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目前的雾霾无解?

现在有人经常恐吓我们,遇到雾霾天就不要出门了,倒也不是说我们有多娇气,主要是怕万一突然被扇个嘴巴,对方转身就跑,你还真知不知道找谁报仇。最高测得pm2.5是2242,无论哪个是实际数据,都创造了历史

现在有人经常恐吓我们,遇到雾霾天就不要出门了,倒也不是说我们有多娇气,主要是怕万一突然被扇个嘴巴,对方转身就跑,你还真知不知道找谁报仇。这就是我们身边的雾霾,据说这两天全国各省市已经厚德载雾,不得不自强不吸了,北京的PM2.5的最高监测数据已经超过了2000,逼近了当年的伦敦烟雾事件。雾霾已经逐渐变成了一种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

雾霾这么严重,那这事到底有没有破解之法呢?

其实我们面对雾霾已经很成功了,这主要不是体现在我们的治理水平有多高,而是体现在我们的段子创作上,人家雾霾后留下了无数的法案,而我们则留下了一堆经典的段子。比如就有人说了“因为内蒙古树种多了、草长多了,挡住了西伯利亚的大风。因此,废气刮不走了,才产生雾霾。真心毁三观啊!那不种树呢?人家会告诉你,沙尘暴又该回来了。虽然说这话的人很可能忘了吃药,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雾霾的形成至少要具备三大原因,第一、没风、第二湿度大、第三就是工业污染。而现在的所谓治理,基本只能靠老天爷刮风这一个办法。

那雾霾真的无解吗,英国伦敦也是雾都,他们有事怎么搞的呢?

上世纪50年代,伦敦雾霭也是一场灾难,跟咱们那是一样一样的,他们那当时冬天也烧煤,最严重的时候更绝,英国人出门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双脚了。许多伦敦市民感到呼吸困难、眼睛刺痛,哮喘、咳嗽等呼吸道疾病高发,仅1952年12月上中旬就有12000多人死于呼吸系统疾病。

这就让英国人叔能忍,婶也不能忍了。在这么下去,基本就全玩完了。于是英国人展开了长达30年的治霾行动,比如推广电和天然气,冬季采取集中供暖。扩建绿地,甭管住的多紧,也要保证人均24平方米的绿地。英国工业革命的象征巴特西发电站,89年也给关闭了。甚至伦敦还要求市民少看电视。但这些还都是小打小闹,英国人绝对够狠,工业革命让英国人走向辉煌,但当污染来了之后,英国人果断自宫了工业,发展服务业。2012年英国第三产业占比高达78.2%,远高于世界63.6%的平均水平。而工业占比早就已经不到3成。

另外,英国人还绝对够坏,把那些高耗能的,高污染的产业统统都以投资的方式,扔到了国外。污染你的,然后我得实惠。但是这些绝招之后,英国人发现还是不行,新的污染又来了,那就是汽车尾气,看来光搞外人不行,还得搞搞自己人,自2003年2月起,伦敦市政府规定,对工作日早7点至晚6点半进入市中心的机动车,每天征收5英镑的“交通拥堵费”,拿了钱之后,完全用于改善伦敦公交系统。然后再扩大收费区域,收费标准也进一步提高到目前的8英镑。据说这么干的效果是,让尾气排放下降了12%,大家的出行效率反而提高了14%。

最后说说国内,我们治理雾霾的难度要比英国大得多,由于这几年的极不均衡发展,北京、上海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而在北京周边的河北,则还很穷。所以北京人民希望获得清洁的空气,河北人民就得饿肚子。钢铁厂全部关闭的话,河北的经济肯定会衰退,另外,农村也是以小农经济为主,你可以禁止他烧秸秆,但却无法完全避免,没有几个农民用的起环保设备。面对吃饭和呼吸的选择时候,他们会率先考虑短期的利益,而不去考虑远景,这是自然人的理性选择。所以,尽管我们很努力,但根本执行不下去。其实道理很简单,就像一个土豪胖子和一个饿了很久的穷人,让他们一起跑步减肥,这是根本不成立的。在这个阶段,除了刮风,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那有人说了!强制关停耗能工厂,污染工厂行不行呢?行!但你得给他找个其他的活,他不炼钢可以,你得让他有事干,有饭吃。但在如今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产能严重过剩,各个行业都不景气,而景气度最高的互联网和TMT行业,又跟这些产业工人八竿子打不着。所以,我们错过了08年最佳的改革时机,当时能源价格很高。产业工人还有腾挪的空间,如今真的没什么办法了。如果在这样的背景下,你强行堵住产业工人的饭碗,第一会造成强烈的社会动荡,第二这些产业从地上转向地下,造成的污染不会比现在小。届时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所以,我们正在为之前的决策承担代价,总不能所有好事都让北上广占了,你把最好的产业拿走,地方的二三线城市没有政策支持,只能发展粗放工业。结果造成的污染,在空气里是全流通的。最后撑的撑死,北京已经相当于10个纽约那么大,人口密度也是世界前茅。而穷的穷死,东三省和河北、河南、山西大部分城市开始衰退,率先进入老龄化。贫富差距极大。

要想彻底解决雾霾,我们必须先解决全国城市均衡发展的问题,说白了你打碎人家的饭碗,要给人家找到活路,否则雾霾问题无解,谁提头来见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