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为何没有“撞伤不如撞死”的尴尬?

这种“撞伤不如撞死”的尴尬,或因肇事者和受害者双方顾虑医药费报销问题相互“串供”,导致问题复杂化的现象,在加拿大这样的福利国家,是很难看到的。

运营商的流量资费高,一直被人吐槽,为什么同样的套餐,香港的价格只是我们的一半甚至更低,而在国内我们就不得不忍受更高的流量费用,而最可气的是,你花了高价格买来的流量,还不是你的,只要你这个月不用,下月他就没了。盼望着盼望着,在总理的投诉下,终于拖了大半年的时间,据说流量不清零的政策就要来了。

据报道,有消息称,自10月1日起,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将正式推出开放套餐内单月流量不清零业务。运营商将向所有用户自动推出“流量滚存”服务模式,当月计费的手机套餐中的流量如果有剩余,可以转移至下月,且下月优先使用上月未用完的流量。这里面有两大问题,第一个是传言,也就是说还指不定是不是真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们已经前前后后被晃点过几次了,第二个重点就是流量滚存到下月,下月你要再用不完,还是会被清零,换句话说,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本质上不是流量不清零了,而是把月套餐,变成了2月套餐,仅此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流量不清零这么难呢?按照英美和香港等地的国际惯例,流量都是不清零的,简单来说流量,既然你买来了,那就是你自己的物权,别人凭什么收回去?完全没有道理,有网友举了个例子,在麦当劳你买了个套餐,吃不完当然可以拿塑料袋打包带走,没听说,餐厅要强制收回的。但运营商诡辩了,他说我们的流量可是正常卖的,而所谓这种套餐那只是一种限时优惠而已,既然是限时优惠,时间到了自然也就没了。我的本意是不能坏了规矩的,既然总理投诉了,那就一点一点往外挤吧。

全球CDN服务提供商发布的《2014年第四季互联网发展状况报告》显示,中国大陆的全国平均网速仅有3.4M bps,排名82位,跟中国足球的排名差不多,远低于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水平。即使按照会议要求,平均网速提升40%,意味着中国的城市宽带接入速率可达到4.76M bps,超越排名75位的马来西亚现有水平。换句话说,我们不但服务差,产品也着实不怎么样。唯一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就是价格,拿4G套餐来说,1G的套餐要128元,要想宽裕一点办个4G流量的套餐,大概一个月就是288元。按照2014年度居民可支配收入,北京市是一年43910元,一个月也就是3660元,换句话说上网资费占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3%-8%。而在香港,去年就爆出来,同样是中移动推出的68港元套餐(实际价格是80港元,每月需要加收12元其他服务费,折合算下来大约是64元人民币),包括1700分钟通话、10000条短信,无限上网流量。而香港人的收入,大概都在1-3万之间,所以流量资费,大概只占香港人收入的千分之3。

所以分析来分析去,我们用的同样的公司,同样的服务,无论是绝对价格还是相对价格,香港都远远好于内地,我想着恐怕绝不是我们搞一国两制的初衷吧,说白了还是垄断问题,香港四大电信运营商,CSL、中移动、电信盈科PCCWMobile以及3HK为了争抢市场,真可谓是明争暗斗,而反观国内虽然也有三大运营商,但中移动、联通、电信,这哥三明显都是亲兄弟,尿一个壶一起长大的。时不时还要三大运营商的领导对调一下。所以本质上根本就是一家,有好事大伙商量着来,就拿降价提速这个事来说,总理都投诉大半年了,三大运营商的反应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能拖就拖。早在暗地里统一战线了,又不能把利润做高,显得太富,遭人妒忌,也不能把利润降低,显得企业领导无能。三大运营商脑子里天天想的根本就不是市场化,而是自己的官位,而在中国当官,中庸之道才是王道。但这显然不是市场和消费者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