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周末降准也未必能拯救股市?

有市场分析认为,目前没有特别实质性的利空消息,短期还有探底回升。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了,没有实质性利空消息的大跌最危险。没有实质性利空消息的大跌是最大的利空消息。说明宏微观经济基本面根本就支撑不了目前的

北京通州的一纸限购令让躁动的房价瞬间凝固,虽然业内都在齐声高呼房价仍要上涨,可出人意料的户籍限制肯定会让通州房价在短时间内难以有突破的空间,而与通州一河之隔的燕郊却注定成为受益者。

据一房产中介公司的老总的分析,燕郊的房价一般都是隔河向望的通州房价的一半,就此得出通州房价受到抑制所以燕郊房价就会腰斩的言论。但是,所有的记录都是用来被突破的,最近,燕郊的部分地方的房价已经达到了的通州房价的三分之二,并在继续向上与通州补齐。

行政的力量确实是巨大的壁垒,因为地处潮白河两岸,一边是北京,一边却是河北,房价就有了天壤之别,通州的农村虽然紧紧靠着拥有80万人口的燕郊“镇级市”,也仍然可以笑傲,主要就是得益于京城的优势。

可是,历史以来,从来行政都不是城市形成的第一要素,河北的省会石家庄、河南的省会郑州、甚至天津、大上海,也都并非是当时的地方行政中心,但却由于交通的便利和地理位置的优越而一跃而起,而其周边,即便是原来的行政中心也不得不逐渐衰落。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河北、北京和天津三地的联系将更加紧密,而地处北京与天津包围之中的廊坊“北三县”正好处在京津冀三者的核心地带,发展空间巨大,区位优势明显,未来的前景看好。与燕郊相邻的通州潞城、宋庄,虽然有北京之名,还有画家村的招牌,但已经实实在在沦为了燕郊各个新兴城市的郊区,其生活工作都开始以燕郊为核心,这些地方的产业也已经很多成为燕郊社会服务业,比如农家乐、蔬菜基地、游乐园等等。

百科的解释,燕郊,地处北京天安门以东30公里,隶属河北省三河市,因春秋战国时期地处燕国(今北京)城郊而得名。燕郊位于潮白河东畔,西与通州区隔河相望,西北距首都国际机场25公里,南距天津港120公里,处在京津唐都市圈核心地带,同时也是全国离天安门最近的产业开发区。

更重要的是,北京市府的搬迁几乎成为定局,而新市政府的所在地处在通州区的最东边,几乎是和燕郊一河之隔,直线距离不超过3公里,这个距离已经远远近于通州市中心到新市政府的距离。如果新城的发展是以市政府为中心,那就意味着通州的布局将会严重的东偏,靠近燕郊,甚至使用河北这块飞地的可能性大增,即便行政上不能划给北京,在经济和管理上也一定会让渡部分权利,大北京的格局里注定有燕郊的一席之地。

城市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只要是当人口聚集到一定的程度,势必会衍生出大量的社会需求,各种产业都会应运而生,社会配套也会逐渐的完善,随着北京市政府的搬迁,仅有一河之隔的燕郊也将是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的最大受益者。事实上,地铁即将过河到燕郊设站,而通往北京平谷的城市快速铁路也同样要在燕郊设站,燕郊与朝阳之间的城市铁路已经在试运行,几条断头路也在快速连接中。北京市政府注定不会建设在向东无路可走的地方。

我们更是看到,如今在北京市的各种规划中,不约而同的都会出现燕郊的名字,甚至各个场合下都是与通州并列提出的,即便通州是直辖市的一个县,而燕郊只是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的一个人口众多但级别很低的小镇。

由于有北京的人口疏散,有北京的产业转移,有北京人的养老,还有围绕新市政府的各种服务需求,一个已经事实存在的大城市伫立在新市政府边上,不管他是属于河北,还是属于北京,都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曾经,燕郊到国贸保守估计35分钟,这是北京50%地方不能实现的,就因为这个原因燕郊的房子比北京很多郊区县的房子还贵,以后,燕郊距离北京市政府的距离是10分钟,比北京80%的地方都近,房价会怎样呢?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再用老眼光看待燕郊的楼市已经过时。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只要北京市政府搬迁的消息为真,燕郊的房价一定会在几年之内超过昌平、房山、石景山,当市政工程完成搬迁结束之后几年内就会达到朝阳海淀的水平,通州与燕郊的房价会打成平手,甚至在通州进行长期限购的背景下,燕郊的房价会超越通州,从而成为北京市政府搬迁的最大受益者。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