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堵就该收拥堵费吗?

昨天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介绍了“十三五”期间缓解首都交通拥堵的工作措施,其中两点引人关注,一个是要收拥堵费了,另一个是有可能做地铁的优惠票价。但这都有用吗?

拥堵就该收拥堵费吗?

昨天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介绍了“十三五”期间缓解首都交通拥堵的工作措施。其中,备受关注的收取交通拥堵费的政策,明年要研究试点。明年还计划在小客车限行、限购等方面出台新政策。同时,今年年底,北京将推出地铁低峰票价优惠政策,分流地铁高峰时段客流,缓解车厢拥挤。这其中两点非常引人关注,一个是拥堵费,另一个就是地铁低峰票政策。

北京的堵世界都知道,有人说给喜马拉雅山装电梯不算异想天开,给长城贴瓷砖也没什么可骄傲的,晚高峰从东三环到西三环,半个小时!那你一定是吹牛逼了。没到晚上,北京的各大环路几乎变成了停车场。北京的汽车已经超过了500万辆,按照常住人口算,每四个人中就有一辆车,每一个半家庭就有一辆车。买了车就是要开的,所以北京就会特别的堵,而且堵的惊天地泣鬼神。

再说说拥堵费,最初来自上个世纪70年代的新加坡,英国伦敦也是2003年开始执行。新加坡1975年起在市中心6平方公里的控制区域,对进入的车辆每天收费3新元的“道路拥堵费”,公交车除外。伦敦对进入市中心的小车征收道路拥堵费后,每天进入市中心的小汽车减少20%~30%,公交车因此较以前提速25%。

那么问题来了,拥堵费有用吗,该收吗?

首先该肯定,拥堵费属于价格手段,增加了开车出行的成本,一定有效。拥堵费越高,就会有越多的人放弃开车。特别是那些低收入的,对于成本非常敏感的工薪阶层。而价格手段也是市场调节的有效武器。全面征收拥堵费,总比某领导发放车牌要好,这避免了寻租腐败的空间。

其次问题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替代交通的问题,大家开车出门。并不是不愿意做公交,而是因为公交没法做。地铁人被挤成相片,公交更是又慢又挤没保证,而北京简直太大了,房价那么高,把人都轰到了郊区住,如果没有辆车,几乎没法进城了。所以你可以收拥堵费,但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样也就没有足够的溢出效应。开车已经变成了一个必须品,而不是可选品。

第三老百姓肯定不乐意,因为已经很穷了,又加一个费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美国当年就是这样,虽然也想搞,但由于反对的人太多,没干成。

第四怎么收,操作难度太大。你总不能把每辆车都拦下来收钱吧!你提高停车费用,显然不公平,有的车进来办事,他根本就不停下来,你也没法收他钱,还有的车根本就在城市里面他不出去也不动,你却多收了他的钱。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电子ETC,跟收费站似的,照相收费。但问题是群众得配合你才行,毕竟你不能在城市里面立个杆子阻止他同行。当年的伦敦收取的拥堵费,几乎都用在了收费人的成本上面。就跟咱们当年的自行车税一样,收税的成本比收上来的税还多,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综合来看,从理论上拥堵费治理拥堵是成立的,价格手段调节供需,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但需要考虑到实际情况,北京太大,北京人太多,公共交通已经饱和这些情况在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征收拥堵费也然并卵,就像去年的地铁涨价一样,因为替代的公交已经饱和,地铁变成了必需品,即使涨价了也并没有减少人流。除非你涨价涨到他根本做不起了,但这违背了公共交通的本质。

所以,理论容易,执行难,拥堵费的开征还是要慎重。我们的拥堵是城市规划问题,属于内伤,恐怕不是一个拥堵费就能够治的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