表示,微信黄金红包的理念很好,大家都有发红包的习惯,红包变成黄金后更加“高大上”,更有吸引力。

  不过,在朱志刚看来目前黄金红包噱头高于实际。首先,腾讯微黄金卖出时收取的千分之五手续费高于一般现货金交易的费用;其次,黄金红包的黄金计量单位与现货黄金的标准都不一样,一般正常交易中到了毫克都会四舍五入;再者,提现不方便,目前还没有线下的门面可以直接提现。“总体而言,互联网+现货黄金是一个未来趋势。但网上买金还没有完全普及到老百姓的认识里,一方面要平台自我完善;另一方面要得到市场的认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