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危机来自财政负担过重

财政负担过重,是一个国家非常急迫的问题。如果背上这么大的包袱,那么必定会出问题。

一切危机来自财政负担过重

希腊危机是什么?说白了就是政府资不抵债5000亿欧元还不上了,所以造成了欧洲动荡,多个国家深陷债务危机。而反观历史上其他的各个国家,大多数在危机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个问题,资不抵债!也就是财政根本无法覆盖所有的支出,所以有的聪明人就自己印钱,然后拼命的往货币里兑水,比如解放前的国民政府,也比如北宋灭亡前,先爆发了一场严重的通货膨胀。即使在自由市场经济最发达的美国,我们看到美国的国债钟早被打破,奥巴马最头疼的问题还是钱不够花。财政负担过重,是一个国家非常急迫的问题。如果背上这么大的包袱,那么必定会出问题。

反观我们国家,去年GDP差不多63万亿,财政收入14万亿。比例达到了22%。这里面主要几大块,一个是增值税、一个是所得税还有一个是非税收入(土地出让金和各种费),横着来比较,美国的GDP是17万亿美元,102万亿人民币,而财政收入是3万亿美元,大约18万亿人民币,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只有17%,所以这么看,我们收的钱应该足够多了,够花应该没问题了,其实,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讲,国家财政收入有很多用处,老百姓都能受益,比如科技投入,比如基础设施,比如一些福利项目等等,如果国家不投钱修机场,修公园,民间是一定干不起来的。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的大量财政收入的使用都比较低效,大量的钱用于兴建根本没人居住的所谓新城,最近爆炸的滨海新区就是一个例子,像什么曹妃甸,鄂尔多斯等等,每一个城市旁边总有一个或几个的开发区,这里大修土木,然后就全是烂尾,浪费了大量的财政收入。当然这还不是负担最终的。中国的财政收入,大部分都养了人,就是那种让你一再证明你妈是你妈的办事官员。

先说官方的数据,总是那么含蓄,大概官员有个1000多万人吧。这个数应该说还在情理之中,但相比之下学术界算出来的数,就有点吓人了,颇有点踢场子的意思。学术界说至少得有7000万人吃皇粮,换句话说每20个人中,就得有一个当官的,靠其他19个人来养活。之所以出现这么大差距,主要是因为统计。官方嘛,肯定是按照最小人数来算的,也就是我有多少在册公务员,我就算多少,但学者们说了,当然不能这么算,你忘了还有大量的派遣工和临时工呢?再加上一些国企和商业银行里面一些公务员性质的官员,这个数翻几倍都是客气的。

而最近这十几年,吃皇粮的人数迅速膨胀,从1998年到2009年,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从3843万人飙升到5393万人,之后这五年又涨到了7000万,如今的官民比例,已经接近了20比1,放眼古今中外似乎也是绝无仅有的。

从历史上看,西汉当官的最少,大概是8000个人中才有一个当官吃皇粮的。之后几个朝代,当官的越来越多,唐朝的官民比已经达到3000:1,而到了清朝已经成为了900:1。看来士农工商这个排序真不是盖的,在中国古代当官才是真正的中国梦,那改革开放了,商人地位提高了,人民权利平等了,是不是就没那么想当官了呢?显然不是!改革开放之后,大家似乎更喜欢吃皇粮了,官民比竟然达到了67:1。但从今天20:1的视角往回看,天空飘来5个字,那都不叫事。

如果横着比较,却出现了另外一个效果,美国是14个人供养一个当官的,德国是18:1.日本是24:1、这么看咱们似乎还说的过去,但是还有另外一组数据可以分享,那就是每百万美元GDP的财政供养人口,我们是10个人,美国1.5个人,日本是不到1个人,这么看我们养人的财政负担,相当于美国7倍,日本的10倍。想想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还要养一帮人管着自己。动不动还上演个破口大骂,双脚飞踹什么的。实在是让人蛋疼。

当然所谓的财政负担过重,肯定不止大兴土木和养人这两个方面,还有方方面面的问题,实在是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还是那句话,花别人的钱不心疼。这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