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如专车 若判有罪将是经济倒退

现在其实无论怎么判,快播都已经死了,其实我们就是要个说法,要个让社会经济不至于倒退的说法。

这两天互联网圈有关的没关的都在关注快播的庭审,海淀法院本想把这个庭审当成一个宣传的工具,现在他们真的做到了,我甚至怀疑他们有点后悔了,因为现在引起的舆情可能完全超乎公检法的想象,很多家网站都做了关于快播的调查,认为快播有罪的不超过5%,认为快播无罪的,基本超过90%,先不说法院怎么判,单就从快播被封,创始人王欣被抓这两年时间怎么算,估计就已经很难收场了。如果快播被判有罪,王欣受到刑罚处罚,那可能更加会引起公愤,一个法律判决如果站在了舆论和人民的对立面,那一定不是立法者、司法者想看到的局面。

快播的庭审可谓是唇枪舌剑,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法庭公开辩论的阵仗,从这个方面来看,法律还是进步了。控辩双方的焦点,其实就一个,快播到底是否传播了淫秽内容,公诉人说,事实很清楚,我在你那看见了,所以你就是传播了。而辩方的观点是,快播是一个技术平台,只做视频编码,不产生内容。换句话说我们是工具,而你用它干什么这跟我无关。

可见双方的争论,虽然激烈但根本就不在一条轨迹上,公诉人完全站在司法的角度上看问题,他们自己还纳闷呢,通常我们办案讲究的是抓贼抓赃,我都抓住你了,服务器也封了,人也抓了现行,你还跟我狡辩个屁啊。而辩方无时无刻不在嘲笑公诉人不懂技术,如今早已是所见非所得,你看到我快播平台上的东西,其实这玩意并不是我的。

其实,大多数网民之所以支持快播,并不是因为是非不分,而确实这已经是一个共享经济的时代,相比于原来的生产到销售的工业社会,现在生产的未必是销售的,而销售的也未必是生产的。原来的社会更多是B2C的组成结构,企业负责搞定一切,而现在B2C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就像罗辑思维里经常提到的一样,如今每个人都是互联网上的一端,通过互联网可以进行热插拔,原先的组织管理被打破了。整个互联网经济呈现出一种无序的组织结构,而在这种结构里面,却有有一只强大的手在左右他的发展,那就是市场经济。而把这些无序的点连接成有序的生产或者销售终端的就是平台方,现在很多公司创业动不动就要做平台,就要做生态,其实就是要干这个事,用互联网技术来组织有效资源,形成生产销售流程,这就是平台。

之前的快播,就是这么一个玩意,他通过P2P把内容生产者和内容消费者联系起来了,相当于形成了一个市场,在这个市场里大家都在做生意,而市场管理员,在这里戳了几个广告牌,收点广告外加收点管理费,其实就这么点事。后来问题来了,有人在这里卖黄盘,然后被另一个叫做乐视的市场给举报了,公检法冲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有人在做黄盘交易,但人没抓到,盘却都扣下了,于是快播就出事了。所以单凭这点显然说不通,快播说了,谁卖黄盘你抓谁去,抓的着市场管理员吗?那有人在大街上抱着孩子卖黄盘,你还能把街道主任抓了?况且又不是我这一个市场卖黄盘,那个卖黄盘的哪个市场都去。

见到这个理论站不住脚,公诉方话锋一转,说快播疏于管理,放任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快播其实也很冤,我抓了只是没抓干净而已,旁边那个叫做淘宝的市场还卖假货呢,甚至卖很多危险品,也没人管!另外,公检法严厉打击卖淫嫖娼的情况下,仍然有卖淫嫖娼时不时就上头条,那能说国家也属于管理,把公检法都抓了?这事如果说快播有失职,有疏忽。这都是可以的!那么应该是行政罚款,而不是刑事处罚。

所以,快播就是提供了一个市场,大家在这上面做生意,各有各的路数,有人卖黄盘,那就该抓这个人,而现在不去抓这个人,是因为执法成本太高。根本抓不过来。但这个逻辑就有问题了,那在线下卖淫嫖娼的也不少,特别是在东莞,你总不能去抓市长吧。虽然后面是抓了一个常务副市长,但也不是因为东莞卖淫嫖娼严重。快播就是个市场,而跟快播一样,微信是个更大的市场,淘宝也是个市场,微信上传没传过黄片?当初优衣库事件的时候,一夜之间几亿人都看到了,淘宝上更是很多直接卖黄盘的,卖云盘账号的,那淘宝和云盘是不是也要被查,马云、马化腾是不是也要被抓。或者说整个互联网是个最大的市场,无论是电脑也好手机也罢,都是互联网上的一个个终端,那通过互联网传播的淫秽视频,是不是应该把互联网封了,把互联网主管部门抓起来呢?要不就把运营商都抓起来,因为服务器说到底都是运营商的,他那里面都有相关的色情信息,当然,这都是开玩笑,显然都说不通。

还是那句话,真正违法的是那些上传淫秽视频的人,如果这些人你抓不过来,就应该想想,是不是法律过时了,为什么这个市场有这么大的需求,如果法律不管到底有什么危害?不管行不行,而不应该是让技术进步成为代价。类似的例子还有专车,之前私车运营是违法运营,但有了专车软件了,这个市场已经能有效管理了,是否还要扣上违法运营的帽子。所以法律不是一尘不变的,是要随着时代发展,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如果恪守古板,那么在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有私营企业家,他们都是投机倒把,都应该抓了枪毙。

现在其实无论怎么判,快播都已经死了,其实我们就是要个说法,要个让社会经济不至于倒退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