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被打 冤吗?

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在山西太原讲座的末尾阶段,一个中国大妈突然提起了泛亚的事情,然后一众人不知道是提前预演好的,还是突然失去控制,对宋鸿兵老师进行了围殴,并逼迫他写下了道歉书。冤吗?

在双十二,这个千家万户都在疯狂购物的日子,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老师,在山西太原,着实的感受到了一场战争。在讲座的末尾阶段,一个中国大妈突然提起了泛亚的事情,然后一众人不知道是提前预演好的,还是突然失去控制,对宋鸿兵老师进行了围殴,并逼迫他写下了道歉书,宋鸿兵在当时的道歉书上写道:“对于参加泛亚商业活动,我表示深深歉意,我事先并没有清楚的了解泛亚的模式,误导了大家。对于泛亚投资人的损失,我将尽最大努力帮大家申明情况,并尽可能补救损失。”最后宋老师还强调,自己并不了解泛亚模式。

(要说宋老师这字……真心不像个经济学家。也可能是恐慌过度了)

早在去年,宋鸿兵老师参加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商业活动,并坚定的看多金属投资,然后称泛亚就是互联网金融,当时媒体报道了他的演讲实录,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我(宋鸿兵)看到泛亚的模式基本上跟“宝宝”的思路类似,只不过它不是用债券做质押,而是用稀有金属做质押。但为什么这个市场没那么引人注目?是因为大部分人不了解有色金属、稀有金属,更不了解这个行业,而这个市场本身规模不大,知道这个信息、了解这个市场的人非常少。泛亚这个模式我认为也可以叫互联网金融,因为它就是在电子平台上来服务的模式。

于是大家想了,这么一个财经作家,这么一个能够洞悉货币战争,并坚称美元市场阴谋,坚定觉得世界回到金本位,并能够了解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中国经济学家都说好了,那我们还有什么不敢的,从这个角度看,说投资者受到了宋鸿兵的诱惑,也未尝全无道理。但宋老师很冤,我正常表达观点,还被打。简直岂有此理。那以后哪个经济学家还敢发言。

(事后宋鸿兵老师的声明,声称跟泛亚没关,跟投资者的损失没关。)

其实这个事,我们还是要分开看,经济学家一般分几种情况发声,第一正常接收媒体发表观点,一般不拿钱。说话也比较随便,观点偏激一点,顶多挨骂,也没人跟你较真。第二,参加媒体活动,拿不少钱,通常都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比如年底各种的经济论坛,这些场合他们说话还是比较中立,通常就经济说经济,顶多做一些指导,无论是看多还是看空,都没什么问题,比如谢国忠看空了10年楼市,也没人要抽他。因为人家就是表达自己观点而已,上半年有很多分析师也看多股市,结果也没人找他们麻烦,毕竟预测行情这事,本身就是有一半不靠谱,人家拿的是媒体办会人的钱,又没拿投资者的钱,赚钱了你又不分给人家,所以这种情况下,当然你赔了也找不到人家身上。这叫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己的投资自己做主,怨不得别人。

而宋鸿兵,以及一些经济学家的行为,显然属于第三种行为,就是参加企业,以及一些企业行业协会,组织的纯商业活动,一般价格基本都是几十万起,这就不属于正常发表观点,而是属于站台。你去泛亚演讲,无关主题,本身就是为了泛亚树立公信力。怎么能以一句不了解泛亚的模式,就能抹平厉害关系呢?这个情形其实类似于广告,你去给泛亚站台,就是给他当代言人,你的讲话就是要让投资者去投资他的产品。而你也从商业活动中得到了相应的好处,而钱是商家给的,商家的钱,是从投资者身上赚的。所以,人家大妈找你算账,一点错都没有。这种经济学家本身就应该道歉。

新广告法规定,如果明星代言的广告的确给消费者造成了损害,就必须视具体情况追究代言人的连带责任。而投资理财的风险更大,杀伤力也是活力十足,所以经济学家代言人,必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经济学家们还是应该谨慎,对于一个完全不了解的行业,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企业,千万不要动不动为了几十万就去发表演讲。你代表了公信力,代表了专业。你都去忽悠了,大爷大妈们真的会相信的。这就跟给企业写软稿一样,没搞清楚的事,千万不能做,一旦用自己的公信力进行了背书,那么出了事,人家找你麻烦也是顺理成章的,为了几十万,这经济学家当的也就没什么尊严了。

当然也会有人说,那央视给骗子公司做广告,是不是也应该问责一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关键的问题是,你打不过他,也没人管,你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