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重数量轻质量何以久治不愈

央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一旦出台,将彻底扼杀互联网金融创新,更重要的是将导致中国整个金融行业重回死气沉沉、失去活力、到处垄断的状态,这将是中国金融行业的大倒退。

据媒体的报道,北京市政府出台新的住房限购政策,即便是京籍也必须在通州交税和社保三年以上才有资格在北京市的通州区购房,这是全国第一个县级地方的房地产限购政策,也让北京曾经最为骄傲的东城西城海淀朝阳区群众享受到了“外地人”的待遇?

北京的通州曾经是南北大运河的北端,有“南通州被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的说法(南通州也即现在的南通)。作为如今北京最受关注的一个区,也是唯一与天津、河北均接壤的北京行政区,通州的历史变迁相当复杂。

网络资料显示,民国十七年(1928年)废京兆,通县直属河北省。1948年底,通县全境解放。初于通县城关设通州市,通县人民政府迁驻张家湾。1949年通州市改为通县镇,为通县专区驻地。1953年11月撤销通县镇,改设通州市,由通县专区代管,仍为通县专区驻地,与通县同属通县专区。1958年3月7日,通县、通州市划归北京市。同年4月28日,撤销通县专区,将原辖蓟县、平谷、三河、大厂、香河五县划入唐山专区,密云、怀柔划入承德专区,固安县划入天津专区。通县与通州市划入北京市后,二者合并,改名通州区,1960年2月改名通县。1997年4月撤销通县设立通州区。

这段历史资料说明,如今的北京市通州区只是原来通县专区的一部分,而其所接壤的河北及天津的几个县原来都属于通县专区,如今的通州区也是反复变更了几次名称。从地理位置上将,通州位于北京的东大门,以前是漕粮进京的门户,现在也是京津冀一体化的核心区,位交三省,势必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发展地区。

但是,也正因为通州的位置特殊,发展一直不顺利。至今,通州人到朝阳区去,都会自称“去北京”,通州人从内心将自己区别于北京之外,甚至网上流传为“通利福尼亚”。北京的商业中心区处在东部朝阳,CBD距离通州非常近,也直接造就了大量的商业工作人口在交通便利的通州居住购房,可通州区却无法吸引产业资本入驻,成就了北京最大的睡城。每天早晚,通州进京的道路拥挤不堪,可通州的白天空空荡荡。

也正因为如此,自从京津冀一体化被上升国家战略而强行推进之后,通州的房价就蠢蠢欲动,直到传言北京市政府将搬迁至通州,房价终于获得了上涨的直接动力,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事实上,行政主导的经济与区域规划从来都是房价上涨的直接推手,此前不久发生在深圳的房价暴涨也是因为直辖传言所造成,而像所有房价暴涨的例子一样,行政管制上的暴涨是最不可靠的,如鄂尔多斯的康巴什等等,一旦行政塑造落空或者变成现实,都会像故事里的题材一样,转而从利好变成利空,房价将会步入暴跌通道,深圳已经如此。

更为严重的是,之所以让北京市政府出台如此“本地化”排外的不得已限购,是因为,本次的通州房价上涨由政府搬迁引起,可房价上涨的区域却与市政府搬迁的目的地相差甚远。根据媒体的报道,通州房价上涨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通州南部的台湖等地区,可这个地区具有传说中的北京市政府新落脚点的距离甚至比北京朝阳区离新市府还要远,更是远远比不上一河之隔的河北燕郊和大厂。从距离上说,属于河北的燕郊距离北京新市政府距离不超过3-5公里,而台湖离新址的距离至少要在10公里以上,至于通州东南部距离新市政府则超过20-30公里。

也就是说,现在上涨的通州房价实际上只是在炒作市政府搬迁的概念,即便政府搬迁会刺激当地房子涨价,也与现在上涨的这些地方关系不大,这些地方的开发商与中介是在联手搭市政府搬迁的信息便车,未来一旦搬迁的消息落实,新市政府周边建设开启,这些远距离的搭车区域的房价不仅不会上涨,相反,一定会瞬间崩落。

北京通州的房价暴涨并非孤独,规划传言导致房价暴涨在各地发生,通州只是一个新案例而已。而且,通州的房价在七年前就因为新城规划和新商业中心的建设远景而遭到爆炒,当时上涨幅度达到了两三倍,但随后就遭遇暴跌,大多数楼盘的价格缩水至三四成。这次也几乎会是历史的重演,也因此上决策者痛下决心加以阻止。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像所有限购一样,再严厉的通州房地产限购也并不能阻止价格上涨,只有信息公开透明才会让谣言至于智者。这次京津冀一体化规划的至今神秘,北京市政府搬迁传言的不辟谣不承认,才是通州房价被爆炒的真正原因。

政府信息公开才是遏制暴涨暴跌的根本,老百姓自会做出自己理性的选择,否则,即便再限购,也只会加强房价上涨的预期,更会促进房价的上涨而不是相反,到头来伤害的还是老百姓。

【每日一文,坚持十年,欢迎业界读者沟通交流,请微博 @马继华 或加微信公众号“北国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