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制度不改 永远没有慢牛

有人说,有些公司都亏出翔了,你还指望他劳动改造成阿里巴巴,未免有点太天真了。这对投资者太不负责了。

随着资本市场的趋冷,大家似乎关注度明显降低,没看见基金经理都开始上非诚勿扰了吗?现在饭桌上如果还有人谈论股票,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以让他闭嘴,那就是问他赔了多少!有消息说在6月15日以来的股灾中,两市流通市值减少了22万亿元,每位投资者平均损失近24万元。不过,根据央行公布的个人投资者持股数据计算,个人投资者的人均损失约为6万元,损失比例约40%。不管到底是24万还是6万,其实没什么大意义,因为您心里有一本痛苦帐,自己知道到底赔了多少钱,并赌咒发誓,只要涨回来,再也不碰股票了。

其实中国股市一直这样,无论是刚刚推出的90年代早期的老八股时代,还是爆炒科技股的519,又或是股权分置改革的07年大牛市,还是这次的无厘头上涨,总之每次股市都很热闹,但浮华过后,总是留下一地鸡毛,哀鸿遍野。我们痛定思痛的时候,总在反思,为毛人家的股市都是慢牛,美国三大股指一涨能涨6年,熊市顶多一年就结束,最后都会把病根指向制度建设上。本来我们也要改革的,大家已经看到了希望,说是涨起来就改,但真涨起来了,还没等改,就又被玩坏了。然后……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公开表示了,“《证券法》的修订,因为股市暴跌被推迟了,修订草案的二审最快也要12月,一般要三审才能通过,根据现在的市场情况,时间已经不能预测了。换句话说,今年想看见注册制基本已经不可能了。可见现在上面对于,金融创新已经非常非常的小心。生怕再捅出什么幺蛾子来。

虽然说推出注册制,并非一蹴而就,需要市场反复的打磨,我国台湾60年到82年就是一直单一的核准制,跟咱们现在一样,83年到2005年,注册制和核准制并行过度,06年以后才开始进行纯粹的注册制。

困扰中国股市的顽疾非常多,比如什么T+1,比如涨跌停板限制,比如分红比例过低,再比如财务和信息披露监督力度不够,当然这些只是表象,最最核心的问题,就是A股只吃不拉,光上市不退市。总是往粥里添水,最后肯定会变成米汤了!而注册制改革,似乎还是这个路子,就是解决更多的企业IPO问题,把审核权交给投资者,顶多打击一下借壳炒作的问题。而退市的问题目前还没提到。换句话说,如果仅仅是把审批制改成注册制,那就意味着A股吃的更多,还是不拉。最后的结果却是并不乐观。

要说等着圈钱的公司着实不少,今年7月的统计,证监会受理了607家公司的IPO,其中28家已经拿到批文暂缓上市,如果把这607家都放到A股上,已经是一场灾难了,更别说注册制后上市的量还会更大。放眼全球,似乎没有一家的股市跟咱们一样属貔貅的,人家基本都是上市一家退市2家,最多的一年,退市数量是上市数量的3倍还多,最低的一年,上市和退市也基本持平。纳斯达克从1985年至2008年共计11820家公司上市,12965家公司退市。1995年至2002年的八年间,包括纽约所与纳斯达克在内的美国股市,更是创下7000多家上市公司退市的记录之最。

美国股市的退市机制:

一般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主要有两种形式退市。

第一,   主动退市,比如最近一段时间,看到中国股市好,很多中概股都要求私有化退市;

第二,   被动退市。达不到要求被停止交易。主要原因包括没有交纳年费、交易价格低于规定水平、违反交易规定或违法、破产或清算等。

纽约交易所的退市规定,有以下情形者将被摘牌:

1、  公众股东数量达不到交易所规定的标准;

2、  因资产处置、冻结等因素而失去持续经营能力;

3、  法院宣布公司破产、清算;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达不到交易所规定的最低要求等。

4、  在公司出现退市情形时,纽交所允许公司有18个月的整改期间,18个月后,公司仍未达到持续上市标准的,才被终止交易。

比如著名的美国“两房”也因数十亿的亏损,导致股价长期低于所规定的1美元,很快从纽约交易所退出。

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条件是,

1、  如果某公司股票市价低于最低交易价(1美元)超过30个交易日,会向该公司提出退市警告,并限其在90天内改善公司业绩,使股票的市价回复到高于最低交易价的“可以接受”水平,否则该公司将被勒令退市。

2、  在某些情况下,纳斯达克会给上了“退市”名单的公司3个月以上的宽限期,不过前提是该公司必须证明其净收入超过75万美元,股东所持股票金额超过500万美元,或公司市值超过5000万美元。

所以,综合美国情况来看,一旦一个公司经营不行,股价也就没什么人关注,由于是注册制,上市相对容易,也基本上别想卖壳的事情,所以赖在上面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另外,那边的投资者基本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人家信奉的是分红是业绩,这种长期亏损的公司,华尔街也对他没什么兴趣,对比一下优酷和暴风科技还以乐视的表现,你就知道了。所以有人说,有些公司都亏出翔了,你还指望他劳动改造成阿里巴巴,未免有点太天真了。这对投资者太不负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