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经济浴火重生 必须弃子

从08年开始,我们似乎提到第二年的经济展望,都爱用最困难这样一个词。而遇到大的事故和气候变化,也经常会使用百年一遇,不过,说归说闹归闹,2016年的经济确实让我感到忧心忡忡。

2016年才是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从08年开始,我们似乎提到第二年的经济展望,都爱用最困难这样一个词。似乎每年都最困难,而遇到大的事故和气候变化,也经常会使用百年一遇,弄得小伙伴们受宠若惊。才活了几十年,都赶上了几百年的奇观。不过,说归说闹归闹,2016年的经济确实让我感到忧心忡忡。

首先我们来看大环境变了,当年2008年我们说经济最困难,只是针对我们自己而言的,那时候经济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快速下滑探底。中国也是一样,大量制造业遇冷。出口急转直下,GDP也是快速滑落到10以下。大家都觉得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这次真的挺不过去了。于是出台了4万亿政策,强拉数字。但起码现在想想看,那个时候大环境起码还是好的,美国也在量化宽松,全世界都在宽松。大家心齐劲往一出使,人民币强势。大量资本仍然是流入状态。一线城市的房价不过1万元每平米,房子也远没有现在多。所以算下来,楼市没泡沫、经济没泡沫、货币没泡沫。身体本身健康,就股市这里小染风寒,到了08年,股市也基本已经矫枉过正了,所以综合来看,其实08年的环境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我们当时主动改革,像美国一样的去库存、去杠杆、调整经济结构、把生产力从房地产中解放出来,虽然后两年的经济复苏没那么快,但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回到正确的轨道了。可是我们看看现在的环境,完全不一样了,货币明显高估、楼市泡沫处于崩溃的边缘,股市上半年死过一回了,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实体经济库存严重,连我们赖以生存的加工制造业都频频出现大工厂的倒闭。说明经济的根本已经动摇。而楼市的危机,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制约着制造业的成本,楼价高,工人就贵,企业租房就贵。成本居高不下,抗寒冬的能力相当脆弱。另外,楼市资金链紧绷,让很多企业关闭实体经济,将资金回撤救援,为楼市续命。最后很可能的结果就是资金被全歼,全部沉淀在楼市的金融链条上。社会资本运转更慢。另外,看看世界也彻底凌乱了,美国人缓过来了,他不管别人,只顾自己加息,让全世界的资本开始大规模回流美国。最需要钱的地方,钱却在逃跑。随后欧洲危机、俄罗斯危机、日本不振、巴西崩溃,加拿大澳洲经济低迷,全世界全都被美国人玩惨了,越是这样,资本越是往美国跑,债务过高的国家,越是危险。而从债务排行来看,日本最高,欧洲其次,算上地方债务的话,中国比日本还高。

其次,自己变了,产能过剩严重,已经让我们想再搞一次4万亿,也没地方下嘴了。楼市严重泡沫,空气污染天天爆表,这就意味着国家主导的那些重工业已经固定资产投资完全没地方施展,而且地方债务负担过重,关键的问题是这些债务本身根本没有还款来源。好比贷款巨资修建的一个个产业新城,完全没有人入驻,没人住也就不产生任何收益,最后的结果就是连利息都还不上,更别提本金了。所以最后只能借新还旧,地方债通过无休止的置换,一点一点的腾挪,在债务链条已经紧绷的情况下,根本无力再发新债。没钱、没得干让我们原有的拉动经济的手段,全部失效。

第三,需求出现巨大问题,美国提出重振制造业,而且据某位企业家讲,如果把纺织工厂开在美国,成本可能比在中国还低一些。可见中国制造业已经完全失去了成本优势,跟美国都没有竞争力了,就更别提东南亚小国了。于是我们看到跨国大企业的工厂纷纷出走,而富士康这样的企业,也一再表示用机器人替代人工,这让整个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就业压力。传统产业工人下岗后由于技术单一,再就业的空间十分有限。必然会节衣缩食,减少社会总需求,这样就会让整个社会经济陷入通缩的负循环。目前,东北、华北、华南等多地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民营企业失业潮,甚至出现了很多地域性的金融危机。从出口来看,全年依然不乐观,2015年前三季度我国进出口总值17.87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7.9%。其中,出口10.24万亿元,下降1.8%;进口7.63万亿元,下降15.1%;由于我国是来料加工,需要先进口,生产再出口,进口下降更多,预示着国内加工企业已经纷纷停产,未来出口进一步下降也是可以预期的。

第四,企业生存艰难,利润大幅下降。经济寒冬中企业必然是最难受的,利润越来越少。虽然央行主动降息,但市场的实际利率却居高不下。银行坏账率大幅攀升到1.5%,银行也害怕,所以压缩企业的贷款空间,要求企业给出更高的风险补偿利率。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业绩下滑,成本居高不下,实际贷款利率上升。企业已经很难维持,大批中小企业倒闭。明年春节前后,应该问题会更加严重。

针对这么多的问题,我们也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五大重点任务,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但说实话,目前只是停留在了口号上,这几个重点任务还明显冲突。比如去库存,指的是去房地产库存,怎么去呢?要银行支持多贷款,这不是去杠杆,是明显的在资产泡沫最严重的领域反而加杠杆。而如果控制房地产的供给,那么社会产能又如何消化?不盖房子,大量生产资料将更加过剩,经济下滑也会更加严重。至于降成本,要简政放权,降低税费并且低利率,这又跟去杠杆冲突,低利率显然也是加杠杆的政策,而不是去杠杆,至于如何化解地方债危机?似乎只能置换,什么是置换,就是借新还旧,把高利率变成低利率。

所以综合来看,五大任务虽然切中要害,直指痛点,但无奈互相制约,根本没有腾挪的空间。就像围棋一样,在陷入全面被动的局面下,如果想全盘自救,均衡发力,几乎已经不可能,现在唯有懂得舍得,懂得弃子。去不去库存已经不打紧了,因为根本就去不掉,所以当务之急,先要去杠杆把债务降下来,保住银行不受致命打击,房地产就随他自生自灭吧。疯狂了10年,赚了10年,也该有一批人为此付出代价了。房地产如果没有希望了,资金才会真正出逃到实体经济中,重新寻找新的投资机会,这就相当于用市场的力量在补短板。至于企业的贷款利率,这本身就是市场因素决定的,是风险和收益的综合评估,你根本无法左右。而国家要做的是必须先把税和费降下来。这才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