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富起来的人 制造了严重的贫富分化

昨天晚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安格斯迪顿,一个英国的经济学家,他研究的领域是消费、贫困问题,他的观点中明确驳斥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说先富的人,绝不会帮助贫穷的人,反而会成为贫穷者致富的阻力。

昨天晚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安格斯迪顿,一个英国的经济学家,他研究的领域是消费、贫困问题,他的观点中明确驳斥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说先富的人,绝不会帮助贫穷的人,反而会成为贫穷者致富的阻力。无独有偶,不知道算不算巧合,昨天同样有消息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洪天云介绍,2014年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监测公报数,中国还有7017万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六年时间要实现全部脱贫。近一段时间对这组数据进行了分解,六年时间7000万,每年要减贫1170万,平均每个月要减贫100万。

这一唱一和,莫非是巧合?还是我们打内心里心虚?在我看来,贫富分化已经是一个这么多年来,我们必须要正视的一个问题了。很明显,最近被平均、被致富的故事已经太多太多了,只要一发统计的平均工资、平均收入、平均住房、甚至股市平均亏损,都是一片吐槽之声,最本质的问题就是贫富分化,而且已经到了一个很严重的程度。世界上有一个系数,大家都听说过,叫做基尼系数,这个系数在0-1之间,如果是0,表明绝对的平等,如果是1那就是绝对的不平等,基尼系数超过0.5就属贫富悬殊;基尼系数超过0.6,城市就会出现大量贫民窟,黑社会和贩毒遍地都是,民不聊生社会动荡;基尼系数超过0.7,将会有数亿濒于饿死边缘的流民揭竿而起。

我们在1990年以前的时候,基尼系数大约是0.2左右,很稳定,所以那时候也没听过谁家养不起孩子。但90年代往后开始,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基尼系数不断的上升,1998年为0.456, 2000年就已经达到了0.458,10年上升1.62倍,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为0.473,2014年基尼系数有所回落0.469,可见从国家层面已经严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官方的数据,虽然很权威,但也不能全信。2010年的时候,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显示,2010年的时候,中国家庭基尼系数就已经达到了0.61,当然这个数据也不能信,还有更不靠谱的,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显示,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几个数据综合一下,至少说明我们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0.5,已经达到了,贫富悬殊的程度,这个大概跟大家的感受比较贴切。

横向比较,看看全世界的情况,美国人也同样承受着贫富分化带来的伤害,美国2007年的基尼系数达0.45,2013年基尼系数约0.47。在亚洲地区,马来西亚、菲律宾、中国的基尼系数较高,在0.5左右。拉美地区,巴西、阿根廷的基尼系数较高,均大于0.5;非洲基尼系数较高的国家集中在南非,基尼系数约为0.6。但问题又来了,同样是基尼系数,我们跟美国还不一样,我们的金字塔可能更尖, 2010年世界银行公布的调查数据,美国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而在中国,1%的家庭掌握了全国41.4%的财富。财富集中程度远大于美国。

有人问,贫富分化这么激烈,到底会怎么样,就像你今天感受到的,房价飞涨,有钱人屯上10套8套房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而穷人,有个段子说的好,如果想在北上广买套房,1、农民:种三亩地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不能有灾年)2 工人:每月1500元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双休日不休);3 白领: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4 抢劫犯:连续作案2500次约30年。5妓女:连续接客10000次,从18岁起接到46岁。当然,不光是房子问题,还有保姆,有钱的人多了,会拉动顶端需求,城里人特别是大城市,有钱人集中,然后这里保姆也坐地起价,那些原本在大城市的人突然觉得,还没有保姆赚的多。为富人服务的穷人逐渐变得有钱了,然后就拉高了城市生活成本,挤占了城市原住民的生存空间。还有就是教育问题,即便在欧美,大学教育尤其是私立教育也越来越贵,这样的后果是富人可以利用社会阶层的继承继续进入名校,而穷人越来越上不起好大学,而即便可以考上大学也许衡量收益与付出。在中国也是如此,研究已经发现,北大清华的农村学生越来越少。所以你看到,现在的富二代、官二代已经很少那种纨绔子弟了,大部分都有着炫耀的学历,然后子承父业世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