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发新币 经济都要过坎

反观人民币发行的历史,不难看出,每次一套人民币的推出,都有经济上的历史意义。绝不是换套包装那么简单。

这两天大家都在欣赏着新版的毛爷爷,新的100元纸币将在11月12日发行出来,这是第五套人民币里的一张,也是目前面值最大的一张。而反观人民币发行的历史,不难看出,每次一套人民币的推出,都有经济上的历史意义。绝不是换套包装那么简单。

第一套就不必说了,是1948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开始发行,当时刚刚解放,还没开国大典。国内上下面临经济重建,最最急迫的事情就是先把货币统一了,由于国民政府在经济上的乱搞一气,让经济完全破产。就拿上海来说,先是法币一天一个价,最后同等重量的法币还没有擦屁股纸值钱,而太子督阵上海后,推行金圆券改革,试图稳定经济。但一遇到孔家的势力之后,金圆券再度破产。全国人民已经根本不相信纸币了。另外,即使在解放区,各村有各村的高招,每个地方的货币也都不一样。于是作为新上台的执政政府,有必要发行一套新的有公信力的货币出来,稳定经济。也为了方便全国一盘棋,促进生产流动。第一套人民币也就诞生了。从本质上来说,跟当年秦朝统一货币的作用是一样的。无所谓好坏,是必须要干,而且是要首先干的事。当然这套人民币的面值有点吓人,最大面值50000元。

到了第二套人民币,面值一下子缩小了,1955年3月份,第二套人民币出来了,最大面值10元,我们看下这个时间点,抗美援朝结束了,中国打出了一个世界尊敬的地位,从军力上武力上来说,再也没有人敢小瞧我们了,但经济上呢?似乎仍然一穷二白。连续的战争让全国上下一片凋敝,通货膨胀高企,从人均GDP的角度来讲,我们只是战败国日本的5分之一,是美国的25分之一。GDP总量也连美国的零头都不到。所以我们下定决心,发展生产。不过军事上的胜利,冲昏了当时的头脑。3月21日至31日,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毛泽东在会上讲话,提出了要在大约几十年内在经济上赶上或者超过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设想。会议一致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草案的决议》。这就拉开了超英赶美的序幕,而第二套人民币的发行,可以说从目的上,就是为了计划经济大生产而生的。大面值纸币换小面值纸币,从一定程度上掩盖了通货膨胀,但一场中国的经济的巨大灾难,从这套人民币发行就已经开始。一场号称的自然灾害(实为人祸),饿死的中国人不计其数。

经过了60年和61年,经济大衰退,直到1962年,仍然没有止住衰退的迹象,由于走了一系列弯路,我们希望从头再来,所以第三套人民币就此发行。10元面值取名大团结,希望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发展生产。虽然我们总结了大跃进的教训,但显然还没有找到出路,就在这一年,我们继续强化了计划经济体制,要求严控货币发行,要求暂停一切计划外工程,所以最后我们看到的是62年经济依旧负增长,63年才重回发展的轨道,但64年、65年马上就经济过热,66年紧急降温,还发动了政治事件(可能涉及关键词屏蔽,就不提了),67年经济就又崩溃了,可以说那之后20年的经济发展,由于路径选错了,所以问题相当严重。国家经济就如同现在的股市一样暴涨暴跌。老百姓几十年来生活质量没有什么提高。但在货币角度,由于高度计划性,甚至通过粮票、肉票这种票据的计划性管理,有钱你也买不到东西,所以物价相当稳定,几乎20年来0增长。那会的人民币,不说鸡肋吧,反正也差不了多少。因为可买的东西不多。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了87年,由于改革开放,放开了商品与计划的关系,但随之而来的是人民群众高涨的采购需求,也伴随了高通胀,大家觉得10元纸币已经不够花了。所以这个时候50元、100元的纸币也就都出来了。这套纸币可以说是我国商品经济体制下的第一套纸币,但不巧的是,他一面世就遇到了87、88年的超级通胀。88年物价指数甚至飙升到了34%,拿着新发的100元大钞,总感觉明天就会变成纸。1988年8月中旬的抢购风潮和挤兑银行存款的现象。1988年第四季度末的零售总额比上年同期上涨20.3%,8月份银行存款减少了26亿元。可以说这套纸币,一诞生就伴随着不断到来的通胀,87、88年一次,93、94年一次、97年又来一次。当年骄傲的万元户,还没乐呵两天,就发现自己被坑了。在那10年间,攒钱是最傻的一种行为。

最后就是我们的第五套人民币了,1999年发的。当时刚刚度过了亚洲金融危机,和一次比较大的通货膨胀,狠了狠心想发个更大面值的,后来还是没敢。继续延续了100元最大面值,这套人民币的历史作用就是稳定商品价格,继续坚定不移的发展市场经济,这个阶段社会主义已经不重要了。不得不说99年以后的中国是中国经济史上最好的15年,除了房子的问题让大家很闹心,并没有出现太多恶性的经济危机。直到今天我们所说的经济基本面恶化,也是在增长的范畴里去讨论的,跟61年、66年-78年、87年、93年这种悲催的时刻,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还有几道坎,一道社会老龄化,劳动力不足的坎,一道中等收入陷阱的坎,一道债务杠杆过高的坎,一道经济泡沫产能过剩的坎,如果不小心翼翼,恐怕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