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大盘走势的几大因素

仍处于管制状态的股市,涨跌与否,市场说了不算,有形之手说了算。

以房养老政策在经历了一年的酝酿后终于呱呱落地。记者昨日从推出这款产品的保险公司获悉,上月底,有两户广州籍老人签署了以房养老合约。至此,四大试点城市北京、武汉、上海和广州都找到了接受以房养老的客户,共有22户家庭获得承保。这些家庭包括孤寡、失独、无子女、空巢和有子女老人。据说一套500万的房子,每月可以领到15000元。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有一个问题,你说这人生最痛苦的事,到底是钱在呢人没了,还是人在呢!钱没了!别小看这个哲学问题,他可一直困扰着中国人。而我们的选择,往往是前者,让钱留下。所以,我们每年都攒钱,省吃俭用。只为存钱养老,已被不时之需。现在,又有人提出,养老不能完全靠政府,65岁钱还不打算给养老金了,这就让更多的人没了安全感,为了避免饿死街头,只好现在玩命攒饭票钱!这时候突然有人提醒我们,不必这么悲催,你还有一大笔钱可以用,那就是你的房子!

其实,就以现在的养老院价格,公办最低也要2000元一个月左右,服务一般,居住环境也差,而且根本没床。而要稍微好一点的民营养老院,价格要飙升到了四、五千一个月,这一般的老人还真心消费不起,那强制便宜点成不成,商家又会觉得不够成本。没利润自然大家就都不干了,要知道未来我们可是一对夫妇上养四个老人,下养一个娃的421人口结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必须要从老人身上想办法再挤出点钱来。

数据显示,中国的自有住房率已经几乎达到了9成,也就是说,平均下来9成的中国人,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远或近都有自己的房子。亲没钱养老不要紧,卖了房子就有了!所谓以房养老,就是把房子抵押给养老院,然后,养老院按照房子给你折价到几十年之内,您只要活着,就可以从养老院领工资用于吃喝拉撒,以及一切服务。如果您活到预定的岁数,那恭喜您了,因为您赚了,但反之就是养老院赚了,乍一看是一个你好我好他也好的政策,老人解决了养老的资金来源,养老院有了利润有了动力,而国家和年轻人呢,也减轻了负担。但这其中却远没那么完美。

首先,以房养老必须是一个有效市场竞争下才能执行的政策,也就是说得是买方市场。我们得能挑养老院,而像现在的情况是,几亿人等几百万个床位,属于严重的供求失衡,所以现在要这么干,以房养老就变成了养老院挑房。第二,必须得有金融机构或房产保险等机构充当倒按揭中介的角色。不能什么事都是养老院说了算,否则就变成了当铺,您的房子别想卖上价了。第三就更麻烦了,中国人还是养儿防老的传统,卖房养老,会给儿女带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大帽子。这要让同事听说,你爹妈把房子卖了住进养老院,这以后还混不混了!至于第四就更难了,以房养老的前提是建立在房价不断上涨的基础上,如果房价跌了,没人会愿意做这样明显赔钱的倒按揭。别看现在500万的房子,有人愿意给你15000元,等房价一跌,他们随时可能会反悔。那个时候,你可能连个房子都木有了。而且500万的房子一年回报才18万,算下来也就3.6%。也就是说,如果你把房子卖了随便买个银行理财产品,每月也能有个2万元以上的收入,每月拿出6000块钱,把您的房子租回来,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不光老人活着的时候有,老人离世了,这笔钱依然有。所以这笔账怎么算都是亏了。如果您非说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才踏实,那正确的做法是,把500万的房子卖了,买个200万的小房子,然后拿300万去买个理财产品。这样每月也能有12500元的收入,对于老人来说也够用了,而200万的房子也会有60平米左右,自住也没太大问题。

所以,以房养老顶多算一个选项,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向大众推行的市场。香港在2011年也实行了以房养老,他们叫做安老按揭,把房子估值后,反向抵押给银行,然后领取固定的年金。但2年下来,接到的申请才300多宗,基本都是70岁以上的孤寡老人,换句话说只有遗产都不知道传给谁的老人,才会考虑以房养老。原因就是,估值不合理,给的钱太少。安老按揭基本上会比市场价更低,而给你的年金,每月也就合几千港元,这在动辄月消费过两万的香港,甚至连喝汤都不够。

而以房养老在欧洲的情况稍好一点,但也相当不乐观,比如英国,很早就有以房养老了,但承担职责的是个大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而不是只能出售给固定的官办买卖。英国人一般会卖大买小,用差价来养老,要知道英国的房子那可是产权,不会因为使用年限快到期而被狠狠的杀价。即便如此也只有2成英国人愿意这么干。至于德国,那的老人更愿意把房子租给年轻人,不但能获得收入,还能让年轻人帮着做些家务,德国人似乎很乐于这样的老少同居,也会有很少的老人把房子倒按揭给金融机构,然后去做旅行或者进入高档养老院。

对于北欧的老年人来说,脑子就更活了,他们通常会卖了自己的房子,然后到深陷债务危机的南欧去白捡一套房子,哪的黄土不埋人呢?但有必要说明一点,欧洲人口远没有我们这么多,大多数地方的房子也没有我们这么贵,再加上永久产权,所以通常情况下他们是没有把房子留给子女的传统的。